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姬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时候,天上突然传来一声清啸。

    三枝抬头惊道:“那是什么?”

    刘小花抬头看去,也完全震惊了。

    从远远的天边,有东西正向这边飞过来。定晴分辨也隐约看到彩光。等近了一点,才能看得清,原来那是一只五彩的奇怪鸟类。鸟身上彩光流转,身子长而细瘦,以它的体型是绝对驼不起一个人的,可它身上就真的坐着一个年青男人,飘飘如仙。

    “那,那是神仙吗?”三枝声音在发抖。

    “神仙?哈哈哈,成了仙怎么还会回到凡世来呢。这是哪位尊上吧?”少年却十分习以为常。

    刘小花一直定定地看着那个方向。

    那个身影越过了天空的太阳,渐渐近了,闪电一般地,从三个人头顶上俯冲而过。带起来大风,吹动刘小花的衣衫和头发。她眯了眯眼睛。仿佛看见鸟上的人回头看了一眼。

    很快,那只鸟的身影就消失在云海之中了。她还定定地望着那个方向。

    那就是上层的修士?

    少年已经继续向回走了“要见你们的是南生的授业师长。可能是听说南生的家里人来了,想见见。”少年笑道。

    三枝留恋地看了一眼天空,拉着刘小花跟上他的步子。嘴里不由得嘀咕“你们这个尊上可真够闲的。连弟子的家人都愿意见。”又问“不知道我们要怎么称呼他呢?”

    少年说:“他大号凌宵子。见了面你们要是规矩一点可以称他一声凌仙上。若是马虎一点,就称一声尊上也没有人挑你的刺。”

    三枝问:“他也是姓刘吗?族中的叔伯?”

    “不是刘家的人,只是族学里的师长。在族学里教授学业的师长很多都是从各个宗派里请过来的,哪一家的人都有。凌仙上是清明宗的剑修。今年才刚到族学里来。”少年兴致勃勃“来之后,一眼就看中了南生。”脸上一副余有荣焉的模样。

    “你是不是跟刘二交好?”三枝好奇,什么样的人能得到刘二的青眼,跟他做上朋友。因为刘小花的缘故,她也一直不太喜欢刘二。

    “不是啊。”少年不可置信“我哪有本事跟南生师弟交好。”很不好意思地说:“我是很敬慕南生师弟。你别看我在你面前一口一个南生的,在他面前我可不敢。”少年缩缩脖子,十分害羞的样子。还对刘小花恳求说:“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他呀!”

    刘小花表情像在神游似的,没有理他。

    三枝推了她一把“喂。”

    刘小花才回过神,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少年才真松了口气。稚嫩的脸颊红红的。

    三枝惊讶地问他:“你是敬慕刘二?”

    “你不知道吧,南生一来族学就威风得要命。十八颗天珠,他手一碰上去就全亮了。这便是千百年来都没有的奇事。你们看他方才出来时,身上的道袍和背上的剑就知道了,那可都不是一般的东西。得到仙上们中意的人,才能有资格穿戴取用的。与普通弟子所用的不同。”

    “十八颗天珠?”刘小花喃喃道。

    三个人已经爬上了云台。

    少年指着山门上那些铜钉说“那个就是。一共九百九十九颗。能亮十颗,就已经是经世奇材。据说,就算是四叔公最厉害的时候,也只能点亮其中的五十颗而已。除了林仙子,再没有一个能叫九百九十九颗全都亮起来的。”

    “林仙子是不是指林阿娇?”刘小花立刻问。

    少年点点头“你都知道她,可见她的风光了。”无限唏嘘的样子。

    刘小花指着门上说“这里好像没有九百九十九颗,掉了一颗。”

    “你眼睛还怪尖的。”少年说:“那颗不是掉的。是十几年前,四叔公挖走送人了。”

    说着压低了声音“从林仙子登仙之后,四叔公就再没回过族里来了,那年突然回来了,族里的弟子都高兴得要死,个个想借机拜四叔公为师。结果,没想到四叔公来族学中发了好大一场脾气,差点把这里夷为平地。那时刘氏一族中,稍有修为的人险些全部折损在他手里。当时圣帝也不管,族中派去治官那里求告的人,被人三言两语就打发回来了,听说七叔公都快吓死了。还好,后来各派宗主都来了,这件事才算平息下去。那件事了结之后四叔公走的时候,挖走了最上面的那颗天珠。说这东西本来就不是刘家的。刘家不配要。”

