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天下父母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村子里常有走方的货郎过来,从城里来的信多半都是货郎捎来的。

    陈氏天天去等,过了半个月,刘二终于托货郎带了信回来。说他已经安全到了族学里面,叫家里人不要担心。只是他才到还没能安置好,所以还没找工的消息,让刘小花先在家等一段时间。陈氏把信看完了,依依不舍地又看了好几遍。刘小花瞧着,心里正不是滋味,便听到三枝的声音从院子外面传来“阿花!”

    刘小花听得眉头一跳,她老觉得这跟叫狗似的。掀开棉帘,让三枝进来。

    虽然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可三枝的脸色仍然不怎么好。眼角眉梢都透着哀愁。看到陈氏在读信,讶异道“婶子识字啊?”刘小花也才意识到,这村子里的人都是不识字的。

    陈氏窘迫地笑笑“识得几个而已。”就把信收起来了。

    三枝没有多想,调头说“我来是想问问阿花去不去城里找工。阿泰从城里来了信,让我去城里做工。我想起来阿花上次说也打算去的,所以过来问问。要去的话,就跟我一起去算了。阿泰说他找了落脚的地方。我跟阿花一起还能相互照应,不怕被人欺负。”

    这对刘小花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她对刘二实在是畏惧得很,心里一百八十个不情愿去上他给自已找的工。现在能跟三枝一起是再好不过。她琢磨着,去了城里自已可以因地制宜地想些赚钱的法子。她乐观地估计,做为一个现代人,怎么也比这些古人要多些知识吧。慢慢的,小日子就过起来了。

    便劝陈氏说“不如我跟三枝去吧。阿二才刚去族学,哪里能抽出空闲来帮我找工呢?等他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还不如跟三枝去,两个人一路也有个照应。要不然,等阿二来了信村里也没有人跟我一起上路,我还怪害怕的。就算跟三枝一起找不到工,阿二那边肯定也已经有消息了。”

    陈氏到是有几分犹豫。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担忧道“可你们两个人都没有出过村子……”

    三枝知道好朋友要跟自已一起去,脸上多了几分喜色。连忙安慰陈氏“没事的。怎么去城里阿泰来信都跟我说清楚了。”

    陈氏犹豫再三,第二天才终于点了头。不停地嘱咐路上要小心之类的。

    刘小花看着陈氏硕大的黑眼圈,知道她因为担心女儿辗转睡不着觉,也很心酸。耐心地听她叮嘱。

    其实‘父母在不远行’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何况现在家里就一个陈氏呢,可如果不走的话,这个家连生存都有问题,就更没有未来可言。

    三枝到还轻松一些。她现在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刘小花却是怎么也放心不下这个一直真心待自已的便宜娘。于是走前又反过来,叮嘱了陈氏好些话。主要是担忧陈氏的身体。叫她万一有个不舒服的,一定要快些送信叫她回来。

    要走的前夜,刘小花开始收拾东西,发现好多衣裳都破了,陈氏便坐在油灯下给她缝补破了的衣裳。补着补着,时不时就会怔怔地出神。

    刘小花兴奋得很,她觉得自已像是被放逐了很久,现在终于要回到文明之中似的,问陈氏“不知道城里是什么样子呢?阿娘有没有去过城里?”

    陈氏手里的针一顿。说“没有去过。”

    “阿娘活了这么久都没去过?”刘小花不可置信。

    陈氏淡淡一笑,说“这村子里面,许多人一辈子活完,都没出过山呢,我没去过城里有什么好奇怪。就是你,能去城里也是运气。若是寻常,长到了年纪自然在附近村子里给你寻门亲事,哪会叫你一个姑娘家,远远跑到城里去呢。除非是自已家里不想要姑娘了,送到城里去卖。”

    刘小花听了,只觉得可怕。女儿家的人生就好像浮萍,任由别人主做。“成了亲也可以去城里呀。去上工。”

    “成了亲便要生育,照应子女,若是家里兄弟姐妹少,还得照应老人,怎么能去城里做工。”

    刘小花听得默然。村里的人并没有节育的概念,再加上孩子的死亡率高,所以已婚的妇女除了身体有问题的,不是正怀着孕,就是正在生。能生是福气,福气好的身后总跟着一群孩子要去城里做事也不现实。

    “三枝也是个有后福的人。”陈氏低下头边缝补边说“阿泰有情有义。”两个人的亲事还是三枝的母亲在世的时候定的。

    刘小花边把衣服住包裹里放,边说“我就不服气,为什么女人有福就只能靠男人呢。”她了想,忍不住说“阿娘,你觉得让阿二去进学是为我好。可我不觉得。别人再好再可靠,那终归是别人的,就算是关系再亲近,也不如自已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