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秦管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未亮时,唐劫便起来打扫庭院。

    院子里传来沙沙的声响,唐劫一下一下地挥动着扫帚,灵气在身体中穿行,穿过每一条脉络,最终归于无形。

    但每一运足全身,却总有那么一丝灵气最终会隐于他的血脉中,使唐劫全身的力气大涨。

    这是唐劫在那次挣脱束缚后发现的,他发现原来藏象经在修炼过程中,不仅可以用灵气扩张经络,更可以融于血液,增长力气。

    以灵气炼血,炼骨,炼五脏六腑,那是脱凡境才可以做的,也正因此才被称为脱凡,因其脱离了凡人体质。但藏象经却在灵台初开之际就能炼体,这让唐劫又惊又喜。

    那时他便意识到,这只怕就是藏象经真正隐藏的功用。

    虚慕阳一直都认为藏象经为兵主所撰,效果肯定不是单纯的冲击玉门那么简单,现在看来,他没有错。只不过他误以为藏象经的作用应当是玉门九转,却没想到是提前炼体。

    这也难怪虚慕阳会没想到。

    仙人以法术称雄,玉门才是最重要的,它直接关系到修炼的速度,谁能想到藏象经却是另僻蹊径。至于为什么这样,在完全打开兵主所藏之前,唐劫知道自己是找不到答案的。

    这刻他将庭院打扫干净,藏象经也已修炼过一遍,只觉得全身气力再涨。虽是少年,力气比起成年人来却已没多大差别,心中亦是欣喜。

    门咿呀一声开了,吴老太从屋里出来,看到唐劫已将庭院打扫干净,笑道:“你这孩子,又这么早起来做事。”

    唐劫已笑道:“我蒙二老救命,这恩情就算粉身碎骨也难报答,这打扫庭院又算得了什么。奶奶您先歇着,我去厨房烧水。”

    “哎呀不用动了,你来了之后,我们两人都没事做了,什么活儿都让你干完了。”老太太无奈道:“我这把老骨头都没个松劲的地方。”

    “那我就跟您敲敲背。”唐劫笑着走过来,搀着老太太坐下,竟是专心为她敲起背来。

    他这敲背手法是跟他前世的父亲学的,动作专业,手法到位,轻重又把握得极好,竟是让老太太舒适无比。

    吴老汉出来一看这局面,不由笑道:“这到是真真会享受了,你啊,都成卫家老太太了。”

    吴老太没好奇的白了丈夫一眼,笑道:“我看啊,就是卫家老太太都没我舒坦,小劫这手法啊还真是要得,敲得我全身舒服,人都好象年轻了几分。嫁给你到现在,没想到今儿个才算享受了一回,也算没白来这人间走一遭。”

    “既然奶奶喜欢,那以后小劫就天天为您敲。”唐劫笑道。

    “好啊!”吴老太已是没口子的答应。

    唐劫本就是个会做人的,这几天住在这里,将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又不要工钱,只需一曰三餐,有个落脚地儿就行,当真谁家的仆人也没这么便宜,怎让老太太不欢喜。

    其实有时候讨一个人喜欢真得很简单,会说话,会做人,会做事,只要把事情做漂亮了,自然就有人欢喜。

    吴家老夫妻本身也不是什么见过世面的,唐劫能哄的虚慕阳,应对这老夫妻就更加简单了,伺候得二老如上了天堂般,再加上本身老来寂寞,子女不在身边,有唐劫陪伴,对唐劫是越看越喜爱,直当是自家孩子看待了。

    “既然这样,你以后就留在这里,哪儿都不用去了。”吴老太笑道。

    “那可不行啊,奶奶,小子我还得出去做事呢,总不能天天靠着您二老吃饭吧?”唐劫笑答。

    “你年纪还小,做事不急于一时。”

    “您别看我年纪小,力气可不小,大人的活我都能做。再说二老救过我的命,又收留我,我伺候你们那是天经地义,哪能再在这里白吃白喝。”

    吴老汉想了想,点头道:“说得也是。”

    吴老太眼睛一瞪:“老头子你说什么呢?你还真想让小劫出去啊,咱还养不起一个孩子了不成?”

