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章 陈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好的。怎么会教出这么个只识俗物的女儿。到底是穷怕了吧。”

    刘小花等她一走,立刻从首饰盒里挑出几样了塞到身上。

    七皇子睁开眼睛翻身撑着下巴问:“你干嘛?”

    刘小花眼珠儿一转,说:“打听消息不要钱吗?”

    “你要去打听什么消息?”七皇子大手一挥“打听消息有什么好着急的,你先给我讲讲这儿的事嘛。”

    “既然你都不急,那我也没什么好急的。”刘小花果然就不打算去了“反正要被害死的又不是我。”

    七皇子立刻挤出一脸笑:“其实我也不是非要现在知道的这里的情况,反正都呆了这么久了,早一时晚一时也没差。还是打听消息要紧些。你去你去。加油!小心着点啊。”

    刘小花却不去了,坐下说:“想来想去不对啊。没道理打听你的事,却要我出钱的。不如你瞧瞧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给我吧。”

    “你怎么这么小气?说好要肝胆相照的呢?”七皇子不情不愿,东摸摸西找找,没有一样舍得。最后从腰上扯了块玉佩,摸了又摸瞧了又瞧,对玉深情款款说“心肝啊,小爷我实在是情非得已。”才依依不舍地递给刘小花“你可省着点。”

    刘小花好笑“统共就给我一块玉佩,我可怎么省?”

    他眼珠儿一转,说:“那你记着是赏了谁,到时候我再借故要回来。”再三嘱咐“你可记清楚是哪个。这玉可值钱得很。”

    刘小花把玉塞坏里,转身出了门,看也不看越婆子留下来的那个仆人,而是对小丫头说“殿下叫我给他拿糖。你晓得在哪儿?”

    小丫头连忙点头“在小厨房那边。”

    “带路。”

    小丫头颠颠地提着裙子就跑。刘小花走了几步,发现林府的仆人一步不离地跟在自已身后,皱眉道:“我拿了个糖你也要跟着?这里没有人守着,一会儿七皇子殿下再疯了出了什么事故,你就等着受赏吧!”

    说着转身就走。

    那仆人跟着她跑了几步,又怕七皇子真的出什么事自已人头不保,犹豫不决,想到刘小花手上似乎什么也没带转身进屋里去了。

    走出了院子刘小花见仆人果然没有跟来,才一脸气恼的样子对小丫头说:“对了,七皇子还叫我帮他买糖人儿。”

    “啊?”小丫头停下步子愣头愣脑问:“殿下怎么晓得有糖人这个东西的?徐管事都说了,不好

    叫殿下知道外面有什么,怕殿下贪玩儿贪吃,成天想住外跑。我们都不在殿下面前说外面的事儿。”

    刘小花意外,转念说道:“那就难怪,他一直缠着我讲外面的事呢。这可怎么好,他已经知道了,我总不能说没有吧。一会儿他再疯起来。”

    小丫头为难抓抓头“一会儿管事还得骂我。”有些哀怨地看了刘小花一眼。

    刘小花很不好意思:“不然这样吧。你带我从偏僻的小门出去,我偷偷去买回来。不让别人知道。你也不会挨骂了。”

    小丫头犹豫一会儿说:“那也行。我们从西边出去吧,那里有个小角门,都是下人进出。”

    莫约过了半刻钟,刘小花终于一脚从七皇子府里迈出去。

    她深深了吸了口气,觉着外面的空气都要比里面新鲜些。

    小丫头在她身后叮嘱“正街就有糖人买。我在这儿替你把着门。你可赶紧回来。一会儿殿下等急了。”

    “恩。”刘小花走在僻静的雪巷子里,对她挥挥手。大步走出了巷子,飞快地挤到人流里调头就往行馆的方向跑。林家的人不知道陈氏是得了她的信才来田城的,当时说好了陈氏若是来了先在行馆里做事,她得了空,自然就去行馆找陈氏。

    刘小花跑到行馆的时候,行馆正是热闹的时候,货郎们把担子放在一边,喝着小酒谈笑风声。掌柜的站在柜台子后面双手拢在袖子里笑嘻嘻地跟人聊着天。

    刘小花看了一圈,没见到陈氏的身影,掌柜的到是先瞧见她,冲她招手。

    “我阿娘没来吗?”刘小花挤过去问。

    “来了可走了呀。”掌柜的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说“要找人代写书信可真难。”

    刘小花愕然“走了?”立刻问:“是不是被人接走了?”

    “不是啊。在这儿做了几天事,突然有一天说要走。就走了。”

    “没有留什么话吗?”

    掌柜的抓抓脑袋“似乎是有留话的。你等等。”伸着脖子冲行馆角落里的一个醉汉叫“大脖子,大脖子过来。问你话。”

    大脖子喝得满脸通红的,歪歪扭扭走过来问“什么?”

    掌柜的问“这个是陈大娘的女儿。问她走了有没有留话的。我仿佛听你说是留了?”

