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姬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刘小花略略抬头,先是垂眸,然后偷偷的挑眉向上看了一眼。

    她这一眼,端端地正与看向这边的公子四目相对,心中一惊,却愣住了。

    她面前的那位公子,不就是在山里遇到的那个,杀了厉兀的吗。只是现在换了个素色的衣裳,整个人都显得沉静了几分,没有之前漂亮得那么咄咄逼人了。不过,他神色异常的疲惫,脸色十分苍白,嘴唇半点颜色都没有,脸颊却是异常潮红,有一种重病在身的感觉。

    原来他就是姬六啊。

    姬六看着刘小花,眸色异常的沉静。

    “大胆!”他身边的美人喝斥刘小花“你如何敢直视公子!”

    刘小花一脸小心地收回目光,垂下眼帘。心中却是一阵阵地乱跳。只期望自已脸上太脏,他没能认得出来。

    那个美人却不依不饶地,对姬六娇嗔道:“公子,这个贱民真是无礼,来见公子竟然也不净身净面,那一脸的血污竟然还敢直视冲撞公子!”

    姬六却是好脾气,柔声对自已的爱姬说道:“方才一场厮杀,要不是有她,我恐怕都已经遇刺身亡了。”扭头对刘小花问道:“听说,是托了你的福,我今日才能逃过一劫的。”

    刘小花连忙说:“小女子不敢居功。”

    姬公子淡淡道:“我这个人从来恩怨分明。你救了我,是于我有恩,害怕什么?你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这时候,那个美人却开口说道:“公子!我哥哥所带掌管的亲卫,从来悍勇无敌,足可以一挡百,今天对方不过几十人,完全不足为惧!这个贱人,不过是想趁乱邀赏。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给她几个钱,打发了她只当是公子积德行善。可她竟然还因为一已私欲,割断了禁锢人牲的咒绳,白白地让公子欠了这些人情,好不容易买来的这些人牲也不得不放,令得公子损失惨重。若不将她千刀万剐,实在不足以平忿!”

    她说到这里,还低声地哭了起来“人牲一放,丹药还从哪里来呢?公子的病恐怕是不能好了。只要想到妾以后都不能陪伴公子身边,腹中小公子亦无福叫公子一声阿爹,妾身便痛心不已……公子——公子!你若不在了,我与小公子要如何自处啊!”哀切地伏在姬六怀中,悲泣起来。

    姬六公子听完她这席话,叹着气,淡淡地笑了一声,声音短促。看着刘小花,手轻轻抚在美人的青丝上,说道:“听你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

    刘小花听得心惊肉跳。这个女的,这不是在指责自已要害死姬六吗。急忙说:“公子,冤枉!我是看着公子的护卫不敌,才请请那些人来助公子。并且,他们的绳子也不是我解的。我去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自行解开了绳索,准备逃离此地。如果不是我劝阻,他们早就走得没影踪了。”

    美人立刻厉声说道:“那可是咒绳,他们就算是有些修为在身,但被咒绳压制与常人无异,凭着一已之力,如何能解得开!定然是有你帮忙!”

    刘小花丝毫不让,昂首挺胸盯着她质问:“姑娘说得好,那我连修为都没有,又如何能凭着一已之力,解开什么咒绳呢?!”

    美人气结:“你!”扭头向姬六公子哭道“公子你看她,牙尖嘴利!好会为自已开脱!在公子面前,半点敬畏都没有,公然藐视公子威仪!”

    刘小花立刻向姬六朗声道:“我与这位姑娘素不相识,也从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却不知道为何这位姑娘要一再陷害于我?我不过是想救公子,难道这样,就会被姑娘记恨?”

    美人一愣,急急向姬六公子说道:“公子……”眼神无比惊惶。

    “好了。”姬六叹了口气“你们一个两个,吵得我脑仁痛。”

    美人瞥了眼刘小花,转头关切向姬六公子道:“公子,妾身帮公子揉揉吧。全是妾身的不是,因为心疼公子便多了几句嘴。实在该死!”

