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饮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诗,如此我之幸矣。”慧真大师拂案微笑。

    “此茶幽香,入口即化,便曰: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

    一杯喝下,少女站起。

    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

    慧真师太默默的念着,顿时感到无比巧妙,猛地击掌,抬头看去,娘子已然离去。

    “人呢?”慧真师太看向身旁的圆道。

    “师傅,您像着魔一样,都坐了半个时辰了。那娘子早就离去了,不让我打扰您。”圆道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师傅,人家就作了一首诗而已,师傅就如痴如醉的,莫不是中了那娘子的邪?

    “快快,圆道,回去,给我准备纸墨。”慧真师太催促道。

    “师傅要做什么?”圆道看师傅焦急的模样,疑惑的问道。

    慧真师太瞪了一眼,“莫要多问。”

    ………………

    “师傅,我不敢……”怯怯的声音,小尼姑满眼的紧张。

    慧清杏眼欲裂,骂道,“小娘蹄子,当初是谁将你从山下捡来的?谁让你过的衣食无忧的好日子。你居然敢违背师傅的话?”

    圆喜噗通跪在地上,急忙磕头,“师傅,是弟子错了,弟子知错了。”

    慧清扶起圆喜,叹口气,悠悠说道,“圆喜啊,你在山上已经十二年了,虽然你我衣食无忧,可你总要知道你父母是谁。如今我们身无分文,就此下山也会饿死。更何况如今师傅处境艰难,你就帮帮为师吧。等这次过去,为师一定下山寻访你的父母。”

    圆喜抽泣,“师傅,我帮您,只要能找到我的父母,做什么都行。”

    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这个东西,你放在水里,一会给那个贱女人送去,看着她喝下去。”

    圆喜颤抖着接过,“师,师傅,我怕。”

    “怕什么,没用的东西,你不想见到你爹娘了?”慧清喝道。

    午间小憩,安紫茹睡得沉稳。

    “咚咚”

    安紫茹醒来,懒散的问道,“何人?”

    “娘,娘子,我是圆喜,给您送茶来了。”外面切切的声音响起。

    安紫茹眉头一皱,这个时间送茶?

    穿起衣服,这声音好熟?走到门口忽然想起这个声音是哪里出现的了。

    打开门,清秀的小脸有些紧张的看着安紫茹,手里抱着一壶水。

    “我现在不饮茶。”安紫茹淡淡说道。

    听到安紫茹如此说,圆喜小脸一紧,赶忙说道,“娘子,午间多汗,饮茶最好,这是我特意用山泉泡的。多谢昨日娘子相救。”

    安紫茹心中冷哼一声,这相救倒是连个小尼姑都来感谢了。

    目光看到小尼姑抱着水壶的手,似乎微微颤抖。

    “留下吧,你可以走了。”安紫茹接过茶壶,将门关上。

    “娘子……”圆喜焦急的喊道,却有不敢推门,只能在外边干着急。

    安紫茹将壶放在桌子上,从头上取下银钗,探进去,取出来之后看了一愣。

    没毒?

    这还真是有心机啊。安紫茹默默对着水壶,灵机一动,笑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