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姬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父兄主动相求。当日我问你们,可能够尽忠职守担起重任呀?你与你父兄一同跪在堂下,喜笑颜开满口应承。赌咒发誓一定能不负我望。如今,我亲手训练出来的护卫们,因为你父兄的主张而死伤惨重。这剑,是你父兄所铸,那药,是你父兄令他们服用,这冑甲,也是你父兄所制。这些人追随我多年,就算是麓山之巅时,也没像今天这样死这么多人。却因为你与你父兄满口大话,死于非命。若是我今日不惩处你们,如何能服众?”

    他说着,一挥手,立刻就有随侍在身边的护卫上前,将那个美人拖走。

    那美人大惊,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挣开护卫向姬六扑过去:“公子!公子!可……可那日我与父兄只是说‘誓死不负公子所托’,这,这句话只是……只是……”她想说,只是一句谢恩时随口带出来的话呀!

    可没能再吐一个字,就被护卫冲上架起来,捂住了嘴巴。

    她拼命乱蹬腿,挣扎着死死盯着姬六公子。一脸不可置信。不敢相信,如此宠爱自已的公子竟然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无情。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像丢弃一件没用的东西一样,抛弃了自已。他,他不是说,不枕着她的玉臂就无法入眠吗?还有孩子!她肚子里的孩子!他怎么能如此犯心!

    不甘心的美人拼尽全力一挣,咬开护卫的手大叫“公子,我可是清明宗的大宗主所赠!!我若是死了,你要如何跟大宗主要交待!如何与清明宗众仙家交待?”

    姬六公子摆摆手,护卫便没有再捂住她的嘴。

    美人眼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姬六公子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目光看着自已面前的美人,叹了口气,对她说“你担心我无法同大宗主交待,不如替大宗主担心,他要怎么和我交待,怎么同圣帝陛下交待?。我今日险些因为你死在西南地。身边亲卫共三十九人,这三十九人,无一不是圣帝陛下赐给我的,且跟随我多年。今日竟然死了二十人。皆因为你与你父兄,使得我身处险境,损失惨重!大宗主将你们赠予我的时候,是让你们服侍我,不是让你们害死我的!”

    美人愣了,随后想到什么,立刻叫道“可,可我腹中有公子的孩子!!公子!你就是恨我,孩子无辜!”

    这时候姬安到是有些动容。他抬眸飞快地看了美人一眼,表情十分不忿。又急忙向姬六公子看了一眼。神色却是十分复杂。可能以为自已兄弟的亡魂终将无法得到慰藉,表情略有些怅惘。

    却没有想到姬六公子只是摆摆手“带走吧。”

    护卫愣了一下,立刻将那美人的嘴巴塞上。恐怕平时受这女子与其家人的气受够了,再不客气一把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向个面拖去。那女子,在地上又是蹋又是打,一身华衣顿时蹭满了脏污的雪泥。

    姬六公子注视着拼命挣扎的女子被拖开,喃喃说道:“孩儿么?你啊,谁叫你阿爹没用,就当你替我这个做阿爹的,为这些英灵们陪罪吧。你阿爹对不起他们。”

    姬安愣了一下,铁打的汉子眼眶也不由得湿润,高呼“公子……”

    姬六公子闭眸摆摆手,叫他不许再说。

    姬安咬牙猛地跪下。高呼“为公子死而后矣!”其它所有人,都同他一样。对着姬六公子跪拜了下去。热泪盈眶高呼“为公子死而后矣。”

    刘小花默默看着这一切,恨不得自已不存在。

    姬六公子十分感伤,让那些人起身。对他们说“去吧。”

    那些人鱼贯离开了树下。向远处那些人牲过去。

    等他们都走了,姬六公子转头向努力减少自已存在感的刘小花,看过来,问她“你觉得,自已该不该受赏?”

