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南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三枝抹了泪,表情坚毅了一点:“还是先送你去族学吧你。别耽误在这里了。”

    刘小花想了想,说:“还是先陪你在这里呆一夜吧。等明天再去族学,先找刘二。让他托人带信回去,告诉我阿娘,我已经平安到了。其它的事到时候再说。”

    三枝点点头。她也很希望刘小花今天能陪着自已。阿泰不在,叫她一个人跟这么多人睡在一起,她实在是有些害怕。

    这时候,屋子里在睡觉的那个人,很大动静地翻身坐起来。

    刘小花这才看清,原来那是个小姑娘。可能十五岁左右的样子,长得还算清秀,脸上是底层人民特有的麻木。她眼皮耷拉着,飞快地套上衣服“你们要去族学的?反正也被你们吵醒睡不着了。我现在带你们去吧。”说完,飞快地瞄了刘小花一眼。

    其实三枝和刘小花已经很累了。经过长途的跋涉没有好好的休息过。身上又脏又臭。两个人都很希望能找个地方梳洗干净。

    三枝对这个讲话很冲的小姑娘很没有好感,但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立刻就表现出明显的厌恶,只是没什么表情,说:“我们打算明天再去。”

    那小姑娘对她很不客气,冷冷地说:“别说我没跟你们讲。明天阿泰是没空陪你们东跑西跑的。我也要去做工,不会在这里。”

    “没空请假不就好了。”三枝讲话有些冲了起来。

    “你别说笑了。”小姑娘讥讽“你们今天来,他也没请假吧。凭什么明天还叫他请假?你晓不晓得请一次假要少赚多少钱?还真当自已是大小姐。”

    三枝气得声音都尖锐了起来:“我是他没过门的媳妇,他让我来找他的,那他就有责任把我安顿好。这是他该做的,我怎么就是大小姐了?到是你,管得还真是宽。我凭什么叫他请假,还要跟你说。人家安顿自已未过门的媳妇儿还要你来过问。”

    小姑娘涨红了脸,死死瞪着她,扭头一摔被子,脱了衣服就缩回去继续睡了。再不打算理她们。

    三枝白了她一眼,拉着刘小花就住外走说:“不帮忙就不帮忙,有什么了不起!我们长了嘴巴又不是不会问路。”步子又急又快。

    一直走出了楼,三枝猛地停下来,一副恼羞不堪的样子“阿泰跟她肯定有事。不要脸!”

    刘小花安慰道:“要真是有事,阿泰干嘛叫你来。只当你们两家说的亲不存在不就好了?”

    三枝怒道:“你看见她那样子了吧?她以为她是阿泰什么人!”

    “那也是她一厢情愿。你要真是怀疑有什么,到时候问阿泰就是了。不用跟她计较。”

    三枝表情略为缓和了些。

    两个人边向外走边问路。

    原来她们住的这个地方,叫大四坊,是全城最脏乱差的地方。住着的全是一些打零工的帮佣和还没有找到事做的人,三教九流都有。但族学离这里并不远。穿过一个小市集就是了。

    两个人在小市集买了最便宜的馕饼吃。

    这种饼,最便宜的也要二个碎钱一个。刘小花默默盘算了一下。一个钱等于100个碎钱。她身上的两个钱能换200个碎钱,听上去很多,但一天得吃三顿饭,一顿起码也得吃得半饱吧,两个饼是跑不掉的。一个月吃下来两百个钱也就差不多了。

    三枝挤进去买了二个馕饼分给刘小花吃。

    饼又硬又干。难吃得很。刘小花觉得自已像是在吃塑料块一样。

    “难吃死了。要是包裹还没丢就好了。”三枝说“家里做的干粮比这个好吃得多。”见刘小花没出声,又立刻解释“我不是吃不得苦。”

    刘小花笑说:“我知道,就是抱怨抱怨。”

    三枝叹了口气。

    穷人出门在外总是不如在家里如意。

    刘小花吃着吃着,突然笑起来。

    三枝问她:“这么难吃你还笑得出来?”

    刘小花笑说:“我以前看过一本书。很厚的,比大词典还厚。是我爸爸的。他说,这本书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写的是治病的事。”

    三枝不解:“你爸爸是谁?哪个亲戚吗?”

    刘小花发现自已失态,立刻掩饰“恩。是个远亲。”

    “书上的?你也认得字?”三枝愕然“你们一家人都认得字?”

