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姬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p;   人流跑到一面玄色的大门外就停了下来,前面挤得严严实实的,谁也过不去。有会术法的弟子,轻易就飞身越过了墙头。

    刘小花大声问一个坐在墙上的人“里面怎么了?什么人受伤了吗?”

    那个人回头看了一眼,虽然并不认得她,却还是大声回答:“看不清,尊上们全挤在一起,挡住了。”

    “是弟子受伤了,还是哪位尊上?”刘小花大声冲他喊。

    可那个人没再回头,一心一意盯着院子里面,也没有再理她。

    刘小花惦起脚,只看到前面黑鸦鸦一片,全堵在门口,到是墙边上人还少一点。她便调头向墙边挤过去。三枝跟在她身后大叫:“怎么啦?到底怎么啦?”

    两个人挤到了墙边,才发现这墙高得很,就算是两个人搭着,也够不到顶,还差一点呢。

    刘小花对三枝使了个眼色,三枝一脸茫然。刘小花却不理她懂了没有,转身一脚就铲在一个独自站在墙边的弟子膝盖弯上。

    那弟子陡然遇袭一下子便跪下了。

    三枝这时候反应过来,跑过去踩在他背上,大声说“多谢你!”。

    那弟子大叫:“干嘛干嘛!”企图站起来,他一动,正住三枝身上爬的刘小花就大声尖叫起来“不要动,不要动,要摔死人啦。要死人啦。”

    那弟子听她叫得好不吓人,怕真的会出人命,也就不动了,趴在地上拼命扭脖子,想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边问:“是不是有人从墙上摔下来了?”

    三枝说“对呀。你别动啊。我正扶着她呢!!你一动人就要摔下来了。摔死了算你的。”

    那弟子连忙不敢乱动,口中嚷着“怎么能算我的呢?你扶好一点。”

    刘小花爬上的墙,向院子中间望去。

    原来这里是个像演武场一样的地方。里面的人并不多,是有人拦在门口不让人进去,外面才会堵成那样。

    现在许多人站在演武台上,围着什么人。

    刘小花瞧着从人缝里露出来的衣角,心跳得像是要发狂似的。她觉得自已是疯了吧,就算死的是刘二,她才不会难过。口中却在大声问“刘二,刘二,是不是刘二?!”

    她这样一叫,台上的人都向她看过来。

    好像还有人对她在说什么。她听得一清二楚的,可却不懂人家的意思。

    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自已得去看看出事的是谁。

    院子里的人见她要向下跳,离得近的弟子惊呼着跑过来接住她。被撞翻了好几个,她爬起来挣脱了这些人向台上跑去。

    有弟子拦住她问“你干什么的?出去!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但台上有个中年人说“让她过来。”

    刘小花推开了拦路的弟子,跑上台子。

    围着的人让开一条路。

    她看到那张脸,一下子便跪在地上。也许是被什么绊了一下。

    刘二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胸膛还在起伏着,可是每起伏一下,便有血从胸膛里冒出来。刘小花连滚带爬跑过去,伸手想帮他堵住那个洞。可是血还是不停地从她指缝里冒出来。

    “你们快救他啊!”刘小花对着那些人大叫“你们站着干什么!”

    有个陌生的老头说“姑娘,他伤了心脉,灵台也碎了。”

    “那就看着他死吗?”刘小花觉得自已从来没有这样冷静过,连她的语气也是冰冷得没有丝毫情感“你们试也不试,就站在这里看着他死!?”

    刘二歪了歪头,顺着声音挣扎着看过来,失去焦点的眼睛慢慢凝到她脸上,似乎认出她来了“阿姐……”

    声音虚弱得要命。气若游丝。

    “阿姐……我是不是要死了……”

    刘小花不知道是为什么,眼泪一下子冒出来,安慰他:“你不会死的。阿娘还等你光宗耀祖呢,以后我嫁了人,你还要帮我撑腰的。”

    “阿姐,不要生……我……我的气……我……我错了……别……别……别恨我……我我都是……吓你的……”刘二喃喃说着,头缓缓地歪向一边。

    “刘二!”刘小花双手按在他胸口,徒劳地想将他叫醒来。

    不知道是什么人过来“这个是他那个家里的人?”

