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六年前的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雅小心翼翼的帮他盖好被子,看着他紧拧着的俊眉,无意识的伸手将它抚平.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雅看着他的睡颜,竟然看得沉迷,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就想起和他的一点一滴,貌似只有他,才会令她有那种像坐云霄车高低起跌的心情,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似乎……

    no!罗天雅,你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可以有这种不知所谓的觉悟?不对劲,十分的不对劲,你一定是同情心又泛滥了,因为可怜他,所以,所以才……

    "你在一个劲的拍自己脑瓜干嘛?"洛辰熙不知道什么已经醒了过來,声音里带些疲乏,却性感而富有磁性,细长深遂的眼里有几分慵懒.

    天雅一征,发觉自己的姿势显得过分亲昵,立马站了起來.

    "你醒啦,那我把饭菜热一热给你吃吧."突然才想起饭菜都被自己打翻了,她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饭菜都打翻了."

    洛辰熙看着她笨兮兮的模样,忍不住嘴角上扬:"给我熬粥吧."

    "哦."天雅听话的跑去厨房熬粥去了.

    注视着厨房里她娇小的忙碌背影,那天晚上的还沒消散的气忽然都被这阵暖风吹走了.

    看着他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熬的粥,天雅托着下巴,征征的又看得入迷.

    "我吃粥的样子有沒有帅呆了?"洛辰熙察觉到她的眼神,打趣道.

    天雅发觉自己的失态,脸红道:"臭美什么."

    "臭美吗?可惜有人爱看啊."洛辰熙不可一世的叹道.

    "谁爱看你啊!别做梦了."天雅扁嘴否认.

    "你啊,你老偷看我干嘛?老实说,是不是"他坏坏的挤眉弄眼.

    "不是!你想多了!吃粥吧!"天雅被他轻易的挑逗得脸红耳热.

    "还有,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天雅突然想起了这件正经事.

    听到这句提醒,洛辰熙的脸色一沉,眼光黯然了下去:"不去."

    "为什么?"天雅疑惑的问,他的问題似乎不是家族医生开个药就能解决的.

    "你不关你事."他冷冷说道.

    天雅被他气死了,这个怎么如此固执?

    "对,不关我的事!但刚刚要不是我你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他抬眼瞅着她,神色可怕:"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吧,别人的好媳妇."

    天雅愣了愣,才想起那天晚上跟柯父柯母吃饭的事,又气又恼:"好,我不管你,反正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凭什么管你啊."

    "对,别人的好老婆,讨好老公还來不及呢."他的语气酸溜溜的.

    "你!"天雅词穷,看着他又一副冷漠的模样,真是好心沒好报,于是心里一阵难受和委屈,咬着牙摔门而出了.

    洛辰熙听着摔门的声音,冷笑一声,两手紧紧握着那碗白粥,巨大的硬物相撞的声音,车子不堪入目的残骸,满是鲜血的现场,父母紧紧将自己搂在体内的温度,以及,手术台上冰冷的身体……

    这一切一切,埋藏在心底多年的阴影和恐惧,统统闪现.

    眸子迅速蒙上一层冰霜,他狠狠的把碗摔到了地上,拳头紧紧的握住,重重的捶到餐厅上,鲜血在手背上涌出.

    "我记起來了."洛辰熙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脸色如霜.

    夏一依眼里闪过一丝异色:"总裁记起什么了?"

    "那年的事."他冷冷的看着墙上的那幅艺术品,语调里带着刻骨铭心的痛感.

    夏一依皱着眉:"总裁……"

    "那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他把眼光移到她的身上,突然问道.

    夏一依错愕一下,暗暗松了口气:"他欠下了巨债,逃到了国外,这辈子也别指望回国了."

    他冷笑:"那就好,给我把他揪出來,我要让他连活着的资格都沒有."

    夏一依看着他冷酷的眼光,低下头咬咬牙:"总裁还记起些什么吗?"

    洛辰熙睨着她,眼起疑色:"还有什么是我该记起的?"

    夏一依掩饰住内心的不安,说道:"不,我希望永远不要记起那么痛苦的事."

    洛辰熙冷哼:"好好的记住,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这六年他丧失了那次惨痛的记忆,作为一个沒有了最重要部分记忆的人活着,也太便宜那个家伙了.

    夏一依轻叹一声,退了出去.

    天雅认真的打着文件,对于洛辰熙这几天以來的冷漠,视而不见,她既松了口气,内心也隐隐的不舒服.

    "明明有病,又不肯去看病,好一个讳疾忌医的家伙."总裁办公室里,放下咖啡后,罗天雅忍不住低声咕噜道.

    尽管她声如蚊蝇,但洛辰熙显然还是听到了,他放下手里的笔,抬眸睨着她:"要当一个尽职的下属,首先要做的事应该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