    大脖子醉眼朦胧看向刘小花打了个酒呃,说话却还是很清楚,并不太糊涂:“噢。你阿娘说,她给你算了命,说有命里有劫,见不得富贵,见不得姓林的。叫你要听话,要保重自已。”

    “没有别的?”林小花追问“没有说她去哪儿了?”

    大脖子理所当然道:“当然是自已回家去了嘛。不然她一个妇道人家去哪里?”转头又往酒桌那边去了。

    掌柜的见小丫头一脸茫然,关切地问她:“怎么的?你阿娘走得急匆匆。前一天她坐在店里听人闲聊,不知道的就哭起来了,眼睛红红的,像是有什么事。我问她,她也不说。第二天她请了假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就说要走。我说让她见了你再走,她都不肯。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故?”

    刘小花心沉沉的说:“可能是因为我阿弟过世的事,她心里难受。”

    “啧!”掌柜的瞪大眼睛“我就说。人家好好的聊着族学里死了个年轻小子,你阿娘哭什么呢?原来是想到自已儿子所以感伤。”

    刘小花从行馆出来,望着如梭的人流呆呆站了一会儿。鼻子突然有些发酸。虽然并不是自已的亲妈只是‘刘小花’的阿娘,可是陡然之间知道她抛下自已走了,心中却还是难免感到难受。

    阿娘去了哪里呢?

    如果有不可回林家的理由,那会不会是回陈家去了?

    “重月宫,在忘川之上。”刘小花调头冲回行馆里。

    掌柜的见她去而复反,好奇地看她。

    她急匆匆地问“您晓不晓得忘川在哪里?要住哪边走?”

    掌柜的愕然“那可不是我们普通人去得了的地方。路远就算了,有些地方神魔鬼怪妖不吃你,也能吓死你了,这边的人要去忘川,得要叫忘川的人过来接,他们不接,外人根本过不去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吗?”刘小花呆呆站了一会儿,阿娘有办法回去吗?可为什么不带上自已呢?她为刘二难过,难道却不为自已担心吗?怎么能把自已一个人丢在这里呢?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已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鼻头酸涩,令得她开不了口。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又问:“那你晓不晓得滨洲怎么走?”

    掌柜的笑:“你从南门出去,一路向前路经平德,穿过桓山西脉,再北上,经过幸都之后就到了。”

    刘小花谢过他,找了家最大的当铺,把最小的那只指环当了。换一颗金豆子,二颗银角子,二串大钱。然后无视当铺旁边的香纸铺,去城东找了一间。

    看铺的老头问清楚她是要做什么的之后,提了个小包裹出来给她“你要是啥都没有,买这个是最划算的。”

    刘小花打开看,里面有三柱香,还有一小壶酒,一叠黄纸,还有一个奇怪的三角符包。

    看来上明志之路的人多。连店家都有了经验。

    刘小花准备好了这些东西,却向北门去。

    出了城找了个落单的乞丐,出五个大钱买了他身上的衣裳。

    那乞丐以为自已时来运转发大财了,没有不肯的。生怕脱慢了她不要。拿了钱就跑。

    她找个避静的地方,把这破破烂烂衣裳穿在面上,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头发解开挽了个男人的发髻,抓得乱蓬蓬的。仔细检查没有露馅,确定怎么动里面的衣裳都不会露出来之后,才重新从北门进去。向南门走。

    排队出城的时候,她心情又忐忑起来。害怕林家的人已经发现她不见了。要是他们把守了城门,一个一个查,那就跑也跑不掉了。

    可似乎老天爷终于开始眷顾她,守门的人多一眼都没有看她。

    出了城她还在琢磨着这祭奠之礼要怎么行,就看到有几个人在别离亭点香。她拢着袖子跑过去看。原来也是要打算拜入宗门的人。

    看完了,她也学他们的样子,先敬天地,再烧香纸给路神。

    那些人瞧着一个乞丐也学得有板有眼,不免讥讽。仿佛她是存心让他们难堪似的。没有一句好话。

    她也不争辩。把三柱香点上,礼一礼,插在地上。

    礼成便越过这些出言不逊的人向大路去。

    最后。

    她回望了一眼田城。

    不久之前,她什么都不晓得,以为自已有阿娘有阿弟有阿爹只是个普通人。可现在,阿爹遇难,阿弟死了,阿娘不知所踪。而她也知道了,这些人是不是她的家人还两说。

    在这世上,没有人关心她的疾苦,没有人在意她的安危,没有人爱她,她也不爱任何人。

    她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人——这个想法,令得她的心异常酸涩。

    仿佛这天大地上,可是她却与这个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似的。

    她努力地想找出一些能令自已振奋起来的理由。

    或者自已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她还有仙人一样的师父在等着她呢。

    刘小花回头,一步一步地在雪泥路上向前走。远处白雪皑皑,像是没有尽头。但她却觉得,自已并不怎么害怕也并不再伤感了。

    她还有师父呢。师父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

    七皇子府里。

    七皇子盘腿坐在锦缎面的褥子上,把玩盒子那里些金光耀眼的首饰,抖着脚,抓抓脖子,一脸坏笑对垂眸敛首的下人招招手“你过来。本殿下跟你唠唠。”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