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蔺相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反正今天是在劫难逃,秦异人哪会错过这等占便宜出气的机会,自然是要再损损赵王。

    赵孝成王虽然没有听过“神级”这种说法,却是明白意思,连脖根儿都红了,一颗头颅都快钻到裤裆了。

    “见过君上!”

    就在这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宽袍大袖,大步而来,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自有一股威势,冲赵孝成王见礼。

    “哦!”赵孝成王这才惊醒过来,把眼前老者一打量,满面羞愧,目光游离,从老者身上移开,蚊蚋似的道:“蔺相如,你有事?”

    “蔺相如?”秦异人牙齿一合,舌头生疼,竟然把舌头咬了。

    蔺相如大名鼎鼎,大名垂于后世,“将相和”、“完璧归赵”、“负荆请罪”这些典故为后人称颂,收进了历史教科书,可以说秦异人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

    秦异人眼睛瞪圆,细细打量蔺相如,只见蔺相如双鬓斑白,却是神采奕奕,腰背笔直,如同标枪。更难得的是,一身正气,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之感。

    “好!采!”秦异人在心里大声喝采,暗赞一句:“怪不得能屈秦王,完璧归赵!”

    赵孝成王之所以羞愧无已,是因为他见到蔺相如就象见到廉颇。

    眼下,赵孝成王最不想见的人是谁?

    必然是廉颇无疑!

    蔺相如和廉颇是“刎颈之交”,他两人的交情之好不用说的,见到蔺相如,赵孝成王就想到了廉颇,仿佛廉颇在他面前指着他大声质问“你当日为何罢我兵权,酿此惨祸?”

    长平惨败之后,赵孝成王虽然没有说,他心里肯定想过了,要是不罢廉颇兵权,会有长平惨祸吗?

    肯定不会有!

    即使赵国打不过秦国,也不会输得如眼下这般惨,好歹也会带出三二十万大军回来。

    “君上,长平惨败,大赵精锐损失殆尽,此时应当早做准备,应对虎狼秦国的进攻。”蔺相如能说会道之人,当然不会如李牧那般质问,而是采取迂回之策。

    “嗯!”长平大战后,白起在野王休整,磨刀霍霍,准备进攻邯郸,灭掉赵国。这事,正是赵孝成王最为担忧之事,虽然心中愤怒,却是不得不认可。

    “君上,当此之时,当以收拾人心为务,万不可自乱阵脚。”蔺相如的说话技巧非常高明,句句打在要害上。

    赵孝成王重重点头。

    “赵母不过是一妇人,有她不多,无她不少,杀她反而累了君上名声;留着她,宽恕其罪过,君上可得美名,国人归心,方可与虎狼秦人一战!”蔺相如的话很透彻。

    若赵孝成王真杀了赵母的话,那么,一定会成为笑柄,会被天下人笑话。更要命的是,会失去人心,因为他亲口承诺不追究责任,若是杀了,正如秦异人指责的那般,是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了。

    对于言而无信的王,谁会爱戴?

    经过秦异人的嬉笑怒骂,赵孝成王已经底气尽失,再有蔺相如透彻的剖析,赵孝成王不得不依蔺相如之请,道:“既如此,就饶过他们。李牧,你也滚!有多远滚多远,寡人不想再见到你!”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