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车上夺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两人沉默了下来,天雅左手抓着右手,正在理清着复杂的思绪,不知道他要往哪里去,跳车她是不敢的,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试着弄懂他今天的一连串幼稚行为到底为了什么.

    夜幕深沉,霓虹映衬着遍地繁荣的a市,高速路下的出现一片海,车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隔着低山和海的高速公路上零星的车子来来去去着,她突然很想罗小宝,很想将小家伙拥进怀里,相亲的事她不会再做了,以后也不会再有.

    良久,她忍不住开口:"我得回家了."既然得不到答案,她也不再强逼着自己去想,做人还是简单点好.

    "柯子戚对你不好?"他显然没有理会她的要求.

    天雅低头不语.

    他突然一个急刹,在路边停下了来.

    看见她沉默的否定,他说不出高兴还不不快,郁闷的胸口还是没法舒畅,想到她跟那男人说说笑笑的模样就来气.

    "那你相什么亲?勾搭什么男人?"他转过脸来冷冷的问她.

    "我没有!"她没有背叛柯子戚,也没有跟他成为一对.

    "柯子戚应该会知道为什么的."他说着拿起手机找柯子戚的号码.

    天雅吓了一跳,立马俯身过去想要把手机拍到了车子脚垫上,出奇的愤怒:"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两个的事?!"她生气了,真的生气了,眼圈泛起一层雾气,瞪大了吼他,如果这是上司对下属应该有的态度,那是她不能接受的.

    车里温度骤然又降至最低,他冷眼而对她的怒视,浑身上下那股令人生怕王者气息又弥漫在两人之间.

    平日里温驯的她突然变成一只刺猬,还口口声声的质问‘凭什么管我们两个的事?’

    好一个你是谁,好一个凭什么,好一个我们两个.

    罗天雅正刚要继续发飙,身子却被一道力强扯了过去,被他强大的两臂搂住,生气而微微颤动的嘴下一秒便被两片薄唇封闭住了,说到嘴里的话被咽回了肚子里去.

    狠狠啃吐着她两片松柔的唇,霸道的舌一下子又扳开了她的贝齿,饥饿若渴的吸吮她的甜蜜,唇间的隐隐约约的一股腥甜令天雅回过神来,努力想要挣开他的钳制,酥香的软臂却无能为力,他的大手死实的按住她的后脑,令她动弹不得.

    粉拳在他的身上乱挥,一番拼命挣脱后,"啪!"使出吃奶的力,像只受惊的兔子,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你把我当什么?你的那些女人?我告诉你,我不是!我讨厌你!我讨厌你!"被逼疯了似的她声音尖锐,歇斯底里的喊,委屈,惊慌的的泪水夺眶而出.

    唇间的腥甜更浓,刺痛伴随着心里的痛,她低泣着,胸膛起伏不断.

    深沉的眸里温度降至冰点,瞳孔里映着怒目而对的她,被惹毛了的狮子一般,无声的咆哮着,片刻,他启唇绷出两个字:"下车".

    罗天雅扭头就下了车,抹着眼泪往前走,四处漆黑一片,愤怒和羞辱已经占据了她全身,她负气的快步向前面的黑暗走去.

    咬着牙轻哼出声:"你一定后悔说过的话."他指节紧抓方向盘,驶着车子飞快的消失黑暗中.

    向来方向感极差的天雅看着前面漆黑的一片,只得向原来的方向走回去.

    黑沉的天上没有一颗繁星,连照亮路面的月光也不见人影,冬雨没有备防的飘洒而下,想不到今天是个彻底的雨天,天雅边走边想.

    任凭大雨洒在头上,身上,湿遍周身.

    手机没电了,只见到海浪的声音,闻到山泥的气息,诡异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这好像是a市某著名度假村的方向,他的车子开了整整半个多小时,估计她走回去要走一整夜吧……

    无助的天雅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鞋子里都是水,雨人一般的走在雨中,路上连半辆车子都没有.

    十二月的a市已经冷得刺骨,冰冷遍席了她全身,直至每一处神经,每一个细胞,每一滴雨都让体内的温度下降一点.

    双脚已经不像是自己的了,前面突然出现一束强光,她咬着发白的嘴唇,眼前一黑,跌进了黑暗里面.

    梦里,她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捧起,身体被这道温暖破冰,像春天里的嫩芽,慢慢的发哮,她躺在那怀抱里,沉沉睡去,嘴角扬起安稳的微笑.

    "谢谢你,子戚."只有柯子戚,才会带给她这种温暖.

    那个肩膀僵硬了一下,大拳紧握一阵,将她的头放了下来,回到前座到启动了车子,离开了这里的一片风雨中.

    清晨,雨停了,窗外一片清新的空气弥漫而进,天雅半眯着眼,懒洋洋的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罗小宝,起床喽."见小家伙没有反应,天雅摸摸旁边的位置,空空如也.

    咦,小宝贝那么早去哪里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