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章: 遭遇狼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乱一片,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答应他?拒绝他?她两样都做不到.

    "小宝他也需要一个好爹地,一个完整的家."他知道她一直以來的顾虑,所以他一直都默默的在她身边充当着护花使者和好叔叔的角色,从來不曾越轨,不是因为他想跟天雅一起,不是因为他不着急,而是因为,他一直在等,等她和小宝可以接受他.

    "我的心意,相信你一直知道的."柯子戚看着她不停颤动着的睫毛,看着.[,!]她的侧脸,深情款款的说.

    天雅睁开眼,她再也装不下去了,面对着柯子戚的告白,她就像站在悬崖边一样,后面沒有退路,跳不得,不跳也不得.

    "从我生下罗小宝的那一天起,我就决定用我所有的爱,所有的精力和时间好好的陪着他长大,我怕我……"

    "我愿意陪着他,更愿意陪你一起看着他长大,我爱你,也爱小宝."温柔缠绵的眼神包围着她,让她努力想要推辞的念头都无处可逃,她欲言又止,实在又找不出任何借口拒绝他.

    六年了,六年來,他陪着自己走过最艰难的日子,如果不是遇上他,她一个人带着罗小宝在人生路不熟的b市根本无法适存,转眼六年,眼前这个人,让她亏欠他太多,不单单因为他的照顾,更因为他从來不曾强求过她什么.

    而此时此刻,他终于说出了这邪,在任何一个人眼里,她似乎都是不应该拒绝的.

    可是她,她的内心为什么会如此挣扎.

    给罗小宝找到一个,给自己一出生就注定享受不到父爱的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不是她应该要做的吗?

    柯子戚等待着她的答案,对于他來说,一秒都是漫长的,看到她犹豫纠结的眼神,他的眸垂下去,有说不出的忧伤.

    "我……"天雅欲开口说什么.

    下一秒,柯子戚温暖的手掌便轻轻的捂住了她的唇,他慢慢的凑过來,眼神迷离,又如一潭墨绿的湖水,表面平静,内里却波涛汹涌.

    天雅愣住了,也许应该答案他的,也许,应该接受他的这个吻,柔情得苦涩的吻.

    他的气息卷席而來,她轻轻的闭上眼,记忆却不断翻腾,那个人狂傲不羁的邪恶笑容在脑海里涌现,还有他愤怒的脸,迷离深遂的眼神,以及六年前那个翻云覆雨的错误.

    就在他的唇印下她的前一刻,她突然睁开眼睛,扭过脸去.

    他的神情僵住了,因为看到她扭头时慌乱却坚决的逃避,更应该说是拒绝.

    "对不起."天雅低着头,心乱如麻.

    "沒关系,我等你."柯子戚整理着情绪,心里像被针扎一样.

    "我先上去了."

    天雅就这样落荒而逃了,为什么最近她的生活都要在落荒而逃之中渡过呢?她的心里很不安,对柯子戚的愧疚几乎要把她淹沒了.

    这是因为她心里连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似乎变得无处不在,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她的脑海里.

    天雅心不在焉的帮罗小宝叠着衣服,一边歪着头若有所思.

    那晚之后,柯子戚依然一如概往的对她两母子好,电话里,见面时两个人跟以前一样,有说有笑,但再也沒有提起过那件事,她知道自己伤害了这个无限包容着自己的男人,而柯子戚若无其事的表现也让天雅松了一口气,就维持着现状吧,先让她整理好自己的感情.

    "天雅妈咪,你最近为什么都不帮总裁做饭了呢?"罗小宝在后面歪着头一脸好奇的问道,看着爹地和妈咪的关系又陷入僵硬状态,小家伙真是有那么一点儿急啊.

    天雅嘟嘟嘴,捏捏小家伙的鼻尖:"妈咪又不是他家的厨娘,为什么一定要帮他做饭呢."

    一大一小在说着话,洛辰熙却來了电话.

    天雅极不情愿的接了电话:"总裁,有什么事吗?"自从上次又被他当着夏云锦的面强吻而夺门而出之后,她和他就进入了冷战似的状态,除了必要的公事之外,谁也不跟谁搭话.

    "肚子饿了,來给我做饭."那头的洛辰熙操着低哑的声音吩咐道,似乎刚刚睡醒.

    天雅翻一个白眼:"总裁,今天是周日,而且我说过了,我不会再做你家的厨师了."这家伙好不容易才消停一阵,又來了?

    那边传來一声冷哼,讥讽道:"厨师?你太高估你的厨艺了吧."

    "是啊,我当然沒有厨师的水准,所以总裁您娇贵的嘴巴应该请个厨师级的人物做饭给你吃,不要再使唤我了."天雅逮住了拒绝的借口,他要是生气起來解聘她的话,那她就真的应该求神拜佛感谢神恩了.

    那边沉默了一下:"给你二十分钟,马上给我过來."

    天雅跟他杠上了:"我真的……"那头却已经传來挂了线的嘟嘟声.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