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做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刘小花从东院出来就去了库房。

    库房的人看她来了,都殷勤得很。“今日里前面掌柜又收了一批新药材。大先生还不得空来瞧呢,花姐儿先来掌掌眼。”又小心翼翼问“大先生什么时候过来?”他们还急着去吃饭呢。去迟了没得吃,可要现在去了,大先生来见库房关着难免会生气的。

    刘小花便说“你们去吃饭。我在这里照看着。”

    她做事从来有交待,库房的人没有不放心的。

    “若是看到三枝,便告诉她不用等我吃。”这一段时间她跟三枝虽然在不同的地方做事,可一直是结伴吃饭。借着吃饭的机会,她一点点的教三枝熟悉药材药性,顺便也能聊聊天,交流一下各自遇到的事情。让药铺子里的人知道两个人关系不浅,三枝的日子也好过一些,这样也算是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了。

    库房子的人知道她跟三枝的关系,点头称是,道了谢就结伴走了。

    刘小花拿了帕子蒙住口鼻,把那些成包的药材打开,随着她的动作,灰尘四溢。

    她眯着眼睛,一样样把药材往库房里搬。

    边搬,边把这些药材和手札上的东西一样样对上号。

    虽然手札上的东西她记得清楚,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正形,用字描写的和亲眼见到的有时候差不只一星半点。

    比如什么叫胭脂红?什么叫长不过半臂?非得见到了东西,才晓得在写手札的人心里所谓的胭脂红是什么颜色,半臂又到底有多长。所以她有事没事都爱在库房里,把记忆里的东西,跟实物对比对比。

    搬到一半,刘小花看到一只半长的东山参却停下了。那参上面还盘着一棵绿油油的幼藤。

    东山参她是知道的。手札上也有记载,可是这棵幼藤她却是没有见过,更没有在记忆中找到相近的东西,所以奇怪得很。

    她拿着那棵参细细地打量这颗小藤。不由得有点好奇。是什么东西连她家的祖宗都不知道的?

    细细查看之下才发现,小藤虽然绿油油看上去很有生气,可却枯得皮都皱了。似乎快要死了的样子。

    她一时心动,便转身去找了个巴掌大的碗过来,装了泥土。然后小心翼翼地揪住了小藤一点一点从东山参上扯下来。

    却不防,手被小碗的破损处划了一条口子,就在这个时候,那颗原本死气沉沉的枯藤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而之势,飞快地向她手上的口子扎了过去。

    她立刻伸手抓向藤身,可是那只藤的动作非快常,被她抓住的时候,原本是藤尖的那一端已经扎进了伤口,而本来扎在东山参上的根部却放开了参向手蜷过去。

    刘小花吓出了一身冷汗,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藤留在皮肤外的未端。生怕一松手,就整个钻到肉里去。

    但她又不敢用力拔,怕如果扯断了藤身的话,已经扎进肉里那一段更加自如地钻到深处去。

    暂时控制住了形势之后,她连忙四处张望,想要找个人帮忙,把这棵藤弄出来。可是库房的人都被她打发去吃饭了。

    她立刻站起来,打算去东院,可是走到库房门口,她又停下了步子。

    这种藤,连她祖上写下手札的那个人都不知道。更别提大先生了。如果只是无害的到还好,可如果是什么不好的东西……这些人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会不会连同她穿上寄主一起除掉?

    想到自已有可能会受到牵连,刘小花立刻又走回了药材堆前,将手伸在太阳光下,仔细地观察那颗幼藤,想看看有没有把它弄出来的办法。

    一看之下,却发现,原本还流着血的伤口已经不见了。幼藤像是扎根在了她手上,边缘与皮肤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可幼藤并不像她先前所认为的那样是植物,因为它的外皮正在慢慢变得光滑,藤身也渐渐地圆润饱满了起来。于其说是植物,到不如说它更像蛇。只不过摸上去没有冰冷的感觉,而是人体的温度。

    刘小花犹豫了一会儿,试着轻轻把它向外拔,可只要她一用力,这截藤子就更用力地向里钻。

    她连忙停下来。

    对方也就不再挣扎。

    这时候,留在外面的只剩半个小指头那么长了。刘小花想感觉一下钻进身体中的那一段,看它是到了哪里。可是她身体并没有任何导常的感觉。

    也不排除,是因为这种奇怪的东西有麻痹人体感觉的功能。

    而同时,刘小花感觉到自已似乎并没有过份的害怕,反而渐渐有一种‘无所谓’‘不是什么大事’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震惊。