    有人回话说:“他在那个老家还有个老娘。住在鸡脖子山附近。”

    刘小花还没回过神,他们便将她抓住,她非常用力地挣扎。但是对方比她更有力气。“放开我!放开!你们干什么?”

    但是这些人半点也没有停留地就把她往旁边的屋子拖过去。

    刘小花这时候才发现似乎不对劲。拉她的人,穿的跟族学里那些人不同。这两个人铁甲红袍,腰上挂着一色的双鱼佩。外袍上绣着一模一样的飞鱼纹。

    她听到外边三枝在尖叫“阿花?阿花?你们让我过去!你们干什么!你们把她带到哪儿去?放开她!”

    有个厉声说:“她家图谋造反!你这么帮着她,是不是跟她一伙的!要不是一伙的,我劝你不要多事。”

    三枝的声音只是停了一下,又大叫起来“造反!她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造的什么反?你少含血喷人!”

    造反?什么造反?!

    刘小花挣扎不开那几双架着她的手,只能扭头拼命向外看。

    这一扭头,却看到几个人影正从演武场正面的殿中走出来。为首的那个笑语晏晏,一身碧袍衬得他神清气爽。眉眼弯弯,双颊微醉。

    她大叫:“姬六!救我!”

    可那人只是轻飘飘地向这边看了一眼,就继续跟自已身边的人说笑着一行人向外去了。

    刘小花第一次有自已死定了的感觉。

    不只是她死定了,连村里的陈氏也死定了。她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知道这下真的没有能帮得到自已。

    她心里一阵阵地发慌,汹涌澎湃的只有无边的绝望。眼睛死死盯着那翩翩公子的背影。在被拖进屋子的瞬间,拼尽了全身力气大叫:“你不是说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我喜欢你觉得我有用,喜欢你喜欢我!可是现在,我恨你!我恨你!!!”

    刘小花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只是脱口而出。像是中了魔障似的。自已有没有喜欢过这个人?不知道。

    她哪有时间去想喜欢不喜欢!

    要真论起来,更多的是害怕这个男人才对。

    刘小花之所以突然喊出这一段话。可能跟她还没有穿越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过的一段话有关。某位鸡汤导师说,男人不管喜欢不喜欢一个女人,只要那个女人真心爱着他,他就不会对那个女人太坏。

    刘小花不觉得自已这种行为有用。这只是绝境之中的拼死挣扎,哪怕是根芦苇都想死死抓住。

    说出口之后她甚至觉得自已傻透了。

    可这个时候,姬六突然停下了步子。

    他回头,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注视着她。有些茫然,像是在睡梦中惊醒之后发现自已面前有一张人脸,想努力分辨出这是谁。

    然后他一步步向这边走过来。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

    看着他一步步,向全身是血的少女走过去。

    刘小花感觉到了这种异样的沉默,努力想再回头看看。可两个抓住她的人,非常用力地把她按在地上。她一脸撞在地面凸起的石子上,可半点也感觉不到疼。

    这两个人压死了她,抬头愕然看着姬六,朗声对他说“六公子,我们可是替太子陛下办事,您也是知道的。”

    姬六却没理他们。他一步步走到被拖在地上的刘小花面前,俯视着她。“你喜欢我?”他冷笑:“你喜欢我什么?”那目光由最初的茫然,变得异常凶狠。

    这种令人恐惧的表情,从来没有出现在他脸上过。这使得他的脸显得异常扭曲。好像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喜欢他的小姑娘,而是什么杀了他全家全族的仇人。

    刘小花被两个人用力压在地上,谁的手按住了她的头,她脑子里一团乱,声嘶力竭地胡乱大叫:“我不知道!!!你这个人,除了长得好看,实在没什么优点。你这一辈子恐怕也都并没有做过什么能让别人喜欢你的事。你可以不要姐姐,不要自已的孩子。只要自已平安、富贵。你对我一点也不好!!!我恨你叫我对你下跪,恨你恨得要死。我为什么要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说着,她崩溃着大哭起来。这是她永远也圆不回来的一个谎。

    她觉得自已这次死定了。做为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穿越过来再活一次,毕竟也只有十几岁的阅历,能镇定地谋划着活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限,她不知道自已现在除了眼睁睁地去死,还能做什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