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章 田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三枝紧张地拉了拉刘小花“她该不是为了……”

    “不是。”刘小花看着那个少女,对三枝说:“六公子既然肯点头帮我们,刘家就不会再多事,他们犯不上为了一个和尚得罪六公子。我们走。”转身对美人道“带路。”

    美人对她言听计从。

    三枝看着美人的背影,揉了揉肩膀跟在刘小花身后。

    三枝和刘小花两个人被安顿在西边的厢房里面。

    西边有三间房。

    美人站在回廊上犹豫了一下,带着她们向第一间走去。虽然只是暂时落脚,但里面竟然装饰得十分豪华。各种刘小花叫不出名字的奇珍,被随手放在窗边的桌子上,那面宝石环绕的铜镜显然也并不是族庙里的东西。

    床塌上铺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毛,摸上去软得叫人肝颤。

    三枝完全呆住了。她活这么久,从没有见过这样穷奢极侈的场面。这得要多少钱啊?恐怕足够整个村子的人吃几辈子了。

    “这原本是我跟姐妹住的地方。”美人怔怔看着那些珍宝喃喃说:“他待我们是极好的。别人献给他的珍宝,他随手就掷入水中,只为逗我一笑………那个贱人欺负我,他总是那么温柔地安抚于我……我知道,他心疼我的,只是因为丽姬来头大……后来他为我杀了那个贱人……”

    刘小花听见,到有些替她们伤感。到不忍心多说什么。

    姬六公子的心思,又岂是这些人能猜得透得呢?这就是受制于人的痛处吧——生死由人。上一秒,被宠得像公主,下一秒却………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这美人也许还能在假象中快活,可现在,她已经明白了自已的处境,时时都会害怕自已头顶挂着的铡刀落下来,就算姬六还是像以前那样宠爱她,可对她来说,以前的好日子,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

    美人回过神。声音冷清了几分:“请小娘了安歇。小娘子是公子的贵客,屋中衣衫首饰,尽可享用。”

    “还请劳烦告知阿心一声,让她带着我们的同伴移到院中来。”刘小花说。

    美人看了她一眼,垂眸说“是。”

    慢慢地退了出去。

    刘小花虽然相信阿心的本事,可还是有些担心麻子会被扣住。

    不过一会儿,阿心就带着麻子过来了。三枝连忙迎上去“我还怕你们有事。”

    阿心不以为然“区区刘氏。”

    院子里屋子不多,能给她们腾出一间来已经是她们的运气,要再找一间安顿麻子是不可能的。也只能像之前一样,全挤在一个炕上。

    刘小花看到了姬氏的富贵,这时候才有些感慨,毕竟像阿心这样的人,跟着姬氏早已经过习惯了富贵的日子,昨天夜里她跟她们加一个男人一起,睡在一个炕上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姬六让阿心过来照应她,到还真是有心了。

    “我们刘家地位十分低下吗?”三枝小声问。

    阿心边和刘小花一起把麻子安顿下来,边说:“到也不是。以前也风光过。”说着又一笑“现在恐怕又要再风光起来了。我方才进来,见到有人正引着刘紫令去见公子。这个刘紫令是七叔公的孙女儿,可不是一般人。你们是同族,应该知道她吧?”

    刘小花想,她说的刘紫令应该就是那个翠衣少女了“我们刚从山里出来,刘家在外头行走的人,都还不大认得。”

    说白了,刘小花跟三枝这样的,在刘家属于底层。就好比,她们跟刘紫令虽然是同一个国家,但做为劳动人民的普通工薪阶层,怎么知道实权家庭里面的那些事?又怎么会知道下一任最风光的人会是谁?这个时代即没有照片也没有新闻电视,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是她们凑巧才知道的。不然看到了,也不认识。

    “据说她是千年以来,天资最接近林阿娇的。”阿心一脸倾慕说“连圣帝陛下都惊动了。以后你们也许会常有机会见到她。如今刘氏正放她历练,许多事情都由她出面。她到也还有些本事。到现在为止,有几件事连公子都说她办得漂亮。她还从来没有栽过跟头呢,修为也是一等一的好。”

