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大江减震器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但这钱跟原来相比,一下下降了一大截,厂里工人心里落差特别大。

    眼见复工无期,马上又是年关,这减震器厂的几个刺头又撺掇着要闹事,而且这次说是声势较大,二百个工友全部参加,要到市政府示威。

    倪发科厂长得道消息后,哪还坐得住,主马找到李家顺厂长办公室,这李大厂长一听,这还了得,这不是给大江摩托车厂抹黑嘛,拉上倪发科就往萧家来找萧大书记商量解决问题了。

    听了萧母的讲述,萧太一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灵魂来自于后世的萧太一当然了解减震器的发展历程,一听萧母所言,便知道了自家减震器厂的技术水平。

    但作为一个伟大的汽车设计师与工程师,萧太一却是深知另一个道理:技术水平与产品质量之间是没有必然的关系的,况且减震器厂的设备才投入不到四年,正应该是刚过磨合期,效能最高的时候。而且这种双筒式液压减震器工艺简单、制作起来非常容易,怎么也不该有这么多的问题。

    书房内,气氛凝重。

    萧父、李家顺厂长、倪发科围坐在沙发上,香烟那是一根一根的不间断的抽个不停。

    听了倪发科说的事,萧父心头一片沉重,“老李,老倪,这不怪我们的职工,是我们领导班子的无能,连工厂职工最基本的要求都无法满足,我作为厂里有的党委书记,有愧两万职工的信任啊。”

    作为一个老党员,萧父有深深的使命感,为官一任,当造福一方百姓。这大江摩托厂,自己当党委书记也有了七八个年头,厂里的经营不是蒸蒸日上,而是每况愈下。至今,自己手下职工竟然出现了为吃饭问题闹将起来,不想自己不但未能为职工带来幸福,竟然连职工基本的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深深的自责感让萧父有种负疚感。

    “老萧,我作为大江摩托车厂的厂长,没把厂子经营好,让职工出现吃饭问题,这主要责任在我,跟党委无关,”作为一个老大江摩托车厂人,李家顺厂长是亲自看着大江摩托车厂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长起来,对大江摩托车厂的感情谁都没他深,“减震器厂的职工安置问题,我是义不容辞的。”

    “萧书记、李厂长,减震器厂给厂里带来这么大的问题,是我领导无方,治厂不力,我对不起厂里三百名职工,也对不起党委及厂领导的信任,我是有责任的。我这就回去,把那把小崽子给我拦下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出厂区,跑到市委面前给厂里丢脸。”倪发科厂长捏灭烟头,起身就欲出门。

    “干什么,坐下。”萧父低喝一起,这个老倪,真不醒事,这什么时点,那帮减震器的职工正在怒火上,强压那不是火上浇油,把事情越闹越大嘛。

    “老李、老倪,我在这表个态,今天我们仨必须拿出一个令减震器厂职工感到满意的解决方案,才可走人。减震器厂的事,问题不在职工,而在我们领导。”萧父右手使劲的把烟头按在灰缸里,斩钉断铁的说。

    减震器厂的事,拖得太久,必须得有个说法,要不职工那里过不去,最关键的他内心也过去。

    见自己这位老伙伴态度坚决,内心早有打算的李家顺厂长沉吟一下,决定还是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

    “老萧,对减震器厂职工的安置,我这里有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将每月的工资提高到30元。你刚从部里要来一批款子,先从里挪一挪,后面再以厂里利润垫上……”

    “不行,”李厂长话音还未落,就被萧父毫不犹豫的给否定了,“这笔款子是厂里技术引进与设备改造款,关系着厂里两万名职工未来的饭碗问题,这是绝对不能动的。老李,说说你另一个想法。”

    “唉,这两年厂里的日子不好过,其他地方也挪不出更多的钱来了,实在不行,那只能用另一个办法了。厂里两万人,各工序挤一挤,挪一挪,怎么也得把这两百号人安排下去。”见老萧态度坚决,李家顺厂长心里一狠,只好拿出另一个方案来。在李家顺厂长的心里,这可是一个最不合适的解决方案。厂里很多岗位本已是人浮于事了,能塞进去人的地方,基本都已塞满了,生产线上已是最后一个可塞人的地方。

    但从生产线出身的李家顺厂长深知,生产工艺工序上,可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讲究的钉是钉卯是卯,人一多反而可能坏事。但事已至此,不解决也不是办法,说不得只好把有些本来执行两班倒制的工序改为三班倒了。但这口子一开,可能就收不住,厂里还有那么几百号未安置的职工子弟在那里等着。有了一就有二,可想而知,未来的生产线也是人满为患。

    “那就这样办。”萧父拍板。

    咚——咚——

    萧父、李家顺厂长刚对减震器厂的事拍板,一阵敲门声响起,还不待三人起身开门,门就被人推开,萧太一探进头来。

    “爸,李叔,不好了,减震器厂的那批人开始闹事了,妈和保卫处的汪处长先赶过去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