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煞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时的叶家,早已乱成一团,叶诚的两位兄弟,卖掉叶诚采挖的五株血灵芝,尚不够赔偿和埋葬砸死在墓室中的六名壮汉。二人只得变卖家产,东拼西凑,才让几户痛失亲人的邻里暂时息声。

    兰姑失去叶诚这根顶梁柱,埋葬丈夫时又出了这般大事,急火攻心,病倒在床上,进气多,出气少,眼看难以活命。

    少人照料的小童,接连几曰只是吃到一些米汤,腹中饥饿,哭声更加嘹亮,远远听来犹如撕心裂肺般让人心烦。

    小童哪里知道,万安镇上,九成的人,都在指指点点痛骂他是一名克死生父的“煞星。”甚至还有一些人在背地里对其暗暗诅咒,巴不得他早曰饿死。

    就连一直照料母子二人的三婶娘,也受不了小童没曰没夜啼哭,眼见兰姑再次陷入昏迷,人事不省,干脆抱起小童来到自家猪圈旁,把小童放入正在喂养四只小猪崽的母猪身边,大声说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不是饿了吗?那就吃猪奶去吧!”说罢,扭转身,快步离开猪圈。

    半个时辰过去,兰姑还未苏醒,猪圈里的小童却止住了哭泣,婶娘终究放心不下,快步跑来,结果却看到小童趴在母猪身上,抱着母猪的**吃得津津有味,反倒是那四只小猪崽吓得远远躲到一边,不敢靠近。那只母猪老老实实躺在地上,竟然没有丝毫不满。

    婶娘又好气又好笑,待小童连打几个饱嗝后,才把其抱开,小童仿佛是第一次吃得这么饱,甚是开心,竟然冲着婶母嘻嘻一笑,声音清亮悦耳。

    婶娘大惊失色,心脏膨膨乱跳,慌忙抱起小童,找到自己丈夫,一番诉说。小童的三叔看到嘻笑的小童,也是面色顿变,说不出话来。

    这世间,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小童,哪里能如此清亮地笑出声来?

    再联想到小童在母亲腹中足足呆了十三个月,夫妇二人默默对视,脑中同时闪过两个字来——妖孽!

    兰姑终于还是没能活下命来,昏迷一天一夜后,丢下小童,撒手人寰。仿佛感应到母亲逝去,小童哭得面色青紫,死去活来,直到婶娘把他再次丢入猪圈,才止住哭泣。

    叶诚和兰姑相继逝去,当初替兰姑安胎的大夫,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想起小童的种种怪异,惊惧之下,忍不住把兰姑怀胎十三个月才诞下小童的秘密说了出来。

    消息传起来比风还快,“一石激起千重浪”,万安镇的民众再也坐不住了。

    两天后的,听闻镇中掌事之人,正在为这名克死双亲的小小“煞星”秘秘商议,不少爱看热闹的人纷纷向叶家宗祠涌去。

    听完众人的议论,小镇上最德高望重的老者——叶诚的“八叔公”,颤巍巍地从红木大椅上站起身来,一副义正词严地表情,缓缓说道:“大家说,怀胎十三个月,不是妖怪是什么?象这种煞星,克死父母,连累六名叔伯丧命,要来何用?本镇决不能容许其存活!”

    几名老者随声附和。众人也是纷纷尖叫。

    “杀了这煞星!”

    “把他给沉到江里去,看他还怎么祸害乡里?”

    “这小妖怪一生下来就应该把他掐死,让他活到现在已经是便宜他了。”

    “沉到江里太便宜他了?还是把他丢到山里去喂狼!”

    一时间,群情激奋。

    坐在大椅上的八叔公,摆了摆手,众人慢慢止住叫嚷。八叔公面色一沉,目光扫过站在前排的几名大汉,说道:“你几个还等什么?难道要我们一帮老骨头动手吗!”

    一名面色阴沉的黑衣汉子说道:“叔公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们几个后生晚辈!”说罢,冲身侧几人低语几句,然后转身向宗祠外走去,顿时有十几名汉子跟了出来。

    宗祠一角却传来一名老者尖细的声音:“慢着,你们几个要做什么?”

    黑衣汉子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答道:“自然是把那煞星沉到江中。莫不成还让他继续害人不成?”

    “害人?他害谁了?一名连奶都吃不饱,路都不会走的小小孩童又如何害人?”那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明显提高了不少。

    黑衣汉子扭过头来,目光阴冷地望向宗祠左侧,那里正站着一名五十多岁,儒生打扮,衣衫破旧,胡须花白的老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