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秦异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章秦异人

    “虎狼秦人打来了,快逃啊!”

    “虎狼秦人残暴不仁,绝不会放过我们,要逃趁早!”

    “白起是刽子手,是屠夫,他嗜杀成性,喜食人脑,二十余万降卒的脑髓被他吸食一空,其残暴千古未之见矣!”

    赵国都城,邯郸,为恐惧笼罩,乱成一团,谣言满天飞,国人惊恐难安,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纷纷逃国。

    邯郸是赵国的都城,也是山东之地的政治、经济中心,物华天宝,邯郸风华为天下所重。

    若是在寻常时日,行人多如过江之鲫,肩摩肩,踵碰踵,热闹非凡;摊贩叫卖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是邯郸一景;士子出入,论战之声不绝,更为天下传颂……

    而如今,国人逃国成风,十去七八,邯郸十室九空,行人稀少,摊贩叫卖之声皆无,一派萧条之象。

    邯郸西北,有一条小巷。这条小巷并不深,两侧石墙耸立,阻挡住了光线,使得小巷空幽如同峡谷。

    在小巷的尽头,有一座小小院落,几间低矮的小屋。地面铺满枯叶,散发着腐败气息。枯叶上点缀着稀疏,而又隐隐的足迹,一瞧便知少有人行。

    “呜呜!”

    院落里传出一阵悲痛的哭泣声,如咽如泣。在这空幽寂静的小院里,这哭泣声如同午夜枭啼,让人生出毛骨悚然之感。

    在正中的小屋里有五个人,四男一女,哭声正是他们所发。

    这五人骨瘦如柴,眼眶深陷,只见骨头不见肉,要不是他们正在哭泣,证明他们是人的话,一定会把他们当作骷髅。

    撂满补丁、浆洗得发白的袍子套在身上,空空荡荡的,就象套在竹杆上似的。

    “公子,你醒醒!”

    “公子,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我们还要回秦国呢。”

    “公子,你去得真冤啊!”

    五人围着一个躺在短榻上的年轻人大哭,眼睛通红,极是悲痛,泪珠儿就象断线的珍珠般飞洒,沾湿了衣襟。

    这个年轻人约莫二十来岁,脸色苍白如同白纸,没有一点血色。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年轻人骨瘦如柴,浑身上下没有四两肉。

    他身材甚高,又是如此之瘦,让人把他和竹杆划上等号。

    无论五人如何哭泣,如何呼唤,年轻人没有丝毫动静,明显是死透了,五人的心直往下沉。其中,年岁最大,两鬓斑白的老者抹抹通红的眼睛哽咽道:“公子去了,我们该怎生办?”

    “黑伯,还是你拿主意吧,我们都听你的。”另外四人异口同声的道,目光齐刷刷集中在老者身上。

    “我们得把公子的尸骨运回秦国,交给秦王处置。”黑伯想了想,有了主意。

    “公子客死邯郸,让公子魂归故里,回到秦国,是正理。可是,我们回去怎生向秦王禀报?总不能说公子是……”身材最为高大那个中年男子沉吟着说了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唯余一脸的愤怒。

    “公子堂堂王孙,就这样去了,若是让人知道了,还不成为笑柄?我们不能让公子成为笑柄!”剩下的三人异口同声的道,声音虽然中气不足,没有什么力气,却是透着一股坚毅。

    “这都怨赵国,都是那个沽名钓誉的平原君干的好事!”黑伯愤愤不平,道:“我们回到秦国,把公子在邯郸的遭遇向秦王禀报,要秦王为公子复仇。”

    “公子之仇一定要报!非报不可!”四人齐声附和:“公子堂堂王孙,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绝不能饶过平原君!”

    “秦王能为丞相范睢复仇,定能为公子复仇!”黑伯右手紧握成拳,手背发青,沉声道:“此仇不共戴天!”

    五人越说越气愤,脸孔扭曲,很是狰狞。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这是哪儿?”

    声音来得太过突兀,五人被吓了一大跳,定睛望去,只见榻上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珠正在咕噜噜乱转,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儿,四处打量。

    “公子,你醒了?”五人一脸的震惊,然后就是欢呼起来:“公子醒了!”

    五人骨瘦如柴,这一欢欣鼓舞,如同骷髅在跳舞,很是吓人。

    “你们……”这个年人犹如装了弹簧一般,从榻上一蹦而起,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盯着眼前五人,一脸的惊讶:“这是谁有如此本事,竟然做出如此真实的骷髅,比真的还真呢。”

    “哎!公子,莫非你饿昏头了?”那个女人幽幽一叹。

    声音清脆,却是无力,再配上她那副骷髅模样儿,活脱一个女鬼在幽幽叹息,让人毛骨悚然,背上生凉。

    “还会说话,如此人性化,高智能的!”这个年轻人脸上全是欣喜之色。

    “公子昏头了,尽乱说。”黑伯脸一沉,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

    智能?那是啥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