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单于夜遁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自有他的道理。”

    “什么道理?如此良机,白白错失,屁的道理。”李牧错失两次良机,这事儿令众将大为不满,有人更是爆粗口了。

    “你能看到的事儿,李将军能看不到?”司马尚嘴角咧,冷声道:“我问你,眼下出击的话,我们一定会大败匈奴,却是不能全歼匈奴。一旦匈奴逃走了,我们从后追杀,固然能杀死不少,却也会有不少匈奴逃走,可对?”

    “没错。”

    这是实情,众将重重点头。

    “李将军这是要全歼匈奴。”司马尚总算透露了一点信息。

    “全歼?怎能全歼?”

    “又不是当年那一仗,有可以利用的地形,把匈奴围住。”

    一众将领大为不信。

    “要全歼匈奴不一定非要有利的地形,利用天时同样能全歼匈奴。”司马尚嘴角掠过一抹微笑。

    “天时?”一众将领抬头望天,只见一轮红rì西斜,万里碧空,没有一丝儿云彩。如此晴朗的天气,有什么可以利用的?

    要是要下雨的话,众将还信这话,眼下是晴空万里,谁也不会,个个如同看傻子似的打量着司马尚。

    “rì幕时分自见分晓。”司马尚又多透露了一点儿信息,右手一挥,沉声道:“回去。谁敢再议此事,军法从事。”

    “有这样不讲理的吗?”一众将领大为不满,却是不敢违抗军令,只得回去了。

    司马尚抬头,望了望云车上的李牧,一脸的钦佩,嘀咕道:“李将军这一手非常巧妙,无人能勘破,匈奴必然被全歼。要不是你给我说,我也会犯嘀咕呢。”

    XXXXXXX

    头曼单于骑在骏马上,眉头紧拧着,一脸的疑惑。

    一众大臣却是大声讥嘲,数落李牧的不是,在他们嘴里,李牧是个无能之将。

    “这个李牧,吹得跟昆仑神似的,无所不能,也不过如此嘛。”

    “就是啊。大匈奴的士气已衰,正是秦狗反击的良机,李牧竟然错失了良机,真是愚蠢。”

    “见过乱来的,就没见过如此乱来的。”

    听着一众大臣的讥嘲声,头曼单于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有些烦躁,大声喝道:“闭嘴。”

    “大单于,您这是怎么了?我们数落李牧,出出气,这不会不允吧?”有大臣犹豫道。

    “本单于深恨李牧,然,本单于知晓李牧并非无能之将。相反,他是一员难得的良将。”头曼单于的眼光就不是一众大臣所能比的了,道:“李牧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错失良机,必是有所图。只是,本单于就想不明白,他所图何在?”

    “管他图什么?只要我们留下一支jīng锐的生力军,就算有变故,我们也能应变。”有大臣叫嚷着道。

    “嗯。”头曼单于思来索去,就是想不明白李牧所图为何,只能赞成此言。

    红rì西坠,rì幕时分已至。

    “传令收兵。”头曼单于心头一松,暗自转念头,道:“今rì本单于被李牧咬住了,不能撤退。今儿晚上三更时分,大匈奴的勇士拔营而起,连夜撤退。李牧啊李牧,本单于一定要把你拖累拖疲,再来收拾你。”

    今天,秦军来得太过突然,令匈奴没有撤退的机会。只要到了晚上,利用夜sè的掩护,匈奴就能安然撤走。

    头曼单于的想法非常好,然而,就在这时,惊变骤生。

    “呼呼!”狂风骤起,吹起漫天的沙尘,遮天蔽rì。

    头曼单于一望之下,只见漫天的沙尘从对面吹来,整个天空为之一黯,没有丝毫阳光。

    “刮风了,我们回到帐幕里去吃肉喝酒,不必理会。”有大臣吆喝道。

    “不好!”头曼单于的脸sè大变,苍白如纸,没有一丝儿血sè。

    “噗!”头曼单于一口老血喷出来,右手指着云车上的李牧,扯起嗓子大吼一声,道:“李牧啊李牧,你好恶毒的心肠!你要全歼大匈奴的勇士呀!”

    到了眼下时节,头曼单于终于明白李牧所图为何了,只是太晚了。

    云车上的李牧手中令旗重重挥下,大声下令,道:“骑兵,从左右两翼包抄匈奴,切断匈奴退路!全军出击!”

    命令一传下,秦军动了,如同一片黑sè的海cháo一般,对着匈奴涌去。

    李牧为何选取在东南方列阵?那是背风列阵。

    李牧在北方十几二十年,为了击破匈奴,殚jīng竭虑,早就在研究匈奴的天时地利,知晓单于王庭的情形,方才如此做。

    历史上,卫青大破匈奴就是背风列阵的。先是利用武刚车结成车阵,阻挡匈奴的进攻,拖累拖疲匈奴。直到rì幕时分,大风起,飞沙走石,两军不相见,卫青果断的下令汉军出击,最终大破匈奴。

    那一战,打得“单于夜遁逃”。(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