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六年前的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应该是什么?"

    天雅面对这突如其來的提问,却轻易的想到了标准答案:"不要多管闲事,尤其是上司的.[,!],对吧?"

    他扯起嘴角,似笑非笑:"你的智商开始脱离负数了,看來热恋中的女人不一定都会冲昏头脑."

    听着他的冷嘲热讽,罗天雅早就习惯了,但还是忍不住顶嘴:"但我看來你已经病入膏肓了呢,满嘴的疯言疯语."

    下一秒,天雅趁着洛辰熙还沒來得及冷眼把她扫射死去之前逃也似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洛辰熙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侧着头沉思.

    "总裁还记起些什么吗?"夏一依的话在回响.

    对,他似乎还应该记起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來.

    ……

    富丽堂皇的洛家老宅里.

    洛老爷子舒闲的坐在古典的太师椅上,云里雾里的抽着学.

    他锐利的鹰眼里透着精光,半开半眯的睨着对面沙发上的洛辰熙.

    看着自己这位青出于蓝的孙子,他的眼里显然沒有过多的欣赏和宠爱,像所有的生意人一样,他的血液里渗透着冷漠.

    "最近关于你的新闻很多."他沉稳的声音里沒有带任何喜怒哀乐,这就是两爷孙之间平时的谈话基调.

    "哦?是吗,想不到您老人家对我的新闻倒挺关心的."洛辰熙抱着胸舒服的依在沙发上,对于父亲这个冰冷的老家,他并沒有过多的感情.

    "我这副老骨头虽然不中用了,但耳朵却还灵得很."他猛抽了口雪茄,一脸的高深莫测.

    洛辰熙似笑非笑:"那你肯定听说,我要离婚的事."虽然他并沒有要征求这老头子意见的意思,但当初他跟夏云锦的婚事,可是他大力支持的,怎么也得知会一下.

    "离婚的事,你做主吧."洛老爷子语速极缓慢的说道.

    洛辰熙冷笑:"你不反对?"这老头子不反对是他意料之中的,最近几年夏氏家族在官场上的势力大大减弱,夏父的公司现在还需要他资助才勉强得以运作,而夏父手中持有的洛辰集团的股份已经卖出去一部分,虽然还属于股东,但要回复以前的显赫地位,恐怕是痴心妄想了.

    试问这样的一个情况,他还会继续坚持保住夏云锦在洛家的女主人地位吗?

    "对于洛辰集团的新任女主人,我已经有了人选,我会安排好时间,跟我们的未來亲家见见面."洛老爷子像是在宣布一项洛辰熙必须执行的任务.

    他的眸里突然迸出寒光:"你忘记了?现在洛辰集团的说事人,是我,不是你."

    "你也别忘记了,你的伯父叔叔们,一个个都沒日沒夜的在想着怎么把你打沉,怎么令你永远也翻不了身,怎么才能从你手上把洛辰熙夺过來!识时务者为俊杰,难道你还不清楚这个道理?"洛老爷子扬高声音以一种警告的口吻说道.

    洛辰熙冷哼:"难道他们的那姓心妄想的想法,你一个都沒有?"血液里的温度,被老头子的话完全褪去,这邪无疑是提醒了他,身为洛辰集团的最高领导者,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可他已经习惯了,也早就知道适者生存的道理.

    洛老爷子以一种可怕的眼光瞅着他,突然冷笑,比这个冬天还要來得冻彻心骨:"小子,别给我耍什么花样,你要跟夏云锦离婚,可以,但必须要满足我的要求,要不然,就休想."

    他狠狠的撂下这句话,站起來扶着拐杖以一种皇者般的姿态步向二楼了.

    洛辰熙握住拳头,冷笑,然后离开.

    他以为自己还是年少时那个需要他的扶持才能够打败所有人的洛辰熙?如果他还是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夏云锦很惊喜,因为今晚洛辰熙的突然回家.

    她亲自沏上一壶茶,给他倒上一杯,苦苦在家里守了那么久,他果然是回心转意了.

    "老公,以前都是我的错,你就原谅我吧."夏云锦装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坐在他的对面恳求道.

    洛辰熙翘着二郎腿,冷冷的盯着她:"从你去找老头子來合谋对付我的一刻起,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再原谅你."

    夏云锦一个激灵,神色慌张:"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他冷哼:"你,还有你的家人,马上就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他站了起來,扔下这句话就摔门而去.

    夏云锦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全身颤抖着,她咬牙切齿的低吼:"罗天雅,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这般田地!"

    她只不过想请洛老爷子阻止洛辰熙跟自己离婚,但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用出卖股份的代价换來的却是这个结果,真的是太岂有此理了!

    洛辰熙果然说一不二.

    一天之内,洛辰集团对夏氏旗下所有的公司的投资要求全部撤回,并且解除所有商业來往的合作,这件惊天动地的事闹得整个商业界人心惶惶,鸡飞狗走,那些平时千方百计要巴结夏家,和夏家维持着良好互利互惠关系的企业一下子统统急着跟夏家撇清关系,生怕得罪洛辰集团这个龙头霸主.

    洛辰熙要彻底跟夏家决裂,跟夏云锦离婚这个新闻传得满城风雨.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