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李恪的请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早上起床,李愔洗漱结束,绕着王府小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早就养成晨练的习惯。

    小跑了半圈,李愔路过了王府仆役的生活区,这时,仆役们也都起床了,洗脸的洗脸,打水的打水,见到李愔过来,个个恭敬地问安。

    李愔打了招呼继续跑步,转过头来“砰”的一声,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李愔头晕目眩,只觉仿佛撞上了一个木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殿下!”金大谦的声音中含着惊惶,急忙跑过来把李愔扶起来,张口训斥挡住李愔路的人:“你这个憨货,怎么这么不小心!”

    李愔回过神来,看清了自己撞上的“物体”,原来是一个虎背熊腰的髯须大汉,王府中的仆役也就那么几个人,李愔从没见有这么一个人,不由拿疑问的目光看向金大谦。

    金大谦会意,“王爷,前两天你不是让我张贴布告招几个护院吗?这几天布告倒是贴出去了,但是没什么人愿意来,这不,今天早上我一开门,这个家伙就说是来王府应征的,我看他长得粗实,就让他进来了,你若是不满意,我立刻让他走。”

    李愔站起来绕着大汉转了一圈,啧啧称奇,这个汉子不但壮实不说,个头也有一米九上下,看上去当真唬人。

    “你叫什么名字?”前几日,吕博彦带着家丁护院硬是冲破了王府下人的围堵冲了进来,他觉得有必要给你自己梁王府添一些武力,这才让金大谦招人。

    “在下司马徒!”大汉声如洪钟,仿若金石相击,慑人心神。

    李愔站的离这个家伙远了一点,耳朵有些疼“梁王府可不是什么人都招的,你有什么本事?”

    司马徒也不做声,瞅了一眼王府门口的两头石狮子,迈着大步走了过去,如同举婴儿一般把一头石狮子举过了头顶。

    王府的下巴立刻掉了一地,这头石狮子少说也有七八百斤,这司马徒跟玩一样就举了起来。

    李愔眼睛瞪得溜圆,这家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世界举重冠军还有活路吗?

    “壮士果然身手不凡!”李愔暗叫捡到宝了,“不知壮士想要多少月俸?”

    司马徒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这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管饱就行!”

    “管饱!”李愔和金大谦对视一眼,都有些意外,这要求也太低了吧,难道唐朝人才不值钱,李愔暗自想到。

    收下司马徒,李愔心情大好,哼着小调向后殿走去,李愔这两天又采购了一批洗发水让王府的下人装瓶,也不知道现在的进度怎么样了。

    装瓶的事情是高账房在管理,李愔到了后殿,高账房立刻迎了过来,“殿下!”

    “怎么样了?”李愔看了眼正在忙碌的五个人。

    “禀王爷,现在装了二千箱左右,还是几个人白夜轮班赶出来的!”

    李愔点了点头:“不错,各位都辛苦了,等这批货装完,每人打赏五百钱!“

    “谢谢殿下!”五百钱快赶上他们一个月的月俸了,本来有些萎靡的五个家丁立刻精神抖擞如同抹了印度神油,战斗力直线飙升。

    洗发水现在名满长安,来自皇宫的订购激增,四百箱远远不够,长孙皇后已经把洗发水列入宫廷采购名单,对于这点,李愔当然是乐于见到的。

    皇宫固然是个不错的市场,但李愔明白真正赚钱的市场是在皇城外,这一点从王府外扎堆等着李愔接见的各地客商就可以看出,他们对金钱的嗅觉可不比李愔差到哪里去。

    李愔正想着,一声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六郎,在忙什么呢?”话到,人也到了殿中。

    “三哥?你怎么过来了。”李愔对这个声音很熟悉,他借尸还魂后,第一个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

    李恪打开扇子潇洒地扇了几下,“怎么?不欢迎呀!”

    “哪敢呢,我高兴还来不及,这位是?”李恪的身边站着一个商旅打扮的胖子,这个家伙从进门开始就用狼一样的目光打量着地上的洗发水,这让李愔很不爽。

    “拜见六殿下,小的叫佟年,是长安城的商人!”不等李恪说话,这个家伙开始自我介绍。

    李愔回了一礼,对李恪这次来访的意图大概明白了,果然,和李愔胡侃海吹了一会儿,李恪谈到了正题:

    “老六,你这些洗发水现在可是名声在外,求购者不知凡几,你就不打算对皇宫外出售。”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