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穿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一个时空意外死去,又在另一个时空意外重生。

    这是骆引章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一天。

    就在这一天,一场意外,她的灵魂飘离了原有的身躯,在一片混沌迷雾中游荡,游荡,不知过了多久,似乎,终于有了着落,迷蒙的意识渐渐清晰,脑中渐渐清明,血肉之躯的温暖和着心跳在告诉她:她没死!这不是做梦!

    蓦然睁开双眸,入眼皆是刺目的陌生。愣了几秒之后,她迅速从茫然中清醒,心却悚然一凉,紧紧的揪了起来,莫名的感到一阵无着无落的恐惧与战栗,来不及悼念前世的一切,她的脑海中急速转着一个念头:办!

    骆引章是她现在的名字,当然,这也是她后来才的。她只,从这一刻起,她挤走了这具身体原本的灵魂,占有了这具身体,占有了这个名字,同时也占有了她的身份以及她的爹娘,她的一切一切。

    在别人眼里,她就是骆引章,一个地主的女儿,在她眼里,她她只是她。尽管她有着她的一切,却独独没有她的记忆。

    二十八岁的灵魂,八岁的身体,想想还真有些可笑,也有些无奈!不过好彩,想到总算还活着,她又忍不住心头一振。

    她睁大着眼像探摄头一样扫视着整间屋子,屋子方方正正,并不很大。雕花床靠在墙沿,挂着白绫水墨帐子,正对着门,门上垂着蓝布白花的门帘,床单被套都是淡绿碎花颜色;床的右边是两扇颜色有些暗的朱红透雕花窗,糊着雪白泛黄窗纸,此刻紧紧关闭着,淡淡的日影透过窗纸映射在青灰色的凿花地砖上,地上便隐隐透着阵阵凉意。窗下一条乌漆翘头的长案,案上摆放着一盆碧翠的吊兰、一对一尺高的青花梅瓶、一个青铜三脚香鼎、一件人物造型的漆黑木雕、一个烛台,看上去很普通,并不出彩;床的左边靠墙是一组四开门的木质衣柜,镶着小小的螺钿花纹,透着细碎的浮雕;衣柜旁边是一座小小的梳妆台,立着一面椭圆的铜镜,镜前散乱摆着梳子、篦子、胭脂盒、粉盒、花钿钗环、针线盒等物件;屋子中间还有一张不大不小的圆桌,淡绿的桌布几乎垂到地面,桌旁围着三张高脚圆凳,桌上放着白瓷茶壶茶杯。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引章闹不清楚状况,不敢随意出声,更不敢随意走动,只好乖乖躺着,决定以静制动。依着她的打算,总会有人来找她的吧?无小说网不少字来找她总会跟她吧?无小说网不少字只要有人来,只要多听少说,她觉得还是能够应付的。

    谁知就是这么一个正常、合理、渺小的要求也不能如愿!她就这么躺着,躺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的日影已经挪移变换了好几回,别说有人来,就是连声、脚步声、鸡飞狗跳声都没有,除了风偶尔吹过树梢带起轻微的沙沙的轻响,整个世界异样的静悄。

    要命的是,她的肚子已经饿瘪了,五脏庙火烧似的难受……

    引章终于忍不住,把心一横,掀开被子溜下床。胡乱套上衣裳,穿上小小的蓝色绣鞋,理了理头发,她忍不住抬起双手转了个圈,垂眸打量瘦弱的小小身子,心里突然起了一种又刺激又好玩、又滑稽又新鲜的感觉,忍不住咧嘴笑了。

    拨开门帘探身出去,外边是个小小的客厅,一切陈设简朴大方,收拾得很干净整齐,没有扎眼的奢华器具,但也并不缺少。引章眯着眼细瞧了瞧,暗暗点头:很好,虽然不是大富大贵,至少吃穿不愁,这应该就是古代的小康之家了吧?无小说网不少字据说这样的家庭幸福指数最高,既不必像上层阶级那样勾心斗角参与各种阴谋然后还得担心有朝一日失势被抄家灭族性命不保,也不必像最下层的贫贱之民辛辛苦苦日夜劳作任人奴役还常常吃不上饭,为生计发愁!真的很好!

    引章的心安定了不少,她甚至忍不住展开了无穷无尽的想象,想象着将来快乐而安逸的田园日子……

    出了客厅,是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栽种着不少花木,葱葱茏茏,枝繁叶茂,大朵的月季和芙蓉摇曳生姿,阳光里充溢着熏然微醉的花香。

    引章抬头望了望天,天际高远,天空湛蓝,云层薄薄的透着亮,一弘雪白的云线划向远方。引章忍不住有些眩晕,脚下一个踉跄,忙垂下头闭上眼,扶着门框调整。她心里不由暗叹:看来这个身体不太行啊!

    正在犹豫要不要走出院子,院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边推开了。引章心一紧,直愣愣的瞪着院门方向,望着到来之后第一个看到的人。

    来人是个十一岁左右的小姑娘,鹅蛋脸,浓浓的眉,大大的眼,细白的肌肤,看起来很忠厚老实,身上穿着青灰对襟上衣,同色平脚裤,脑后扎着一根乌油油的辫子。

    姑娘一见引章,愣了愣,“哇!”的一下哭了起来,一边抹着眼哭一边快步奔,抽抽噎噎道,你可醒了!呜呜,吓死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