    “那谁配?”刘小花问。

    “谁知道呢。”少年嘟嚷。想起什么,连忙对刘小花说:“我看你是南生的阿姐才跟你说的。你可不要到处跟人讲。这些事族学里都不让议论。多嘴了,是要被严惩的。”

    三枝一挑眼说:“你让我们摸摸天珠,我们就不告诉别人。”

    少年愣了一下“我是好心才跟你们讲的!你怎么能这样要挟我呢?”十分受伤的样子。

    “我们也没想听。是你自已非要讲的。”三枝一点也不退让。仿佛觉得逗弄他太有趣了。

    少年真是受了好大的委屈,扁着嘴,一脸不高兴。可能三枝要是再堵他几句,他要就要哭了“那你们摸吧。摸摸也没什么。你们可要说话算话。”

    “那当然。”三枝兴奋地拉着刘小花向山门走去。

    少年还一直在她们身后嘟嘟嚷嚷地抱怨。

    刘氏族学所谓的门,并不是真的装在山门之上可以随意开关的那种。山门只有一个框架,更像是牌坊。他们所说的门,是像影壁一样,迎门摆放的一扇假门。

    进了山门之后,向前百步,就是这一堵假门。

    从外面看,就好像跟山门是一体的。

    “我们去试试啊。没事的。”三枝兴冲冲地。

    少年也跟上来,虽然还是很不高兴,却又忍不住想跟刘小花说话:“听说,跟南生一起被选中的其它两个人中,就有你?只是因为家里太穷能吃饭都成问题,你才没有进族学来的?说不定,你跟南生一样厉害呢?……你是他阿姐嘛。”表情也有点兴奋起来。“你快试试。”

    刘小花看着这面巍峨的木门和上面那些微微突起的‘天珠’。

    只要把手放在上面,就能知道资质到底如何?她心中竟然有一丝忐忑。

    “对啊。阿花你先试试。”三枝眼睛都在发光“快啊。”

    刘小花低头看着自已的双手。

    因为长期的劳作,这双手虽然修长但全是厚茧。

    三枝见她不动,说:“你怕啊?那我先试!”说着越过她兴冲冲地跑上去,一手就按在了门上。

    一颗非常小的珠子,微不可见地亮了亮,但很快就熄灭。可三枝还是高兴得大呼小叫:“亮了亮了!”

    激动地问少年“我是不是也有修道的天资?”

    少年哈哈地笑:“虽然说是能亮就是有天资,但看你那个光,跟萤辉虫一样的。以后顶多给人做个童子罢了。”

    三枝好奇地问:“童子是干什么的?”

    “稍有点修为的修士,都会带个童子在身边。”少年说“童子就是修士最贴身的人,内里要端茶倒水做饭洒扫洗衣,外面要支应杂事,不让修士被琐事所扰。因为需要看得懂符录,分得清仙丹,所以要有些修为。”

    三枝听了,却还是很开心“做童子也好。太好了,我可以做童子!!”

    少年从来没有见过做下人也这么开心的。不敢相信地问她:“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下人啊?修士就等于是你的主人了,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可他这种出生良好的人哪里知道,对于三枝来说,哪怕是童子,也意味着她离登天台下那种恐怖的生活远了一些。

    有些人怕死,所以有资质也不会入族学。

    可有些人真正怕的不是断头、残疾、或丧失性命。而是怕自已被贫困与艰难的生活无声消磨,在绝望之中变得麻木,甚至自已都不会为自已感到难过,只是在苦难中苟活偷生。

    三枝不理少年,激动地对刘小花说:“你快试试。”

    刘小花点点头,正要把手按上去,这时候,突然山门中一阵大乱,许多尖啸声响起来,像是群兽齐鸣,又像是金戈铁马在交战,天空雷声轰隆。

    “怎么了?”刘小花收回手连忙问。

    少年听了脸色一变“不好了!苍天悲鸣。这是有谁陨落了!”转身就向山门中冲过去。

    刘小花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跟在他身后向前跑。

    山门之内亭台楼阁如仙境一般,可她们全然没有心思欣赏。跟在少年身后越过一重又一重的门廊,越是向内,遇到的人越多,每个人都在向前跑。

    有人在大声呼叫:“是谁出了事?”

    刘小花听到她身边的某个人说“不会是哪位师长吧?天有悲鸣,死的一定不是普通修士。”

    刘小花挤在人流里向前跑,她也不知道自已的心在慌什么。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