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仗义执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十九章仗义执言

    “诺!”

    红衣剑士领命,快步过来,把李牧围在中间。

    李牧是一位好手,红衣剑士虽不如他,问题是李牧能反抗王命吗?李牧是个忠臣,他可以与赵孝成王讲道理,却不可能反抗王命。

    “这……”说到打仗,李牧之才鲜有人能及,可是,说到处理这种事情,就非李牧所长了,李牧手足无措。

    红衣剑士不由分说,把李牧腰间的剑解了下来,这是解除李牧武装之意。

    对于军人来说,武器是第二生命,极为珍视,佩剑被解除,李牧脸色暗淡。

    “君上,不可呀,万万使不得。”还是赵母忙上前为李牧求情。

    她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此时此刻,却是为李牧求情,实在是难能可贵。

    “这都是老身的不是,是老身的错,与李将军无干。”赵母为李牧开脱,极为急切,言辞恳切。

    然而,赵孝成王不听则罢,一听这话,怒火更大了,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这老虔婆,都是你没生个好儿子,生了头蠢猪,把她拉出去,一并砍了。”

    “诺!”红衣剑士领命,架着赵母就走。

    “还有他们!”赵孝成王兀自不罢休,朝跪在地上数百赵括家人一指,准备斩草除根。

    红衣剑士领命,又把赵括家人押走了。

    赵国群臣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紧抿着嘴唇,生怕发出一点声响,惹祸上身。

    李牧虎目圆瞪,怒视群臣,喝斥道:“你们,你们,上将军在时,你们车前马后的忙来忙去,信誓旦旦,要与赵氏同生共死。如今,上将军尸骨未寒,你们就忘到脑后了,你们的良心呢?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他说的全是实情,群臣听在耳里,羞愧在心头,却是不声不响,屁都不放一个。

    “快斩了他吧,好一张毒舌!”更有大臣盼着早点杀死李牧,他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丞相,你说句话呀。”李牧对群臣失望,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平原君身上。

    “她罪有应得,死有余辜!”然而,平原君说出来的话,足以把李牧气死。

    “丞相,你不能这样。上将军为将,伯母一力阻止,是你,正是你极力举荐,这怎能怨伯母呢?”李牧急了,吼得山响,声若洪钟大吕,雷霆之威展露无疑。

    平原君脸一红,手一挥,大喝一声,道:“快,推出去,斩了!”

    正因为赵括为将,是平原君极力举荐的,他为了活命,只能让赵括家人死,不然的话,死的就是他了。

    死道友,莫死贫道嘛。

    “君上,臣愿以军功乞伯母一命。臣愿为君上击破匈奴,平定三胡!”李牧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只得乞求了。

    在当时,赵国北方的三胡和匈奴是最大的威胁,赵国一直与这些胡夷作战,苦不堪言,若李牧真能击破三胡和匈奴,这是天大的喜事,足以救下赵母一命。

    然而,只听赵孝成王不屑的道:“李牧,你以为你还能做将军?你净做白日梦!斩了,全斩了!”猛力挥手,就象在赶苍蝇。

    “想我李牧,不能战死在沙场上,却是屈死于朝堂上,悲乎!”李牧仰天一叹,虎目中落下泪来,悲愤异常。

    李牧不怕死,不过,如此死法,太过窝囊了,他的最好归宿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