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沉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心中突突乱跳,叶诚大哥脸上强自挤出一丝笑容,陪笑道:“各位乡亲,这是做啥?我家侄子只不过爱哭一些,又怎会是什么煞星,再说了,有哪个刚出生的孩童不哭不闹呢?真有得罪大伙之处,我兄弟二人给大伙陪……”

    未等他说完,黑衣汉子面色一沉,摆摆手,止住话头,说道:“不是我等非要做恶人,实在是为了全镇乡亲的姓命着想,大家已经商议好了,又有八叔公他老人家做主,今曰一定要把这克死父母的小煞星沉江,免得他继续祸害乡亲,你兄弟二人要敢加以阻拦,拿大家的命不当命,大伙只有不客气了!”

    见叶诚的三弟仍要分辨,黑衣汉子脸上现出一丝不耐烦之色,冲身后诸人厉声说道:“来呀!把他们四人看起来,屋里屋外好好地给我搜!”

    身后数人一拥而上,把四人团团围在正中。

    兄弟三人毗邻而居,家境清贫,能有多大地方?没过多久,已有人大声叫道:“快来呀,找到了,在这里呢!”

    众人从草屋中一哄而出。纷纷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朝猪圈边走去。

    小童正趴在母猪肚皮上,有滋有味地吮吸猪奶,一只小手还不忘牢牢捉住另一只**,那四只小猪崽这两曰早已和小童混熟,失去了畏惧,挤在小童身旁,摇头摆尾,哼唧着吃得正欢。

    众人不由一阵愕然。

    猪圈中的母猪仿佛觉察到了不对,摇晃着站起身子,两只黄色的眼珠中闪出戒备的凶光,张开大嘴冲着人群一阵哼哼!身体走动间,差点踩到小童身上。

    黑衣汉子冲身边几名男子使了个眼色,几人会意,一人拽起放在猪圈边的搅食棍,赶开母猪,另外两人跳进猪圈,抱出小童

    三婶娘正被一群汉子架住双臂,不能动弹,眼看着小童被人从愤怒的母猪身边抱走,哭喊着叫道:“求求你们大家了,娃儿生来就没吃饱过,让他吃饱了再走吧!”

    众人仿佛是铁石心肠,对她的呼喊,根本没有一个人理睬,反而指指点点,讽刺议论。

    “看看,这不是妖孽是什么?猪奶都吃!”

    “哼,也不知道叶家哪辈子做了缺德事,竟然生出这样一只妖精!”

    “我说呀,把这克死父母的煞星沉到江里太便宜他了,应该把他架在大火上烧死!”

    “叶家人真不知好歹,我们这是在救他们,他们还不领情,真是的!”

    人群说什么的都有,而那被人抱在怀中的小童,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危险。乌溜溜的眼珠东看西看,一点都不怕生,听到猪吼人叫,乱成一团,竟然咧开小嘴,咯咯地轻笑起来。

    抱着小童的那名粗壮男子,望到小童灿烂的笑容,听闻悦耳的清亮笑声,却如同被蛇蝎咬到一般,大惊失色,手一松,小童重重摔在地上。此人活了几十岁,还从未见过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婴孩会笑得如此响亮。

    此时此刻,这一抹如花的灿烂笑容,竟然让无数人心惊肉跳。人群中初时一静,紧跟着、发出嗡嗡的议论声。

    “哇”!摔痛的小童发出一声嘹亮的哭声,震的在场众人耳膜中嗡嗡作响。

    黑衣汉子分开众人,一把抱起地上的小童,大步向前走去。人群中一阵短暂的搔动后,众人最终还是跟在黑衣汉子身后向江边走去。

    被人松开的三婶娘,正要追过去,背后却传来一声长叹,一只大手拉住她的胳膊,扳转身子。三婶娘掉转头来,看到丈夫双目中涌出的水雾,扑入丈夫怀抱,痛哭失声!凭自己四人的弱小力量,又如何憾动全镇人的意志?

    这名小童虽然爱哭,让人憎厌,却毕竟是自己亲侄子。想到二嫂十七年受苦,烧香拜神,求医问药,历尽苦楚,终于产下一子,还没能享受到儿子所带来的喜悦,却丢掉了姓命。想到这小童好不容易到人世间一趟,连个名字都还没有,就要被人沉到江中,三婶娘哭的更加伤心。

    浩浩荡荡的人群穿过一条条街道,向镇子南端的江畔走去。

    小童撕心裂肺地痛哭声在一条条街道中持久回荡。

    也许是心中有鬼,也许是厌恶害怕,先后有七名男子抱过小童,却无一人敢直视其面孔。当然也没有一人能够发现,小童额头正中,原本淡不可见的一条青色蚯蚓状印痕此时却消失不见。

    裹在襁褓中的小童,细嫩的肌肤下面,却有一条小指般粗细的黑色光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