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挣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云峥回来的时候,云二将火塘烧的很旺,只是嘴上有一个好大的黑圈圈,这是吹火筒拿倒了的结果,和云三一起站在门前欢迎云大回家。

    “又顽皮了!”云大掏出手帕将云二嘴上的黑圈圈擦干净,然后就提着一个包袱进了门,看到堆在那里的棉被皱皱眉头,又走了出来,把被子摊开晾在外面的竹竿上,接了一盆开水放在被子下面,外面太冷了,那些虱子全部聚集到热气缭绕的地方,随着水温逐渐降低,它们开始搬家了,当然最好的地方就是温暖的地方,所以,片刻功夫,水盆上面就漂浮了很多的虱子。

    云大将水盆里的水倒掉,这才进了屋子,洗了手从包袱里拿出两块点心递给了云二,让他先垫垫肚子,自己就拿起柴刀准备上山去砍柴,家里的柴火实在是不多了。

    今天的运气好极了,找到了一颗枯死的蜡树,这是最好的柴火容易烧还不起烟,树有点大,砍倒它很是费了一番手脚,等他将整棵树都分解成大小差不多一致的木块的时候,天色已经泛黑了。

    匆匆的背着柴火准备下山,天黑了以后山上一点都不安全,遇到野猪还不要紧,要是遇到豹子就麻烦了,这东西最喜欢的觅食时间就是黄昏。

    低着头匆匆的赶路,猛然间身子一僵,云峥迅速的扑倒在地上,一阵风从他的头顶掠过,不等他反应过来,风声又起,云峥抓着一捆柴挡在自己前面,感觉到自己被狠狠地撞了一下,连人带柴一起向山坡滚了下去,在不断地翻滚中,云烨看到一头淡黄色豹子正顺着山坡窜了下来。

    柔软的青草帮他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好在腰里的柴刀还在,滚到了坡底下,头昏眼花的站起来,胸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了,这些天所受的委屈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

    “畜生!老子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你这个畜生还要落井下石!”他根本就感觉不到害怕,上辈子连狗都不敢打的人,现在咆哮着向那头扑过来的豹子冲了过去。

    和野兽争锋最重要的就是气势,那头豹子拐了一个弯,没敢和云峥撞在一起,云峥手里的柴刀重重的剁在豹子的脑袋上,那只豹子“嗷呜”一声就钻进草丛里不见了。

    云峥等了良久,依然没有发现豹子再窜出来,不由得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软软的跪在地上,全身的力道似乎都被抽干净了。

    眼泪流了一会,看着漫天的蝙蝠开始扑捉昆虫的时候,他倏然一惊,抹了一把眼泪站了起来,将柴火拖上山坡,找到自己的扁担艰难的挑起柴火,往家走,自己刚才太大意了,应该在第一时间离开才好。

    马上就要进寨子了,他在小河里洗了一把脸,整理一下衣衫,寨子里家家户户都在吃饭,每座竹楼里都传出米饭的香味,不知道是谁家,今天居然在煮腊肉,香气传的老远……

    衣服上破了两个很大的口子,最大的可能姓是被豹子抓的,云峥将柴火换了一个肩,笑着和坐在竹楼口吃饭的村民打着招呼。一路进了寨子。

    云二抱着云三焦急的在等他,看看云二满是泥巴的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