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五章 破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咦……”一个三十左右的妇尖声叫道,“那不是左大人吗?怎么也被打入了木笼?”

    惹来众人一阵回望,一个瘦高的年轻人解释道,“……左大人因为私自开征贡献税,早在李大人来续任时就被抓了……”

    春节一过,大业知府就换了人,接着左锋便因私自开征贡献税被收了监,当然,这些都是黎君的手脚。

    望着渐渐远去的囚车,穆婉秋神色淡淡的,那些人,那些过去的事,已经与她无关了……

    随着渐渐散去的人流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觉间来到郊外,一直没出门,不知什么时候,旷野中竟开满了鲜花,绿意盎然,直让人心神为之一震。

    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坐下,望着漫山遍野的野花,穆婉秋不由想起那一年自己在朔阳郊外练习闻香和姚谨发生口角的事儿。

    那一年,她还是个雏儿,可依然能闻出好多味道,连最难辨的藏在石头底下的兰香都被她找了出来,那时的她,虽然贫穷,可斗志昂扬,和姚谨相持,以一对十,她都不落威,想起自己打完了人竟还想着利用姚世兴沽名钓誉的本性威胁姚谨,不觉间,穆婉秋嘴角带出一丝笑意。

    那时的她,就像一支坚忍不拔的小草,后来被姚谨逼得走投无路,都不曾放弃过。

    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这样地放弃了……

    想起此生再与香味无缘,只一瞬间,穆婉秋的神色便黯了下去,她身子缓缓地向后仰去。

    躺在漫天的花海中,看着头顶碧海般的天空,她心痛如绞,以往这个时候,她只轻轻一吸,就能辨出几百种香气的味道,那是一个缤纷的世界,是她曾经用了整个心灵去感知寻找到的缤纷世界。

    如今,全部退了色。

    四处苍白一片,她再闻不到花香,在感受不到这世界的可爱了。

    一滴泪,缓缓地划过脸庞,落入尘土中。

    原本她学调香只是为了生存,为了今世不再沦落红尘,可现在她爱上它了,就在她彻头彻尾地爱上了调香,老天却又把她的一切都夺走了!就像前一世,她爱上了他,深深地爱着,爱到了没有尊严,没有自己,只想和他在一起,可他却告诉她,她不配他,连做她的女人都不配,只那一眼啊,就赔了一生,就赔了她的命。

    这一世,她不敢再去爱人,把全部身心都投到了调香事业,可旧事重现,她失去了嗅觉,调香的世界依然抛弃了她!

    这一世,即便不去爱人,她竟然还要再一次遭遇被最爱抛弃的惨痛!

    她还有勇气像上一世,再自杀一次,让一切重头再来吗?

    慢慢地拔下头顶的金钗,穆婉秋像自己的咽喉刺去。

    躲在远处草丛中的王七浑身肌肉一紧,他伸手捡起一枚石子就要扔过去,被虞九一把拽着,低声道,“她又放下了……”

    王七定睛瞧去:果然,金钗在咽喉停了片刻,穆婉秋手又无力地垂了下去。

    心每时每刻都被疼痛折磨着,她愿意就这样死在花海里,虽闻不到,但她知道,她身边环绕着无尽的芬香。

    只是,眼前又闪过黎君眼底一直萦绕着的那一缕忧伤,她死了他会伤心,她不敢死,“我就等他对我厌倦的那一天再死吧。”心里想着,穆婉秋缓缓地闭上眼睛。

    渐渐地,她似乎沉睡了,又似乎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意识沉浸极其静谧的世界里,无我、无他。

    渐渐地,一缕缕清香飘入脑海,她感觉到一股一直想要却一直调不出来的香,甜甜得、暖暖的,有股淡淡的水密桃味……

    蓦然睁开眼睛,她眼前还是一片花海,用力吸了吸鼻子,还是一丝气味也闻不道,可那芬芳的气味分明就在她脑际。

    清清楚楚她感觉到的。

    这是近半年来从不曾有过的感觉!

    一骨碌爬起来,她拼命地往大业城里跑去。

    “小姐,你刚刚去哪了……”瞧见穆婉秋满头大汗地跑回来,墨雪声音里带着哭腔。

    晒衣回来就不见了穆婉秋,她找遍了所有地方,正要去通知黎君。

    没言语,穆婉秋飞快地跑进屋,拿了钥匙,打开隐在藤蔓下的侧门,直奔白府隔壁的调制室。

    半年来,从没见过如此冲动的穆婉秋,墨雪一阵狂喜,跟着她将侧门关上,一起进了隔壁。

    碰的一声,调制室的门被穆婉秋一把推开门,嘈杂忙乱的大厅瞬间静下来。

    骤见是她,众人一阵错愕,接着,便纷纷上前行礼:“公主安好……”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