    刘小花不敢看他。

    “你怕我?”姬六公子笑。

    刘小花张嘴想说话,却发现口中干涩,咽了咽口水才说“公子深明大义,没有什么可怕的。”

    姬六公子听她这么说,却笑起来,说“你这个小丫头,从我见你起,满嘴就没有一句实话。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家教出来的。”

    刘小花急忙躬身“见过公子。”当然明白,自已早就被他认出来了。只是他没有说破。连忙解释“我记性不太好,公子换了衣裳,就不大认得了。何况只见到公子,没见到那位小哥,所以不敢确定就是公子。”

    “他啊。”姬六公子拂拂袖子说“初看他挺机灵,后来却越来越不堪用。我不养没用的人。”说完,对刘小花笑说:“这还要多亏了你。”

    刘小花心中一凛。那……那个少年不会是,死了吧!

    多亏了自已?

    她可并没有要害死他的心啊!抱着一丝希望,连忙说“人哪里有天生聪明的呢。公子就算是觉得他不堪用,只要细心调教,必得合心合意。”

    姬六公子点点头“你说得到是有些道理。”

    刘小花松了口气。

    姬六公子却惋惜道:“不过迟了。”

    刘小花只觉得自已肩膀发沉。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因为自已一句话,就这样没了?即震惊,又有些茫然无措。

    姬六公子对她招招手。

    她忐忑地向前走了三步。

    姬六公子又招招手。

    她再走了二步。

    姬六公子笑起来“你坐到这边来。这样跟你说话,我还得仰头看。我实在有些疲累了,你不要再折腾我好不好。”竟然是十分温和。

    刘小花也不由得脸上发红,偷瞄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坐到锦毯的最边上。

    姬六公子看了看她坐的地方,笑了笑,却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问道:“你是怎么说服那些人牲的?”

    刘小花一下警惕起来,斟酌再三说“晓以大义。”

    姬六公子仰天大笑“你这一生,有没有一句实话的?”

    刘小花十分窘迫。连忙说:“我跟他们说,公子是大善之人,只要他们助公子脱困,公子必会赏给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以利相诱。”这时候,她又想得人牲对姬六公子的形容。

    他们说,姬六公子是坏人。姬六到底是不是那样可恨可憎的恶人她是看不出来,可她知道,姬六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到有些替那些人牲担忧了起来。

    “我本来也没想买他们。”姬六公子淡淡说“可他们是前太子的人。我便想,发一次善心。毕竟前太子他………是个好孩子。他们就算是没有救我,我也会放他们走的。主子们之间的争斗,与这些下人们有何干系?”

    刘小花愣了。这……

    顿时难以决断。如果她告诉姬六,这些人不怀好意,以姬六的个性必定让他们不得好死。可如果她不说,姬六和姬六所带的这些人,就会死在暴乱之下。

    她踌躇,偷偷又看了姬六公子一眼。心中实在有些怀疑,姬六说的这一段话是真心实意呢,还是……刘小花知道自已嘴里没有实在话,可难道他嘴巴里面讲出来的话,就能信吗?!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刘小花正在挣扎。却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

    姬安回来禀道:“这些人牲急着要文书。越闹越凶了。可我们马车上的官纸已经烧尽。”

    刘小花立刻站起来说“不如让我去与他们商谈一二。”

    这些护卫们已经恢复了修为术法。那些人牲也没有被咒绳禁锢,现在本事可能也恢复了吧?要打起来,还真是胜负不定。可若是姬六公子真有放了他们的心,两边根本就没有打起来的理由。

    更何况,他们是憎恨姬六公子买下他们,以至于在‘去面’的时候,害死了自已的亲人。可是,就算不是姬六公子,也会是别人买下来,他们的妻儿不还是会死。姬六公子却是本着想救他们的心才买的。就好比,有人追杀他们,在逃难的路上他们有亲人死了。那个带着他们去逃难的人难道有错吗?

    要真论起来,他们恨也只能恨那些将陷害了他们主人,害了他们入罪的人。

    若是在这里,与不相干的人消耗,实在是不必要。

    姬六公子却只是看了她一眼,对姬安吩咐道:“杀了他们。”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