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遇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也没有想到半夜里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赶路。

    刘小花回想起当时自已往前走的情况,背后冷汗淋淋。她按下突突乱跳的心,竭力让自已平静下来。然后继续向前。

    此时姬氏的围困已经被解,姬六被护卫带着退到更远处去了。近处白衣刺客们正跟人牲与剩下的护卫们交斗在一处。

    刘小花不敢上前,毕竟刀剑无情她又手无缚鸡之力。可却不得不去寻找三枝。她在心中愤愤地想,这次找到了她之后,三枝就算是花样作死作到自已面前,也再不去管!!下定了决心,手上搭着弓箭,小心翼翼地绕开那些缠斗的人向前走。

    显然,有了人牲的加入之后,姬六护卫所受到的压力大减,远处有箭队掩护,近处的交战更是如虎添翼,刺客们渐渐呈现出不支之态。

    刘小花一直深入,倒是遇上了几个吓得瑟瑟地抖的歌姬。

    这些女子一身华服早已零乱脏污不堪,在路边抱成一团,跑都不敢跑,跟受了惊的驼鸟似的捂着头大呼小叫。

    可这些人里都没有三枝。

    最后不得已,刘小花只能俯身,在地上死尸之中翻找。只要没有找到尸体,那说明三枝肯定是活着,也许逃跑了,也许还在别处躲着。

    每次翻过一张脸,刘小花心中都是一滞。越是接近战场,死的人越是密集。她忍着对尸体的恐惧与它带来的恶心,加快翻找的速度。专注得忘记了自已处境。蓦然有什么东西从她身后压顶而至时,她跟本躲都没来得及躲,就被压了个正着。

    刘小花眼睁睁看着扑面而来的那张无比狰狞的鬼脸,条件反射似地吓得大声惊叫起来,胡乱拿着手里的箭,一阵乱插。却发现,那个人,脸上表情凝固,并没有呼吸。

    她想从那具尸下挣扎着爬出来,可人死后分外地沉重,而她又瘦小。费尽了力气,才把对方掀开,却发现,那俱尸体背心里插着一只飞箭。

    如果这个人没有站在她身后,被射中的人就是她了。可她的心就好像麻木了一般,竟然并没有产生害怕的情绪。只是感到恶心。

    最后一个敌人倒下去,这场纷乱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人牲们都向姬六呆的地方移动,有一个路过刘小花身边的时候,抓住她的衣领,让她跟着自已。低声恐吓“要是你敢向姬氏报信,我就扭断你的脖子。”声音凶狠冷酷“只要你不生事。到时候钱该给你的,一分也不会少。”

    刘小花被自已的衣领勒得喘不了气,挣扎点头说“知道了”十分恭顺的样子。

    那个人略显满意,没有再提她的领子,只是推着她向前走。

    刘小花被人牲们围在中间,这些人长得比她高大,她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只是被迫随着他们走。这些人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澡,身上带着令人呕吐的恶臭,环绕在刘小花周围。

    这种臭味,再加上血的味道,令得刘小花有几次都差点吐出来。只得死死咬着嘴唇,尽力闭气,实在不行,就用嘴巴来呼吸。

    这些人夹着她向前走了一段,就停了下来。

    隐约地,刘小花听到前面有人在说话。不知道前面的人说了什么,引得人牲们大声欢呼。站在刘小花身后的人牲也在急切地问“怎么的,那人怎么说?”

    “要写文书放我们!!”站在前边一点的人,回头向其它人传达这个好消息“还要给赏钱。”

    所有的人牲都兴奋不已。

    刘小花默不出声。

    她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这些人完成了心愿,他们与姬六之间的撕杀根本不关她的事了。到时候她找到了三枝,或者找不到三枝,都丝毫不重要了——她已经尽了全力。这样一想,她心中竟然还有些怅惘。

    不一会儿刘小花就发现,前面的人越来越少。人群还有节奏的慢慢向前移。有人说“是在分赏钱。没想到姬六身上带着这么多钱。”

    另一个小声说“分什么分,哼,一会儿都是咱们的。文书才是要紧的。”

    “嘘!”立刻有人让他不要再说了。

    站在刘小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等到只有几个人的时候,刘小花的身影终于暴露了出来。

    正在分发赏银的人看到她,略怔了一下,问:“怎么还有个小娘子?”

    有个人牲站在刘小花身后,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像是很亲热的样子,实则控制住她。口中说:“她说她是搭顺路车的。”带着几分试探。若是有不动,恐怕就立刻会暴起伤人。

    “噢。那个小娘子啊。竟然还没跑吗?”护卫惊愕。

    人牲的手松缓了一点,略为好心地对护卫说:“她也没有少出力气。你们不好因为人家是小娘子就不给赏银吧?她射的箭还是很有些准头的。”

    发赏银的人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理会他的话,让刘小花站到一边等着。

    发完了所有的人牲之后,人牲中有人大声问:“那文书呢?”

