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五章 破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阿秋……”渴求的语气中带着股哭意,黎君心里一阵无力。

    “黎大哥想要,我给……”淡淡的声音恍如她无神的眼,空洞洞的,“可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要孩子……我答应过黎大哥不会死,就绝不会去死,黎大哥不要逼我……”若不是在牢房里的那个誓言,她是再不会活着的。

    她一直想要一个孩子的,她竟连这个愿望都不要了!

    听了这话,黎君一把将穆婉秋抱起,使劲拥着她,“……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我的阿秋……都是我不好,阿秋……你到底让我怎么做,你才能振作起来?”从没有这一刻,黎君感到如此的茫然无助。

    感觉黎君不再动作,缓缓地,穆婉秋推开他站起来。

    木然地看着她在自己面前一件一件慢慢地把衣服穿好,光着脚下地,行尸走肉般开门走了出去。

    黎君一把抱住头,把脸无助地埋在膝盖上,肩头不住地抽动,仿佛一个受伤的大男孩。

    咚咚咚,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传来。

    身子动了下,黎君缓缓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一抹残阳透过窗子映在床上,把雪白的帷帐映的殷红如血,怔怔地看着自己映在地上的长长的影子,好半天,黎君伸手抹去残留在眼角的一股湿意,起身跳到地上,“进来……”他背负双手,背对着门站在窗前喊道。

    是来白记找他的秦健,“……公子,柳伍德抓住了,杀不杀?”

    柳伍德!

    黎君猛一握拳,关节发出一阵咯咯的响声。

    把他的阿秋折磨成这样,杀了他?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废了他的武功,送去官府……”仿佛一阵风就会飘走,黎君声音很淡。很轻,却透着股地狱般的死气。

    伤害了南帝新认的义妹,相信南帝也不会饶了他,就让他们父女后半生都在牢里度过好了。

    ……

    六月六。晒棉被。

    本是一个欢乐的节日,但因穆婉秋的低迷浅眠,白府四处笼罩在一片阴霾中,趁她睡下,墨雪带着小丫鬟悄悄地把冬衣找出来,在后院晾晒。

    即便在后院,丫鬟们走路都蹑手蹑脚的。生怕把穆婉秋惊醒。

    刚一闭眼睛,穆婉秋便醒了,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前的丁香树,上面开满了一片片淡紫的小花,往年这个时候,即便关着窗,只要她一睁眼睛。丁香那特有的馥郁的芬芳便飘入鼻中,如今,窗前的那棵开满了鲜花的丁香树就好似一幅立体的水墨画。虽然美丽,却没有味道,没有生命。

    目光又落回窗前红木高脚架上的香炉上,以前无论墨雪把香炉洗的多干净,她都能闻出这香炉里之前燃过什么香,是用了什么香料合成的。无数次在噩梦中惊醒,她都会直奔那个香炉,希望之前都是一场噩梦,她还能闻到那香炉里残留的香痕。

    可是,噩梦醒来还是噩梦。她是真的,真的什么都闻不到了。

    推门走出屋,墨雪罕见地没有守在门口,穆婉秋信步来到丁香树下,摘了一朵丁香花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

    记忆中丁香有股辛辣的味道。可以止牙痛,还可以去口臭。

    可是,她细细地嚼了一遍又一遍,用舌尖把花的汁液碾的细细的,依然品不出一丝味道,眼里闪过一丝极致的苦痛,她绝望地闭上了眼。

    黎君和墨雪等人都不知道,她不仅鼻子闻不到,连舌头也尝不出味道了。

    她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味道了。

    这样的日子,每一日都是锥心的痛,疼的她不得不完全封闭了自己。

    久久,穆婉秋才睁开眼,伸手抹去眼角的水痕,抬脚朝门口走去。

    没人跟着,穆婉秋一个人出了白府。

    浑浑噩噩地游走在街头,听到前面一阵凌乱,穆婉秋也跟着走了过去。

    “快看,快看,柳大师父女都被抓到了,打入木笼囚车,准备押往安康……”路边的行人越聚越多,看着缓缓向城门口驶去的囚车纷纷议论着。

    “你看准了,那真是柳大师吗,我怎么看着不像?”看着木笼里头发凌乱,浑身脏兮兮,骨瘦如柴的柳凤,人们眨眨眼。

    “那告示上不都写着吗?不是她是谁,真没想到,半年的时间人就被折腾成这样,看来流落在外的日子也不好过……”想起她曾经的辉煌,人们叹息地摇摇头。

    “不是就他父女俩吗?怎么还有一辆……”瞧见押送柳伍德父女的囚车后又缓缓地跟出一辆囚车,有人好奇地说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