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程咬金的儿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青年径直向李愔冲了过来,李愔暗叫一声不妙转身欲走,谁想那青年速度惊人,竟是极快的赶超了李愔。

    躲无可躲,李愔只得苦着脸道:“怀亮兄,你平日里不是从来不到这烟花之所的吗?今日怎么改了性子,还把大将军招来了。”

    程怀亮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躲在李愔身后浑身颤抖,“还不是吕博彦那个臭小子,说是请我喝酒,硬拉着我来这了。”

    说时,中年汉子已到李愔面前,见到李愔,中年汉子收起了双斧,先是行了一礼:“老臣参见六殿下。”

    “程大将军!”李愔回了一礼,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程咬金。

    “兔崽子,我看你还往哪里跑!”程咬金的火爆脾气在朝堂上是出了名的,行了礼,抄起板斧就打向程怀亮。

    “救命啊!”程怀亮死死拉住李愔,俨然把李愔当成了肉盾。

    程咬金咬牙切齿,斧头拿在手里怎么也无法下手,万一伤着了李愔可就是大罪过了。

    事情到了这个程度,李愔赶忙拉住:“大将军,你这一斧下去,怀亮这条小命可就没了,我替你问过了,他也是初犯,而且是被吕博彦诱导,情有可原!”

    程咬金虽是一员武将,但也是精明之人,李愔既然打定主意护着程怀亮他也不好出手教训,于是道:“今天看在殿下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一回儿,还有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告了辞,程咬金带着一众人马离开,程怀亮松了口气,接着道:“快点救人!”

    “救什么人?”李愔奇怪道。

    “吕博彦呐,这小子挨了我爹一顿王八拳,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时,拉着李愔就进了丽春院……

    一辆马车顺着笔直的大街向梁王府徐徐而行,车上,除了李愔,还有程怀亮,加上一个被揍成了猪头的吕博彦。

    “我要弹劾你爹,我要弹劾……”

    一路上,吕博彦一直在念道这句话,程怀亮是替他爹赔礼又道歉,马车很小,多了一个壮汉和一个横着的,李愔被挤在了旮旯里。

    “我说你们两个,该回家的回家,到我那去暂住是什么意思?”李愔一头黑线,真是交友不慎。

    吕博彦今天的脾气很大,“我这样子能回家吗?”指了指自己不成人形的脸。

    “我爹的气估计还没消呢,等过两天我再回去,六殿下你就收下我吧!”程怀亮可怜兮兮地央求道。

    看着两人无赖的样子,李愔只得自认倒霉,他怎么就偏偏今天想起去逛街呢!

    回到王府,李愔让金大谦准备两个客房,就把两个家伙扔下不管,任他们自生自灭,洗发水公开销售迫在眉睫,经过几日的挑选,几个被李愔看好的商家应邀被请进了王府,约好的时间已到,李愔正赶着和他们碰面。

    王府的书房中,三个商人正襟危坐,气氛尴尬,俗话说同行是冤家,长安城的商人现在都眼巴巴地望着洗发水这块肥肉,哪个商人不想垄断这块市场,但是李愔显然不想让一个人通吃,他们也是没办法。

    “六殿下!”佟年首先起身行礼,三个商人中他最是得意,有了李恪这层关系,他相信梁王殿下会把最大的肥肉割给他。

    “六殿下!”,“六殿下”其他两人见李愔进来也起身行礼。

    回了礼,李愔问道:“还未请教诸位商家名号!”

    “在下王安之,做的是香料生意。”

    “在下刘元兴,做的是胭脂生意。”

    佟年是个投机倒把的商人,李愔从李恪那里早知道了,也就不问了。

    “洗发水是什么,大家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选你们来,也是看重了你们在长安城的声誉和财力,先给你们透个底,皇宫的收购价是二百钱一瓶,所以给你们的价格只会高,不会低,现在王府中已经储存了两万瓶洗发水,你们能吃下多少就看你们的财力了,不知道各位能接下来吗?”

    “六殿下放心,绝对没有问题,我一个人吃下也是很容易的!”佟年的话惹得其他两个人怒目而视。

    李愔笑了一下,明白四千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小数字而已,他继续道:“但是丑话说在前面,洗发水出自我梁王府,关乎我梁王府的声誉,把洗发水交给你们销售以后,若是你们做出坑骗买家的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