    三枝立刻说:“阿花比她聪明,也能修炼。说不定以后比她厉害。”

    “是啊。人嘛,都是看机缘。多少天才出世?可却不过火了一二年,就殒落得无影无踪,最后冒出了头的却是别人。”阿心对刘小花说:“人最要紧,是别选错路就行了。你看我,我幼时浑浑噩噩,除了意中人全都不放在心上,结果到了最后,意中人娶了别人,我也沦落成了下人。一场空。如果那时候,我若是一心想成为了不得的修士,说不定如今早已大成。你可千万要抓紧一切机会,不要走错路。”

    阿心说着,语气到有几分诚挚“你或许觉得,我是六公子的人,被派到你身边来,是为了劝服你的。可是我说的又有哪一句不是实话呢?这个世道对穷人,对女子,都不甚公平。而你还年轻呢,为了前程,该低头的时候,就该低头,别跟自已过不去。你跟公子低头半点也不丢人,我们家公子是什么样的人物?连朝中重臣见了他,都要礼上一礼。”

    刘小花明白阿心是知道了院子里发生的事,特意安慰自已的。其实,自已已经向姬六低了头,阿心的任务也已经能算是结束了,可她还是愿意说这一段话,这就是她的真心意。所以刘小花对她有几分感激“我知道。谢谢姐姐开导。”

    阿心见刘小花的心情似乎真的已经缓和了下来,到有些讶异。刘小花才几岁呢,脾性中有几分傲骨的小丫头,被逼得当众下跪,竟然这么快就能缓过来!在刘小花细微的表情之中,虽然透露出她不甘心,但这些不甘心都被掩饰得非常好。

    阿心到有些怜惜起她来了:“实话说,我们公子的脾气,是怪了一些。可他不是个坏人。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刘小花腹诽,他这样的还是好人,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三枝却说:“虽然我没有见过六公子,可是他肯帮我们救了我们的命。我们对他只有感激的,绝不会合以怨报德。”

    三枝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刘小花到是讶异。依她之前的脾气,她肯定会因为对方让自已下跪了而耿耿于怀的。但随后,刘小花又释然,谁不是一步步长成呢,比如自已。吃了苦头,自然就会懂得道理。不管心里是怎么想,起码嘴上服了这个软已经就是进步了。

    阿心笑说:“两位小娘子都是明事理的人。我不过是白多一句嘴。”

    刘小花向阿心讨了伤药来,帮三枝敷腿。卷起裤腿才看到,她那条腿几乎是断成了两截之后,被人硬生生再重新接在一起的。左腿要比右腿短了一截,她的腿是不可能好得跟以前一样的。

    “马惊了,把我颠出去又踩了我一脚,腿骨碎了。后来六公子的人好心,把腿给我接上了,可惜那碎的没办法,只能舍了。”三枝一脸开心对刘小花说:“还好阿心姐姐去得及时,要是不阿心姐姐去找我,怕人家也不会费力气帮我治这条腿。你说怪不怪,就是给了一张符,那么一贴。骨肉就慢慢地合在一起的。你瞧……”说着让刘小花看。

    果然接在一起的那圈伤口上,隐隐约约还有带暗光的符文闪动。

    刘小花也是十分震惊。符文竟然是这么有用的东西。听说过是一回事,见到又是另一种憾动。

    阿心对刘小花笑说:“要不是小娘子你托我,我也不能顺手做了这么件善事。”立刻将功劳到底在谁身上交待得清楚。

    刘小花说:“还是要谢你的。”

    三枝听了,也立刻认真地说:“我跟阿花是姐妹,不必说什么谢不谢的。再说,她心中就算再记挂着我,可姐姐要是不肯替她跑腿,或者敷衍了事,那我这腿也就完了。”说着做了好大一个揖“多谢阿心姐姐。”

    阿心掩嘴笑:“你们两个小丫头,真是客气。”

