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起意(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二嫂子,”引章突然从一个丫环怀中一大摞书中抽出了一本李白诗选,仰起小脸向二太太笑嘻嘻道:“我可不可以留下这本书夹花样子啊?”

    “可以,当然可以了!”二太太一愣,不得不笑着回答。她是个斯文人,怎么能撕破脸皮从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抢夺东西呢?太有失身份了!

    “谢谢二嫂子!”引章抱着那本书,依旧笑嘻嘻的。她知道,这是母亲放在床头,日日夜夜都要摩挲的书,她偷偷的翻开过,里面还有许多点评,看字迹像是男子留下的。不用说,定然是她那没见过面的爹留下的了;更不用说,爹对这本书何等珍爱。

    一时收拾干净,二太太领着众人扬长而去,外边的宋妈也收拾干净全身而退,屋里院中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安寄翠怔了半响,这些日子以来积压的委屈一齐涌上心头,她忍不住身子一软偏身坐下,伏在桌上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她一哭,引华叫了一声“娘!”也扑到她身上哭了起来,水香也红了眼眶,抹着眼泪。引章默默的站在一旁,心头却是涌着一阵连一阵的怒意和火气:这日子,究竟要熬到什么时候?究竟还能熬到什么时候!

    哭够了,安寄翠抿着唇拭泪,凄然一叹,哄好了儿子,慢慢起身回房,去收拾那些被翻得一塌糊涂的衣柜箱笼。

    不管糟糕到何等地步,日子,仍是要过的!

    引章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卧室,不顾一切道:“娘,娘!我们步步忍让,人家步步紧逼,我们,我们还要忍吗?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什么地步?”

    安寄翠身子一晃,一手撑在桌上,另一手垂在身旁,紧紧握着。她眨了眨眼,依然道:“要忍,我们要忍!阿章,”她双眸凝视着女儿,道:“我们还要忍,你懂了吗不跳字。

    “那,那要是忍不下去呢?”

    “忍不下去也得忍!总有一天会熬出头,你要有耐心,不然,咱们母子三人还能去哪里呢!”安寄翠又迷茫又惶然,她的心里也是没底。不过,丈夫临终前曾经十分凝重的叮嘱她:一定要忍,总有一天会熬出头,一定会!他的语气那么坚定,那么胸有成竹,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仿佛他早已为他们娘三安排好了一切,虽然他没有再说别的,但是安寄翠有理由和信心相信,她的丈夫一定不会欺骗她!当然,这些话她必须一个人放在肚子里,引章虽然比从前懂事多了,但到底是个小孩子,万一哪天在两位爷面前走漏了风声,让他们疑心老爷子给自己母子几个留下什么东西,起了坏心,那就糟糕了!

    “我怕我会被她们逼疯,娘,我会爆发的!”

    “胡说!”安寄翠吃惊的望着女儿,大感愕然,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古怪了?尽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总之万万不可,阿章,你要是还顾及你娘我、顾及你弟弟,就听娘的话,知道吗不跳字。

    引章被她凛然严厉的语气吓得一震,情不自禁的泄了气,一屁股坐下,嘟囔道:“知道了,娘!”想想不甘,又喃喃道:“过不下去,干嘛不能分家嘛!”

    安寄翠心中一动,假装没听见,自顾收拾东西去了。

    第二天,私塾先生回来了,家里的学堂又重新开了学,引华便也要去学堂上课了。一块上课的,还有大老爷骆引元的两个儿子骆之兴、骆之敏,二老爷骆引次的儿子骆之万。

    一大早,安寄翠便把儿子从睡梦中唤醒,一边极其郑重的替他穿上干净整齐的藏青色小衣小褂、千层底小布鞋、替他梳理小辫子、洗脸,一边叨叨徐徐的嘱咐着“好好用功”、“听先生的话,不许调皮”、“不许跟人吵架大闹”、“下了学赶紧回来,不要乱跑叫娘担心”等等,将慈母语重心长、牵肠挂肚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引华倒也乖巧,娘说一句,便点头应上一声。引章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嘴角含着笑,心里也暖烘烘的。

    一时梳洗完毕,引章手里握着两只鸡蛋递上来,笑道:“弟弟,今天是你上学堂的好日子,这是我从厨房拿的,快趁热吃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