    被奇怪的东西钻到了身体里面,自已还拿它没有什么办法,只要是个正常人,害怕早就吓得尖叫起来,可她呢,除了一开始吓了一跳,之后却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遇到这种事自已怎么可能这样平静呢?要是更过激的人,甚至可能会立刻把整只手臂都砍下来。

    想来想去,她的平静只有一个可能。这种东西只要扎进了人的身体之中,就会改变人的想法给人虚假的安全感,来避免人类伤感它,保护它自已。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肯定不可能是植物。

    那么,是某种幼虫?

    手札上也有记载一些看上去像植物的动物。其实不止是这个世界,在原行的世界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冬虫夏草。

    刘小花想得太入神,有人在叫她,她也完全没有意识到。

    直到那个人提高了声音“那小娘子!!”

    刘小花立刻将手缩回袖子里,转身看去。原来是个男人。她立刻仿若无事问“什么事?”

    “我们是七皇子府的,来找大先生。”

    刘小花这才发现,那个人有些眼熟。他不就是那天她跟着四娘去东院的时候,那个老大声音在花厅里喊“七皇子突然认得人了”的人吗。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戴着帷帽掩住了面容。瘦高的身材。衣裳上还绣了花样。

    一般人家是不会在衣裳上面绣花样的。因为这个世界的衣裳都不怎么经穿。绣花样又太费神了。家境不好的受不起这样的折腾。顶多在袖口或者在裙角绣个什么。

    刘小花只在姬六、刘紫令或者族中掌权的那些人身上才看到花样。

    那人站在库房外面,用脚踢开地上那些药材,一只手掩住口鼻,十分嫌弃的样子。并不肯走近,远远地站在门边。可能是嫌弃这里太脏。

    刘小花低头看看,自已身上也沾了泥灰,取下了口罩问“大先生可知晓你们要来?”

    “是知道的。”前面的男人说“我以为大先生在库房这边。怎么却不在?”

    戴着帷帽的人原本要走出去的脚步,在看到刘小花拿下系在脸上的帕子之后又停了下来,甚至还打量了她一下。

    虽然那双眼睛掩藏在帷帽后面,但是刘小花却敏锐地感觉到自已的判断没有错,那个人确实是在看她。

    “大先生现在书房那边。”刘小花拍拍身上的灰“我带你们去吧?”

    可那个男人一听转身走了,还示意问话的人跟上,理也没有理她。

    刘小花等他们一走,连忙去看手心。那个东西滑不溜手,她刚才缩回袖子里时根本没能抓住,现在只剩一个尾巴尖在外面,不认真看,到像是手心里长了个绿色的痦子似的。

    她心中顿时凉了一截。

    库房的人吃完饭回来,跟她打招呼她也魂不守舍的。旁敲侧击一下,这些见惯了药材的老工们中都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寄生在人身上的东西。于是她也没了心思,立刻就向工房那边跑去,她要马上去找三枝。

    跑了一半,与正从东院出来的三枝撞了个满怀。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到是三枝一见她,先喜笑颜开。说“你可有福气了!!你猜刚才大先生叫我去问什么?他问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又问了你的一些事情。还问你阿娘现在何处。我当时还害怕得很呢,都紧着好话说。出来了便向四娘打听,万万没想到,大先生竟然是要给他孙子说亲!要叫你给厉天行做妾呢。”

    四娘跟在她身后,笑道“可不是吗!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刘小花愣住不可置信道“我给他做妾?!”

    四娘暗忖着,以刘小花的出生,能给个像厉天行这样家境的做妾,已经是烧高香积八辈子德的运势,若厉天行不是这样扶不上墙,大先生又怎么会看得上她呢。到底是她自已心高。毕竟是年纪轻,还不知道外面的行情呢。又有一点本事,难免自视甚高。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四娘笑着正要说话。厉天行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把推开三枝对着刘小花冷笑“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也不知道是给我阿爷灌了什么*汤,想给我做妾?做你的春秋大梦!我是不会同意的!你这个毒妇,祸害我一时就够了,还想祸害我一世!!”

    三枝连忙说“这结亲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将来是要在一起过日子的,你怎么能这么说她呢。”想要劝和。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