    可心情是好了不少的。

    谁不愿意别人记得自已好呢。

    三个人说笑着洗漱睡下,又聊了好些小女儿家的心事。才慢慢地睡着了。

    果然一夜再没有旁的事,姬六也没有因为刘家将她两个叫去。刘小花一觉睡到大天亮,心里觉着,若是刘紫令真的像阿心说得那样机敏,可能真的是提都不会提和尚的事。这世上,谁是傻子呢。

    她揉揉眼睛,掀掉三枝压在自已身上的腿,翻身才发现阿心早就起了。只剩她和三枝还在睡着。连麻子那个被窝都是空的。

    刘小花静静侧耳听了听,外边许多的脚步声。她连忙爬起来穿上衣服,推开门一看,姬家的人已经打算上路了。

    车子是直接进了族庙,停在院门口。其中有几辆并不是原行车队的车,可样式也是极尽富贵。想必是刘家送给姬六的。

    姬六的仆人们正在将东西打包,送到车上去。护卫们也已经排起了阵仗。

    眼看着这些人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马,竟然打算就这样走了,没有一个人在意她,刘小花心中除了庆幸之外,还有些愕然。姬六这是什么意思?

    昨日安排了她的美人急匆匆地过来,不好意思地对她说:“我来收拾东西。要随公子上路了。”刘小花让开了路,她忙手忙脚地将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往包里塞,像是无意问:“公子那样中意小娘子,小娘子不跟着走吗,怎么还不收拾?”

    “公子并无命令。”刘小花说。

    “噢……”美人表情就淡了几分,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好了,转身看着刘小花,脸上是虚假的笑意,说:“小娘子看中什么,只管自已用着,不用还给我。”却看着她不动。

    刘小花到是气笑了:“我没有拿你什么。”

    美人猜疑地看了刘小花一眼,可惜她因为没有时间,也未能清点,便说:“随便你怎么说吧。”她是绝不会相信这种穷鬼看到这么多好东西,会不偷偷拿一两件不起眼的。

    但因为昨天的事心有余悸,到没有太过份。提着包裹大步走了出去。差点撞在向回跑来的阿心身上。

    刘小花见到阿心回来了,以为她是来传达姬六命令的,心中一紧。

    阿心却只是对她急匆匆地说:“我要随公子走了。”

    刘小花一愣:“六公子……没有说什么?”

    阿心也是皱眉:“并没有。”口里喃喃说:“我还以为……”很不好意思地对刘小花一笑“我们公子是有急事。我想,等过了这件事,公子一定会再想起你来的。就算你在天涯海角,他都找得到你。”在她看来,刘小花实在是太过惜了,明明已经向公子底了头,忍下了气,眼看就是大好的前程,要去跟着公子享福了。却没有想到突然之间出了这件事,令得公子连她都忘记了。

    “我到是有心帮你问……可……”既然公子不提带上刘小花,那别人是万万没有那个胆子多嘴的。她为难地笑了笑。

    “我明白。”刘小花真是松了好大的一口气。她有想过,如果姬六要求她做自已的仆人,那她一定会力争,绝不做烙字的那种!因为这种担忧,她前一夜都没有睡好,怕自已不能全身而退,一个接一个的恶梦,全不是什么好兆头。却没有想到,一夜之间,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

    人家根本想也没想到她。就带着大部队上路了。

    阿心欣慰地点点头,说“你放心,刘家的人不敢为难你们。否则以后传出去,会伤了姬氏的颜面。你以后在外面行事,万万要小心谨慎,希望我们以后还有再见的那天。”到有些真心的感伤。

    她对刘小花的印象很好,两个人也谈得来。刚刚建立起一点友谊,现在就要分别了。在即没有手机,又没有远程即时通讯系统的这个世界,有时候两个人一分别,可能就是一辈子。

    “恩。姐姐也是要小心保重。”刘小花也是十分感怀。

    阿心左右看了看,低声对她说:“刘有容在田城。”声音非常小。

    刘小花怔了一下,立刻说:“我不会说是从姐姐这里听到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