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突然,好想要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柯子戚出现在洛辰熙的后面,二人同时看向一脸.[,!]着急的他,没等天雅反应过来,他就冲来紧紧拥住了天雅,拥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吓死我了,刚刚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柯子戚像重获至宝,语气里夹杂着无尽的心痛和怜惜.

    天雅本被吓得不轻的情绪被柯子戚温暖的怀抱安抚了下来,搂着他细声哭泣,感觉他就像亲人一样给到自己安慰.

    被无视在一旁的洛辰熙身体僵住了,胸口那股无名之火又燃升起来,正要发作,看见天雅梨花带雨的模样,二话不说就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天雅看着他径自离开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觉得有点落寞,心沉了一下,对他的厌恶感荡然无存,还竟然有些生痛.

    ……

    "爹地,人家要的东西买回来没有?"小家伙在家里等回来了黑着脸的爹地,脸上还挂了彩,心里知道洛辰熙已经充当完了护花使者的角色,但为什么爹地却像斗败了的战士一样呢?

    "爹地忘了,明天再帮你买吧."洛辰熙烦躁的坐到了沙发上,心情不知道咋的糟透了.

    "爹地爹地,你的脸怎么弄伤了啊?"洛凌屁颠跑上去明知故问.

    这时夏云锦一脸掩饰不住的怒气从楼上走了下来,抑制住不爽,语带嘲讽:"哟,谁敢伤我们的洛总裁啊."

    洛辰熙脸上乌云更黑了,丢下儿子和夏云锦就上了书房.

    背后的夏云锦恨得咬牙切齿的,想不到自己的计谋反而适得其反,又想把气撒在洛凌身上.

    "都是你这个臭小子,要不是你让爹地大老远帮你买东西,爹地就不会受伤!"说着便要捉着他打屁股.

    洛凌得意的向她做了个鬼脸后一溜烟的跑了,他就是故意的怎么样?他窃听了夏云锦的手机得知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打人要恐吓天雅离开洛辰熙集团,所以他将计就计让爹地"巧合"的出现在那里喽.

    a市下了一天的辩雨终于歇了下来,雨过天晴,阳光明媚.

    但某人脸上的乌云却挥之不去,遍布阴霾,害得员工们战战兢兢的,谁也不敢惹他,那帮八卦同事们看见总裁那张帅脸挂了彩,简直就炸开了锅,底下纷纷猜测究竟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作为知情人士并且主角的天雅一声不坑,埋头做事,等待机会.

    "总裁,昨天晚上太谢谢你了,我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两人坐在车子后座,天雅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洛辰熙晚上有饭局,带了天雅出来应酬客户,这句谢谢憋在心里一天了,昨晚他离去之时自己那阵异样感觉让她总觉得不赶快说的话心里难受,她努力的想要撇清自己和洛辰熙除了上司和下属之外的任何关系.

    他完美的侧脸嘴起一抹嘲笑,继而转过脸来露出流氓的笑容,眼神往她身上来回打量,十分挑逗:"你能用什么回报我?"

    天雅看着他突然变得像流氓的嘴脸吓傻了,条件反射的往后缩:"你想怎样啦?"

    看见她避之不及的反应,他的眼神越发的轻佻:"不如……"他凑过去,似乎又要旧技重施.

    "不如什么!"罗天雅心又漏跳半拍,马上往座位边边缩去,这家伙又想耍什么花样.

    "呆会你就知道."洛辰熙邪恶的眼神又出现了,天雅咽了咽口水,危险意识提高了八分.

    "往东门街去."他坐正了身子,吩咐司机.

    天雅紧捏着手,像极了即将受刑的小羔羊,可又找不到借口逃脱,只得硬着头皮看他需要什么"报答".

    a市最繁荣的东门街一家奢侈名牌店里.

    "穿上它."洛辰熙随手将一条鹅黄色晚礼服往罗天雅扔了过去,自己坐到贵宾座上看起杂志来.

    天雅二丈摸不着头脑,拿起裙子的标牌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了下来.

    这裙子难道是镶钻的么?这可是她跟罗小宝好几个月的生活费.

    "额……这裙子不太适合我吧."她脸露难色,穿上这个她会罪孽感沉重的,柯子戚每次想送她贵衣服她都断然拒绝的.

    "如果不想马上被炒鱿鱼的话……"话没说完,天雅立马窜进了更衣室不见踪影了,某人嘴角扯起一个得意的笑容,饭碗问题真是几千年来最严峻的问题啊.

    "咳咳,总裁,我穿好了."天雅声如蚊呐的提醒.

    被杂志遮住半边脸的洛辰熙抬头看她,脸上掠过掩饰不住的惊艳,身边的售货员在低声议论着这位标致人儿.

    鹅黄色的及膝短裙把她婀娜绰约的身段显露无遗,吹弹可破的肌肤被披落在两肩的秀发衬托得更嫩白,粉黛未施的脸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素雅,再加上她那逼因为不自在而略觉娇羞的神态,竟然令他几乎挪不开眼睛……

    感觉到下身某个部位有些胀痛……

    突然,好想要她!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