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争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被称为李腾跃的少年微微的抬高了一些头颅,之前争斗中被铁棒击打的额角现在缓缓的流下了一道血迹,红色的液体越过他的左眼,他的视线稍稍模糊了几分。耳边响起了死对头的嘲讽声,一股邪火在他的胸口燃烧,让他只想四下挥舞击碎阻挡在眼前的一切。

    “你们……不用去上课吗?”清冷的声音来自门口,提醒着在场的少年们现在还有旁观者,并且在未来东窗事发的时候是一个最有力的证人。

    对峙中的两方人马看着门口的女孩子就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平时学校的学生看到这个场景大都是转身就跑,就算有胆大的想围观也会乖乖缩到最远距离的角落处,而现在这个情况,怎么看怎么奇怪。

    围攻的五个男孩看着齐明薇的眼神里,带着垂涎带着惊艳带着不怀好意,李腾跃的眼中,却带着三分思量四分深意。

    齐明薇与李腾跃的视线相交,她想起了刚才在楼梯口碰见的那个气喘吁吁的老头,身为学习委员的齐明薇被老师要求去办公室拿一下课件,看到老先生气喘吁吁的趴在楼梯扶手上还挣扎着往上走的模样,齐明薇的脑海中灵光一闪。老先生的面容她曾经见过,不过是在他死后,死亡原因是外力重击致死,额头上缝了八针,与他一起重伤的还有两个少年,记录上说明凶手是这位老先生的学生,而所有案发现场证人的证言全都指向了李腾跃,因为他突然狂性大发所以才将原本是普通的斗殴事件上升为杀人事件。

    这件事情也是李腾跃人生当中第一个无法掩盖的污点,档案里留下了误杀和劳教的记录,出了这样的事情,李家匆匆为李腾跃办理了转学手续,而李腾跃也是自此之后,为人行事越发的张扬起来,最后成为b市第一霸。

    齐明薇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整理档案的同事是个年轻的女孩子,b市第一霸的评语也是她用铅笔淡淡的写在文件末尾自娱自乐的,可是现在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同岁不同级满脸狠厉的少年,齐明薇就是想笑。

    李腾跃的眼中原本的思量深意在他觉察到齐明薇情绪改变之后似乎又多了一抹不解,但是原本在他胸口汹涌沸腾的暴戾之气,却不知为何渐渐的消散开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场的一个耳朵上带了至少五个银环的少年突然双掌相击,打破了此刻诡静的气氛:“我想起来了,这个妞是今天刚入学的高一新生,我在走廊上看到过她……”

    少年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他突然想起自己看到这个女孩子之后却被她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势所迫而退避的后续,此刻看来,自己大概那个时候是真昏了头,怎么会认为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会可怕呢?

    陆诚看着在他这群人里被称为“环子”的曹英焕,他外号的由来就是那一耳朵的环钉,这小子一向是个色胚,李腾跃今天这事儿也有他的几分功劳,那女人跟他们一起玩的时候虽然不是十分的情愿,但确实是自己送上的门,以陆诚现在在同伴中的地位他不能也不会退让。虽然对女人不是十分有兴趣,但是眼前这个女孩子是能够吸引人眼球的女孩子,他自然也会多看几眼。

    “环子既然是你认识的,叫她闭嘴离开就行了。”冷酷无情又偶尔有些温柔的**老大是最能吸引女人的,陆诚深谙个中诀窍,说话做事自然的流露,同伴们眼中的钦佩毫不掩饰,陆诚心底有着小小的满足,看向齐明薇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淡漠让他不由自主的呆滞了一下。

    曹英焕对于上前跟齐明薇交谈是各种的纠结,想要亲近美人却又无法无视美人之前表露出来的凌厉杀气,最终色胚的本性占了上风,他收起了原本摆好的架势,抬脚就要往齐明薇的方向走去。

    “曹英焕!”李腾跃对于曹英焕的人品一向了解,又怎么可能放任他去对付一个女孩子,虽然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铁棍带着呼啸声旋转着冲向了曹英焕,早就习惯了打架的曹英焕虽然动手是个软脚可是逃命却非常有一套,判断出了铁棍的来势之后他倒退了两步,铁棍与铁门旁边的墙壁撞击拉出了一溜的火花。

    曹英焕躲过了一击之后得意非凡,一面回头冲着李腾跃邪笑了一下一面直直的向着齐明薇走去,张扬的大声说道:“李腾跃,不是吧,刚才还在为田思思这个妞抱不平,这会子看到更漂亮的也把持不住了?难不成田思思是你的前女友,这个妞现在是正牌女友?那爷我可真要去会一会了。”

    “曹英焕,你要会一会谁?不如来会一会我吧!”虽然带了几分苍老,但是字正腔圆正气浩然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听出了这个声音属于谁,曹英焕只觉得一阵炸雷在太阳穴处鼓噪,六神无主的他转过头,看着陆诚寻求帮助。

    陆诚也有些出乎意料,今天跟李腾跃约在这里解决事情之前,他委托了一下路子打算清清场,至少要等他们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再来插花,可是现在明显是出了什么岔子,陆诚使了个眼色,丁玲桄榔的铁棒落地声响起。

    从齐明薇身后一前一后走出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之前在楼梯口碰见的老先生,走在后面的男人身穿一身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某个地区武侠片里常常出现的那种多排扣练功服,结实壮硕的肌肉在白色衣料的映衬下,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腾老头。”李腾跃喃喃自语了一声,他手中原本持的铁棒早就被他丢了出去,此刻他也不过就是站直了身体,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个臭小子,面壁思过结束了也不回去上课,还敢给我跑到顶楼来?!”老先生的中气十足,教训起人来都不带喘气的,李腾跃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不经意的摸到了一手的血之后,他将视线转向了别的方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