    姬六闭上眼睛,让美人替自已揉着额角。好一会儿,紧皱的眉头才略略松开一点。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站在原地没动的刘小花,想了想说道“你们一个说我的护卫们可以一敌十,根本不怕这些刺客。一个说,我的护卫们已呈现不敌之态,我有生命之忧。我也不知道你们谁对谁错。”扭头向垂首站在自已身侧的一个护卫说道:“姬安,你来说说。”

    那个护卫向前一步,躬身说:“公子的亲卫,自然都是天下最勇猛的。”

    刘小花大感不妙。瞟了一眼那个护卫。

    那护卫说完‘锵’地一声,拔出腰间的配剑。

    那剑全是黄如金,又雕有华丽复杂的花纹,看上去好不华贵“我们进入西南之地时,被公子严令不得动用修为术法。后又被迫吃下了禁丹,说是为了确保公子的命令不会被违抗。”

    美人听到这里,神色略为不安。连忙偷偷看了姬六公子一眼,见他只是垂眸不语,并没有因为听到禁丹的事而生气发怒,才稍微心安了一些。看着护卫的眼神,多了几分恶毒。

    “我们明白,不能使唤用修为术法,是因为怕有人追踪至此,暴露公子行踪。可是,面对此等凶险的危境之时……我们不止修为被禁,手中还只有这样徒俱外表之物!”说着,把那劍据住,用力一掰,剑身竟然就生生地断成了两截!随后,他又扯开衣衫,抓住身上的黑色冑甲一撕,整个胸面的黑甲竟然就崩坏了。“如何能护得公子周全?”

    那个美人,口中发出惊呼,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人。

    被称做姬安的护卫,冷冷看着她,将手中的断剑和冑甲都摔在她面前,对姬六公高声说道:“公子自宠幸此女以来,其在府中亲眷皆身负要职,然,此女父兄生性愚蠢贪婪,被公子提拔之后奢侈行事,只懂享乐。光是借禁丹一事,就向护卫们收取不斐的钱财,且万事只要求华贵为首,只图外表不重实用,以至于武士护卫胸中修为尽失,手中无利器,身上无厚甲,区区一场混战,便死伤几十人,实在可恨之极!请公子赐死这妇人,平息死者英灵,断了祸主的根源!”

    美人脸色发白,嘴唇抖了抖,大声说“你,你胡说八道!那禁药是我阿父为公子着想,怕你们一时忘记了公子的叮嘱,败露了公子的行踪,害了公子。”

    姬安看也不看她,只是看着姬六公子高声道:“我们自幼就跟随在公子身边,受公子教导,素来纪律严明。公子说南,我们便不会去北,公子说坐,我们就算是死,也绝不会站着。公子既然令我们不得使用修为术法,只要公子安全,就算是敌人的剑架在我们脖子上,我们也甘愿赴死,绝不会用。到底为什么高价强卖禁丹给护卫们,又以公子之名强令我们服下,你自已心中清楚!”

    姬六公子这时候才将将抬眸,看向那个美人“禁丹之事,是何缘故?”

    “这……这……”美人掩面痛哭“妾万死,也不敢纵父兄胡做非为呀!妾自从被送给公子之后,一心一意服侍公子,宁可自损性命,也不敢损伤公子分毫。请公子明查。这禁丹之事,纵容是父兄有错也只是思虑不周,绝不会是因为一已私欲。真正是全为公子着想,怕他们泄露公子行踪,才会令他们吃下禁丹……别无他意!”

    那娇滴滴的悲切声音,真是让刘小花也心中发软。她头一次知道,原来女人哭也能哭得这么好听。

    坐在锦毯上的姬六公子脸上表情仍是温和的,平静地问:“看来,是姬安误会你们了。”

    那美人连忙说“正是!”

    “原来你跟你父兄,是如此忠诚之士。”姬六公子感叹。

    美人跪伏下,感念姬六对自已的宽和,又得意地瞥了姬安一眼,带着哭腔道“正是。”

    “那解药何在?”

    “在,在我随身的八宝箱里面!”美人连忙说。

    姬氏示意,有个护卫快步出去了。不一会儿。就拿了个缀满宝石的小箱子过来。

    美人急忙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荷包“全在里面。”

    姬氏叫找来东西的护卫吃一颗下去。护卫看了一眼姬安,一口吞下。

    过了一会儿,他脸色发红,全身蒸气腾腾。一挥手,竟然就打断了数十丈远的一颗参天大树。向姬六公子喜道“没有错。”

    姬六令他分发下去。

    美人松了口气,知道自已的事是无碍的了。

    姬六公子却叹了口气“那职位,说来是你与父兄主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