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杂工(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瞒您说……”三奎嘿嘿笑了两声,“去林记做杂工活是好活,就是他家的调香师太酸气又不地道,生怕手艺被偷学了去,防杂工就跟防贼似的,稍灵气些的两天就给轰走了,太笨的又不会干活,她又是打又是骂的……这不,打开春儿到现在,八九个月工夫就换了六七个杂工……知道底细的,一听去他家就摇头,我这也是看你人挺激灵的,却不懂香,想是她也不会防着你……”又叹道,“那怕就赚个吃喝也比这么干呆着强啊。”

    穆婉秋哑然失笑,怕是现在全朔阳城都知道她不懂香了

    “……这个我倒真可以去试试,成了给你赏钱。”

    调香师脾气不好,她就当伺候前世春香楼的妈妈了,这耐心和眼力她还是有的,再说,身怀绝世调香秘籍,她压根也没打算去偷学谁的手艺

    “好就这么定了……”三奎一拍大腿站起来,“您今儿就早点歇着,小的明儿一早忙完了就带您去试试……”指着穆婉秋手里的书,“听小的一句话,那玩意您就少看些吧,即费眼又费灯的,还不能当饭吃,依小的看,不如扔了算了……”嘴里嘟囔着,三奎拎起了大铜提壶,想起什么,他手又停在门把上,回过头,“别说小的没提醒您,白姑娘去了那儿可要仔细些,那林家的调香师干活的时候,不叫您,您可千万别靠前儿,仔细她赖您偷学手艺……”

    “……调香师和杂工天差地别,有那么可怕吗不跳字。穆婉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有那么可怕吗不跳字。三奎索性放下提壶转过身,“……有绝对有”他唾沫飞扬,“你别看这满朔阳城的人都会香,甚至连三岁孩子都能念上几句,可真正的高手,别说像谷琴大师,就是像姚记的裴师傅那样的朔阳也没几个”他手指着窗外,“朔阳满大街都是这种没什么品级又不入流的调香师,竞争厉害着呢,不是靠手里的秘方让她在那儿做威作福的,怕是也早跟白姑娘您一样,窝在这里,连个像样的活也找不到”

    他声音戛然而止,讪讪地看着穆婉秋。

    “……不是说斗香会每年都能出许多人才吗不跳字。恍然没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穆婉秋目光落在手里的书上,淡淡地问。

    “……稍有些前途的都去了大业。”嘿嘿笑了两声,三奎感慨道,“想真正学调香,还得去大业啊……”

    见穆婉秋没反应,三奎随手带上门走了出去,听着门内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声,三奎摇摇头。

    ……

    扫了眼穆婉秋纤细的小身板,东家林海一扭头进了屋,林嫂皱皱眉。

    “……我在家常做粗活,很有力气。”穆婉秋悄悄把一双娇嫩的小手背到身后。

    余光觑着那双白嫩嫩的小手,三奎脸涨得通红,紧闭着嘴不言语。

    “把那个香罗搬到架子上……”林嫂指着刚接好的一罗湿香条,又指指穆婉秋身后一溜一人高的晒香架。

    香罗是用白松木做的,三尺半长,比一柱香略宽些,上面绷了洗发黄了的细纱布,这满满一罗湿香,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