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打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人他们不能出门,赵平他们就无惧,不由得神气活现了,冲门里大吼:“虎狼秦人,有种的出来决一死战!”

    “赵狗,有种的进来!”孟昭他们大声回敬。

    两方人马就这般,隔着一道门,一个叫你进来,一个叫你出来,谁也不让谁,跟拉歌拟的,越叫越是起劲。

    折腾了一阵,毫无进展,秦异人只得放弃。

    “赵狗,算你走狗运。”秦异人冲门外吼一嗓子,准备回去睡觉。折腾了这半天,又饿了,快没力气了,只能睡觉了。

    “你瞧什么?”秦异人发现孟昭正对着一间屋子乱瞧乱瞄。

    “公子,这是赵平这厮的住处,我在瞧有没有吃食呢。”孟昭也感到饿了。

    “砸开!”秦异人眼里精光暴射,好象绿头苍蝇见到臭鸡蛋般兴奋,尖叫一声。

    “公子,这不好吧?”马盖犹豫不决。

    “有何不好?有何不好?”秦异人冷冷道:“赵狗抢过我们多少财货?我们就打劫他,他又能怎样?给我砸,砸开,能抢的全抢了,一样不留。”

    三载软禁生活,秦异人的财货落入赵平他们之手的不知几多,孟昭他们不再犹豫,抱起石块对着门就砸了下去,一声巨响中,门板倒飞。

    秦异人动作麻利之极,好象兔子般蹿了进去,眼睛瞪得滚圆,一瞧之下,竟然有不少熟悉的物事儿,这些都是他的呀。

    “这锦袍是我的!我锦被锦褥也是我的!还有这软底锦靴也是我的……”秦异人一阵惊讶,紧接着就是欢喜无已:“全搬回去!搬回去!”

    眼下已入冬了,秦异人他们身着单衣不说,还没有被褥盖,这些都是急需的呀,绝不能错过。

    “可恶的赵狗!”孟昭他们破口大骂,手脚却是一点也不慢,一通搜刮,跟狗舔过似的,连根毛都不剩。

    这间屋子搜刮一空,再去别的屋里一通搜刮,搜到一些衣物被褥,御寒问题总算解决了。

    最让秦异人他们欢喜的是,竟然还有三天的吃食,有酒有肉。这对处于极度饥饿的秦异人他们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对于饥饿了三载的人来说,不要说三天的吃食,哪怕只够一餐也是无上美事;不要说有酒有肉,就算仅能裹腹,那也是天堂般的日子。

    “呵呵!还是公子英明!”

    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笑得一张嘴哪里合得拢,一个劲的夸赞秦异人。

    “那个操蛋的废人,明知道院里有吃食,却不敢下手。”秦异人在心里鄙视了一番前任。

    回到屋里,一众人忙前忙后,忙着煮肉温酒,准备好好大吃一顿。一通忙活后,酒肉终于准备好了,围坐在一起,准备饱餐时,却是谁也不动箸。

    “呜呜!”

    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伏案大哭。

    三年来,他们的恨几多,痛几多,委屈几多,苦几多,难几多……谁也说不清。突然之间,从地狱到天堂,他们激动难已。

    秦异人不住抹眼泪,也是感慨万千。

    经历了这事之后,赵平他们再也不敢在秦异人他们面前使横了,见了面就得绕道走。

    秦异人他们时不时就要调笑一番:晃着右拳,冲赵平他们大吼“赵狗,瞧这里”。赵平他们就耷拉着脑袋,快步而去,屁都不敢放一个。

    就是茉儿如此做,他们也不敢吭一声。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