    “诶,话不能这么说。”吴老汉挥手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唐劫要不是一路苦过来,也未必能有现在这般伶俐,我到觉得让他出去做事对他有些好处。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他的钱你可以不收嘛,给他攒着,留着将来取媳妇用。”

    吴老太想想也是,低头沉思了一下:“那好,不过既然是你的意思,那这事就落在老头子你身上,你给小劫找份好点的伙计做做。”

    “我?”吴老汉呆了呆,苦笑道:“我到哪给他找事做去?再说也得看他会些什么。”

    唐劫敲背的手慢了下来,低头回答:“爷爷,我出手贫苦,除了种地,却是什么都不会的。”

    “什么都不会?”吴老汉的脸立刻垮了下来:“这可就有些难办了。你以前没做过事吗?”

    “到是有过。”唐劫道:“有段时间曾在我们那儿的一户人家做过童仆,那里的人家还算喜欢我,对我也颇为照顾。不过马贼来了……”

    他没再说下去,声音已带着低泣。

    老两口明白了,一起叹气。

    还是吴老太说:“哎呀,不说这些伤心的事了。难怪小劫你把家里收拾的这么好呢,感情也是跟过大户人家的。对啊,老头子!”

    吴老太突然叫了起来:“你何不问问秦管事,说不得能让小劫进卫府做事呢?”

    吴老汉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个……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吴老太已喊道:“你救过秦管事的命,那年的冬天,他不和小劫一样,差点冻死在咱家门口吗?说起来也真巧,没想到二十年后,小劫也会这样。秦远现在好歹是卫家的大管事,对咱们也不错,你去说说,我看这事啊,能成!”

    “可是卫家不收来历不明的人,就算秦管事也未必做得了主。”

    “怎么就来历不明了?”吴老太瞪着眼睛喊:“小劫现在是咱们家的人,他是……他是……他是我的继子,我吴余荷花难不成还来历不明吗?如果还不够,就说他是你在外面偷人生的私生子!”

    吴老汉一听大臊:“这都说的什么话呀!我都五十有六了,到哪儿再去偷生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你这话传出去,让我在街坊间怎么做人啊,真是……真是……”

    吴老太却是撇嘴:“幸儿今年才十七,不也是你老来得子啊?”

    “那怎么能一样,那时我还没到四十,自是还有……还有……还有力气的。”吴老汉挤了半天,挤出个力气二字。

    “小劫比幸儿也小不了多少。”

    “胡闹!”吴老汉被妻子气的连连甩手。

    唐劫听着老夫妻拌嘴也笑了,不过下一刻他已跪到吴老太身前叫道:“唐劫愿认二老为义父义母,还请二老收容,从此尽人子孝道!”

    “还是这孩子说话可人。”吴老太笑着挽起唐劫:“诶,乖孩子,既然你都跪了,那我就不客气收了,快起来吧。”

    然后看着丈夫:“怎么,你还不乐意啊?我看小劫能给你做义子啊,是你的福气!”

    “这……这……”吴老汉摇摇头,终究是却不过老婆心意,终于点头:“好吧好吧,我答应就是。”

    想想自己临老竟然又收了义子,这事到也有趣,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你还不去请秦管事来家里坐坐?”

    “我自会去请的,不过这事急不得。唐劫来咱们家到底也没几天,总得先住些曰子,让街坊都知道他来历情况,互相熟悉了再请。要不然秦管事问我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咱们都说不上来,你让人家怎么举荐啊!”

    私下里,吴老汉也觉得需要再看看,这人的品姓,一天两天看不出来,总是需要时间慢慢了解的。

    “这到也是。”吴老太嘟囔了一句,看看唐劫,唐劫已笑道:“我不急的,只要二老不嫌我光吃饭不干活就行。”

    “哎呦哪能嫌啊,你干的活儿还少吗?那就这么定了,你啊,先好好在这儿住着吧,凡事有你干爹在,不用担心啥的。”

    “是,干娘!”

    就这么着,唐劫正式在吴家住了下来。

    时光飞逝,转眼就是数月过去,冬去春来,又是一年好时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