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地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等换好了衣服,刘小花发现,自已衣服上写着‘捡’字。

    她看别人的。有些人与她一样,有些人跟她的不同。三枝后面写着“烘”。

    四娘把穿着衣服的人,按衣服上的字分队。然后再叫了几个管事模样的人过来,把这些人分别带走。

    刘小花跟三枝分开了。

    刘小花这一队有四个人。她们被带到一个推满了药材的库房里。那里面已经有十几个人在做事了,这些人胡乱分布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把那些药材按大小于颜色分类,放在不同的篓子里。

    管这些人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叫舀娘的。

    她脸沉着,显得非常不好打交道。用尖锐的声音让这几个新来的,随便找个地方蹲下做事。

    刘小花想起来还没能回去给阿泰送信,连忙对舀娘说:“我跟四娘说好要回去报个信再来的。”

    舀娘看也不看她一眼,翘腿坐在门边的椅子上,说“那你走啊。谁不让你走了?”冷笑了一声。

    刘小花犹豫了一下,只好不再提这件事,蹲下学着旁边的人把药材分类。

    她还没拿起第一个果子,跟她一同进来一个女的突然尖叫起来。

    原来这女人伸手去拿最近的那个果子时,长得像白萝卜一样的果子突然蹦起来咬了她一口。她惊呼连忙向后退,想把果子甩开,结果倒在了药材堆里。顿时那一片的果子都乱蹦起来,咬得她全身都挂满了,怎么也不松口。

    新来的人全部呆在原地。

    原先就在这里做事的女工们到是习以为常,不紧不慢地上去,拿着大扫把一样的东西对着她一阵批头盖脸地乱打,很快就把那些果子都打下来。

    可那个女人吓得不清了,虽然被救出来了,身上还是被咬了不少印子,特别是露在外面的手,和脸。她忍不住哭起来。

    其它人也是惊骇不已。她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东西。

    刘小花看着那些小东西,更是骇然。

    舀娘大笑。晃荡着脚说:“问也不问清楚,伸手就去抓,不咬你咬谁?”又骂她“做事没有半点脑子。”

    那个女人哭着说:“能不能给我点药,脸上破了相可怎么办?”

    舀娘冷哼了一声:“破了相那也是你自已弄的。给药?做完这些再说。”便不再理会她了,对其它几个新来的责备“你们做事都警醒着一点。这长生果牙尖嘴利,哪能伸手乱抓的?不懂就不晓得问吗?到时候要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怪我?!”

    刘小花却知道,舀娘这是在给她们下马威。连忙一派虚心问:“那我们可要怎么做才行?还请示下。”

    舀娘果然得意。‘示下’这两个字叫她十分受用。“这长生果虽然喜欢咬人,可只要揪头上的穗子便没事。若是被咬着了,就用盛草去打它。它不喜欢盛草的味道,立刻就会松开了。可别抓着它下死力扯,能活活扯下你一块肉来。另外,长生果有白色、粉色、黑色之分。药性又各不相同。白色可入药救人,粉色差一点,但也堪用。可黑色却是有毒的不能用。如果你们分错了一个,可是要出人命的。到时候,也别怪没人提醒你们。”

    刘小花一派恭敬听完了,谢过舀娘的教导。

    舀娘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对这些人说“以后你们就归我管。什么事不懂的,尽管问我。”

    刘小花笑说:“四娘说,便是要与外面的亲人通信,也要先告诉您的。你准了才行。”

    舀娘不可一世地说:“那是必定的。别说这个,就是你们有做得不好的,我都可以赶你们走不必跟谁说的。”

    新来的这些一听,更加老实了,连忙蹲回去埋头做事。

    舀娘只坐了一会儿,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可能是站在外面院子里在跟人闲聊?时不时能听到她的声音传来。

    她走了,屋子里的气氛便松快了下来。有好几个人立刻就丢下东西,坐在地上休息起来。

    刘小花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们这几天都在赶着捡药,没有睡够二个时辰。现在抓住一点机会,都要打打瞌睡。

    新来的四个人中,一个还在哭着。另外两个却是一脸猜疑,跑到刘小花身边嘀咕“舀娘说把这些捡完才能休息。她们这样,这什么时候才能分得完?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啊?”这是因为刘小花之前提醒了四娘名字的事,她们才比较愿意跟她商量事情。

    刘小花也无可奈何。

    想了想,便将那几个盛草做的把子拿过来,一人分一把,说:“用手一个个揪得慢,我们用这个,把颜色相同的扫成一堆。到时候直接成堆地住筐子里扫就行了。”

    那几个人一听,似乎不错,也省去了被咬的危险。便立刻照她说的忙碌起来。分二个人负责大概地扫出三个颜色堆,刘小花和其它一个人拿了两根盛草杆子做成长筷子,将那些分漏了的长生果捡到对的堆里去。

    等舀娘回来的时候,发现那么多人都就地睡觉,气得破口大骂。可也并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辞退这些人。只是气得拿着盛草做的扫把打了她们几下。

    那些睡觉被抓住的人夸张地叫了几声,连忙爬起来。

    舀娘打完了一转头,发现长生果竟然都已经分得差不多了,不禁愕然。知道是刘小花想出的主意,便对她脸色好了一些。毕竟这些人做事太慢的话,连她也要一直在这里看守,不能休息。问清楚后便把那些熟练工都叫起来,照刘小花说的做。

    为了表示对刘小花的好感,还主动跟她聊天。气愤地对刘小花说“起先还好一些,现在这么多躲懒的人,管也管不过来!要是都像你一样勤快,日子不知道要好过多少。”

    刘小花心中有了计较,连忙做出同情的样子,感叹说:“不管做不做事,都拿一样的钱,那些勤快的心有不甘,自然时间久了也不肯尽力。”又不以为然道:“要人人都尽心,也不是难事。”

    “不难?”舀娘嗤了一声“你要是想出法子来,大先生都要拜谢你呢。如今别人等着拿丹药,我们却交不出来。他已经快急死了。还不都是受这些懒人的拖累!”见刘小花只是笑,将信将疑道:“你有什么法子,不如说给我听。我看能不能行。”

    刘小花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不如以后不再固定每月给少钱。改做计数给钱。一人发一个篓子,每捡十斤便给她多少钱。一个月下来,做事勤快的自然赚得钱多。大家都是来赚钱的,哪一个会不想赚多钱呢?不光是捡药,就是别处做其它的,也都可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