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猎户(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

    山村里只有十几户人家,新鲜事儿传的快,穆婉秋刚撂下饭碗,马永家的东屋里就挤满了人。

    因为是罪臣之女,穆婉秋用头发遮了半边脸,微低着头,跟着马永媳妇给大家见礼,众人只以为她是害羞,拉了她问长问短,“……我姓白,叫白秋,和家人去平城走亲戚,被黑熊冲散了……”穆婉秋又把白天和马永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不敢说出真名实姓,她取了穆字的偏旁白字做姓。

    马柱儿在厨房折树枝烧水,听着东屋里邻居们啧啧的赞叹声,他也嘿嘿地笑。

    马永家是三间大木刻楞房子,进门就是厨房,东西两屋,马永媳妇收了西屋炕上一条暗绿色的大花棉布褥子,换了条半截薄褥子,“家里不常来人,也没多余的被褥,阿秋先将就一晚,赶明儿让你叔把院里那堆柴火卖了,再置办一条……”马永媳妇边说,边抱了大花棉布褥子朝东屋走,嘴里冲马柱儿喊,“……柱子今晚就睡东屋吧,西屋给你阿秋妹妹住”

    正从灶房撤火的柱子见了,几脚抿了柴头的火星,拉过立在一边的铁板堵了罩门,回身接过马永媳妇手里的褥子,就往西屋送。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马永媳妇跟在后面追着,“西屋让给你妹妹住……”

    阿秋总是个女孩子,跟她两口子挤一铺炕实在不放便,见柱子一声不响地把褥子铺回原处,马永媳妇急红了脸,上前往下拽。

    马柱儿扒拉开她伸过来的手,卷起半截褥子,“我铺这个……”

    “你这孩子,有话也不会好好说……”马永媳妇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不用了,我个子矮,那个褥子就够用……”比起她这些日子露宿山林,能有铺炕,有半截褥子铺,就已经是在天堂了,见马永媳妇变了脸,穆婉秋忙开口阻止。

    马柱儿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言语。

    “我睡惯了草地,不铺褥子都行……”穆婉秋又补充道。

    身子顿了下,马柱儿头也没回地快步走了出去。

    “这孩子……这孩子……”马永媳妇讪讪地嘟囔着,坐在炕沿拉了阿秋的手说话,“他就那牛脾气,三棒子打不出个屁来,他爱铺短的,阿秋别理他……”

    “哥是好心……”阿秋眼睛微微发红。

    正说着话,马柱儿提了热气腾腾的一个大木桶敲门进来。

    “……你这又是要干啥?”刚要起身的马永媳妇疑惑地问,阿秋来时刚洗了澡。

    “……给妹妹泡脚。”马柱儿双眼紧盯着地面,仿佛那地面就是穆婉秋的脚,“这是薰衣草汤,可以去疤痕的。”

    “……泡脚?”马永媳妇一怔,回头看穆婉秋的脚,“阿秋的脚怎么了。”

    穆婉秋迅速地把脚藏到褥子底下。

    “……你先出去”见她不肯拿出脚,马永媳妇回头让柱子出去,一把捞过她的脚,“啧……啧……这孩子,怎么伤成这样?柱子的裤子你穿着长,遮盖着,说了一晚上话我竟没发现……”

    看着穆婉秋白嫩嫩的一双脚底满是燎泡和口子,连着小腿肚子也一道一道青寥寥红森森地划了不少口子,马永媳妇啧啧地叫起来,“……这孩子,可受了罪了。”回了头冲门外喊,“他爹,你去村东头李麻子家看看,有没有伤药,买点回来……”

    李麻子是这十几户人家的山村里唯一的大夫。

    “……是被黑熊追的时候跑丢了一只鞋,被树枝刮的,不疼,婶儿……”细心的人一看就会发现,这些燎泡绝不是一天磨起来的,想起她是个逃犯,穆婉秋不敢让人知道,她一直小心着,不想,竟被看似傻呼呼的柱子发现了,“都快半夜了,你别让叔儿去了。”

    “脚伤成这样,哪能不疼?”马永媳妇硬拽了穆婉秋的脚,泡在熏衣草汤里,“就让你叔去,你别管……”

    “不疼,真的……”见马永媳妇瞪过来,穆婉秋紧紧地抿上了嘴。

    相较与前世,这个的确不算什么。

    前世被卖进ji院,因为不同意接客,她没少吃苦,春香楼的妈妈就曾把她扒光了,扔到滚烫的铁板上烙,脚一沾上,就一层燎泡,抬起这只脚,那只脚就又被烫,她不停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