    发赏银的人示意刘小花站在这里不要乱走,对那些人牲大声喝令:“稍等片刻。公子自有计较。答应你们的事,不会失信。”又对刘小花说“你也稍等。我要问过公子。”看看她手里那只弓。竖起来,比她还要高一点呢。摇头好笑。转身就向姬六歇息的地方过去了。

    人牲们听了护卫的话,兴奋不已。简直要疯了似的,相互拥抱庆祝,又为自已死去的同伴难过。一群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可能是在计划怎么动手。

    有一个人牲走到刘小花身边。刘小花生怕自已又会被揪住领子,连忙退开一步,捂着领口“我不会乱说的!……那钱,若是你们自已不够分,不给我也没关系,毕竟你们一路还有许多用处。”

    那人牲一笑,没有嘴唇的牙齿□□在外,分外可怕。可他的声音却十分温和“你既然聪慧过人,必然早想得到,就算我们如意了,可如此情景可能还是会杀你灭口的吧?”

    刘小花沉了沉心,脸上笑说:“我到真没这么想。因为早先就听车夫说起,前太子是个贤明的人,我想你们既然是追随着前太子的,也不会是什么恶人,怎么会为了掩盖形迹来杀害无辜的人呢?其实,只要你们掩饰得当,做出是那些白衣刺客在你们离开之后,去而复返杀了他样子,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以后有了堂堂正正的身份,就能过平平安安的日子了。”

    那个人牲深以为然,想了想又问:“你即不是为了钱,那方才为什么要鼓动我们?”

    “其实跟我一起的,还有一个姑娘。我跑出去了她却没有,我不得已才回来的。”刘小花说。

    “原来是这样。”那个人牲到是一脸意外“你小小年纪,又是女子,竟然有这样的心胸与胆量,实在是有情有义。”

    刘小花表情却是十分不以为然,说“我落难的时候,她有冒死救我的心。她落难的时候,我要是转身走了,恐怕一生都良心不安,那样活着跟畜牲有什么差别呢。但说到底,这只是为了我自已的良心舒服,活得像个人样,也不是为了她,所以到也担不起有情有义这四个字。顶多算是仁至义尽吧。我还打算救过她这次,再不跟她往来了呢。”

    那个人牲听得仰头大笑起来“你这个小娘子,到是爽快!”

    笑罢,说“只要你不乱来,我们不会害你的。我也有像你这么大的女儿,在家乡呢。等完结了这件事,我便回家乡去了。我们不是坏人,以前是太子的亲信与随扈,都是有官职在身的人。只是运势不佳,太子被陷害,我们也就落了狱。沦落成这样。钱嘛,自然会有你的一份,毕竟我们一开始也没想这么多,只想逃命来着,是托你的福。”

    刘小花心中稍安。对他说:“万一一会儿打起来,请不要伤了与我一般大的姑娘。”

    那人牲点点头“放心吧。我们只杀姬狗。他犯下诸多涛天恶行,死百次都不足以平忿。其它的人,我们是不会动的。”

    刘小花便不再言语。

    这时候,那个护卫回转了。

    人牲们激动地望向那边,等待着姬六还他们自由,个个蠢蠢欲动。

    但护卫却并没有带来文书,而是朗声对刘小花这边大声说道:“那小娘子,你过来。”

    与刘小花谈话的人牲瞳仁一缩,看向她。

    刘小花示意他不用担心,飞快低声安抚道:“放心。可能是要给我赏钱吧。”人牲略为放松。刘小花转身穿过人群向外走。

    人牲们分开两边,他们身上全是血,也分不清是他们自已的,还是别人的。每个人的眼睛都落在刘小花身上。即有紧张与焦虑。他们最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到。不敢轻举妄动。有人高声问:“我们的文书呢!”

    护卫被问得嗤了一声,说:“公子就是有十只八只手,也不能这一会儿功夫就把文书全写得完吧!你们且等着吧。”

    人牲得了信,这才微微安份了些。

    刘小花走到护卫面前。

    护卫上下打量她,说:“跟我来。公子有话问你。”转身便走。

    刘小花微微垂头只看着护卫的脚跟,跟着向前走。

    一直走到离人群很远的树林边上,她眼前的脚才停住。

    那个护卫说:“还不上前,见过公子。”

    刘小花飞快地抬头瞄了一眼。

    树下锦毯下斜躺着一位青年。

    可这一眼实在太快,她只看到对方穿了一身十分素净的衣裳。也没能看清别的什么,就连忙重新低下头,很恭敬地礼了一礼“见过公子。”

    有女子“扑哧”地笑,娇声说:“这是哪里的礼节。怪模怪样的,难道你连行礼都不会?”

    刘小花收回手,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说:“我刚才山里来的,不懂得外面的事。”其实是跟电视里学的。

    过了片刻,那个女人又说:“公子令你抬头。”声音如莺啼一般好听。

    刘小花暗想,这位公子难道是哑巴?

    还是照对方所言,缓缓抬头向前看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