    刘小花含糊地说:“认得一些。我阿娘教的。”

    三枝十分羡慕“村长都不认得字。”她要是继续追问‘你阿娘怎么认识字’,刘小花可不知道要怎么补救,还好她就被其它的事吸引了“那是本医书啦?”

    “不是。是瞎编的书。”刘小花说“书上写的病症和药方看上去都真正儿的,其实都是瞎编的。不过里面提到一种面饼,到是跟这种饼很像。书上说,吃起来像脚后跟的茧。”说着笑起来“我当时还说,他怎么知道脚茧是什么味道呢?”

    三枝更吃不下去了。哀怨地看着她。

    但最终还是没舍得浪费。毕竟这是两个碎钱买的。硬着头皮忍着恶心吃完了。

    那些挤在馕饼摊周围的人,个个都跟她们一样衣着褴褛。表情或麻木或愁苦。吃东西的时候就站在路边上,目光茫然而空洞。

    一但有一两个穿得好的人从街头走过来,看上去像是雇主的话,他们立刻就蜂拥而上。举着手高声叫着“我有力气”“识字会算帐”“看得懂一点符咒。不要工钱,包吃的就行了。”

    这些杂乱的声音之中,被雇主挑中的人才有一丝喜色。

    其它人立刻就会四散去,等着下一个主雇的到来。就仿佛是饿鬼道上的孤魂,在等着肯供养自已的主人。

    刘小花把最后一口饼塞到嘴里,有些明白陈氏的忧心。在这种世界生存,可没有什么浪漫主义情怀,现实是很残酷的。可是她已经在这里了,除了更强韧些努力生存下去,再没有别的出路。

    就在这些‘饿鬼们’背后不远处。就是刘氏的族学。

    刘小花抬头,望着几乎是延伸到天上去的玉石台阶,心中震撼不已。

    这台阶,散发着温润的光泽,看都看不到尽头,有一半几乎是在云雾里的。台阶旁边竖着一块小碑,上面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登天”。

    三枝绕到了侧面一看,惊叫“阿花你看!!”

    刘小花跑过去,也是万分的震惊。原来,这个登天竟然没有基石的。就好像将纸折成了曲折的台阶,让它悬在空中一样。

    三枝拉着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脚,在台阶上踩了踩,踏实得很,纹丝不动。

    “老天爷啊!”三枝惊叫着拉着刘小花就向上跑。明明不过是走了几步,可身边的景物就像像走马灯似的疯狂向后退。三枝吓得连忙停下来。

    刘小花回头一看,两个竟然已经上了一百多阶了!

    台阶宝气氤氲映得两个人相互都看不真切,面容上有隐隐浮光。三枝又惊又喜说“我们真像是要成仙了一样!!”

    刘小花也大笑起来。

    她向台阶之下看去,那些贫困潦倒的人,对她们的大呼小叫置若妄闻,正在为自已的下一顿饭奔波劳碌。还有几个坐在街角的臭水沟里,已经奄奄一息,无神的目光落在她们身上,除了疲惫有的只是麻木。

    三枝顺着刘小花的目光,看向台阶下的那些人。也沉默了下来。那才是普通人的真实人生,从这些人身上,她看到的是自已。她们走下这些台阶,就会回到这种人生。会回去,跟十几个人人挤在一个小小的屋子里睡觉。每天拼死拼活地做工,只为多赚几个碎钱,只为了不饿死冻死,终生碌碌,营营苟苟。

    “走吧。”刘小花紧紧抓住三枝的手,让她不要再向下看。

    三枝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路都没有再说话。

    看上去高得没有头尾的台阶,不过几步就到了顶。四周白云似海,橙色的太阳从云海中露出一半。碧蓝的天空似海水泛着鳞鳞波光。

    台阶的尽头就矗立着一座红墙。布满铜钉的山门大开,能看到门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山门外两个穿着青衫的少年,正挺胸昂首站着。见她们上来,其中一个问“何事?”

    三枝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粗话是说惯了的。

    “我来找我阿弟的。刘二。他在族学里进学。”刘小花连忙说。

    “刘二?未听闻有叫刘二之人。”那个弟子到是很和气“他大名叫甚么的?”

    刘小花愣住“……”

    少年忍不住好笑:“你连你阿弟叫什么都不知道?”

    刘小花脸一下就红了“在家里不用大名的。就是今年从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