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女人,帮我洗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事了?"柯子戚看见走路一拐拐的洛辰熙,皱着俊眉问.

    "沒什么,总裁他攀岩.[,!]的时候跌伤了,我们回去吧,好想念小宝贝哦."天雅轻描淡写的说.

    柯子戚看着天雅闪烁的眼神,看了眼商务车后座那个背面,眼神里掠过一丝复杂神色,因为这个男人,他跟天雅的距离,似乎越來越远了,哪怕她就在眼前,他还是捉摸不到她.

    "妈咪,人家好想你哦!"天雅才刚进门,罗小宝就热情的冲了过來,钻进天雅的怀抱里撒娇.

    "小宝贝,妈咪也想死你了."天雅和儿子來了个热烈亲吻仪式.

    涂花期受不了的扶额:"好啦好啦,你们一大一小有完沒完啦,弄得我好像虐待这小家伙似的."

    罗小宝马上又去对涂花期投怀送抱:"咦咦,花期妈咪不要吃醋嘛,人家可是一视同仁哦."

    天雅好笑的说:"小宝,她是干妈,我是亲妈哦."

    "哎哎,你给小家伙灌输这样的思想干嘛呀,太沒良心了你."花期俨装生气的嘟嘴抗议.

    "你们别争风吃醋嘛,干妈亲妈人家都好爱哦,不过妈咪,出差有沒有发生什么事情啊?说來听听?"罗小宝盯着天雅的表情,急切的想要看她的反应.

    天雅假作轻松的说:"沒有呀,很顺利,什么都沒发生."

    罗小宝眼里闪过一丝不容易察觉的欢喜:"噢,真沒趣嘛."其实这次行程发生的事他和洛凌都一清二楚,噢耶,妈咪和爹地竟然同房了,那难免就要发生了一些儿童不宜的事情咯.

    "罗天雅,老实说,这次出差有沒有做出对不起柯帅哥的事情?"涂花期趁着罗小宝冼澡的空档,抓住罗天雅问起这档儿童不宜的事情.

    "什么啊,你思想好坏耶."罗天雅脸红否认.

    "沒有?真的沒有?"涂花期不死心的拷问.

    "涂花期,你是他派來当间谍的对吗?哦!难道你偷偷爱上了子戚,天啊,那你们家韩先生怎么办?"天雅心虚的想要转移话題.

    "你就扯吧你,装傻越來越本事了嘛!"涂花期点了点她的额头,沒好气的说.

    罗小宝在门缝处听得一清二楚,看到天雅心虚掩饰的模样,开心得差点手舞足蹈,不过爹地受伤了,他好心痛哦,但希望爹地抓住这个机会获得美人归喽,呵呵.

    "妈咪,你要送饭去总裁吗?"罗小宝眨巴着眼睛看着提着篮子正准备出门的天雅.

    "对,妈咪去去就回來."

    "妈咪放心去吧,不用想念人家哦."罗小宝在门边高兴的挥着手,好好照顾爹地哦,天雅妈咪.

    洛辰熙的腿受伤了,脑子可沒有受伤,工作还是要干的,就是办公地点变成了他住的地方.

    公司几个总监跟洛辰熙开了个会议,末了,夏一依把他处理了的文件叠好放进包包里,一行人正准备离开,天雅正好开门而进.

    "你们好."天雅尴尬一笑,打了个招呼.

    夏一依打量着她手上的篮子,眼里透着质问:"你有什么事?"其他几个总监都一脸的疑惑和猜测

    "我是來送饭的."天雅老实的回答.

    "送饭?"夏一依不解的看向洛辰熙,得到洛辰熙沉默的肯定后,只得和几个总监离开了.

    天雅暗喘一口气,饭菜摆设在餐桌上.

    洛辰熙用餐完毕后,吩咐道:"我要冼澡,你帮我."

    "哦."

    "什么?帮你冼澡!?"

    "对,冼澡,你帮我."洛辰熙沒好气的说.

    "但是,但是你的脚不能沾水,也不能用力."天雅咬着唇低下头一脸羞涩状.

    "所以才要你帮我啊."洛辰熙烦躁的说,对于一个洁癖者來说,不能冼澡实在是硬伤.

    "可是你这副模样."天雅为难的看着他包着石膏的脚,换上担忧之色.

    "要不然呢?你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天雅低头沉思几秒,认命的答道:"沒有."

    "可是你只能用抹的."医生说了,他这脚万万不能沾水的.

    洛辰熙横她一眼,突然露出邪笑:"对啊,我这身子就交给你了,你可得小心管理啊."

    一句话说得天雅脸红耳热,不知道怎么应答了.

    夏云锦站在大门外,从包包里拿出镜子补了补妆,推开沒有半闭着的房门走了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

    浴室里的两人同时回望过來,天雅正帮洛辰熙脱去上衣的衣僵在了半空中,她的脸刷的一下子沸腾了一般,看见夏云锦的怒容,心叫不妙.

    洛辰熙俊眉一挑,干脆自己一把将衣服脱了下來,完全沒把夏云锦放在眼内.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呢!?"夏云锦气得跳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