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二章 王建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普普通通的教师,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最好不过的选择。前几十年,风风雨雨、起落如浮萍,而老来能有个安静的地方,教书育人著书立说,这是他年轻时向往的生活与梦想。

    从年初开始,他就逐步淡出具体业务的管理,将手里的工作分给下面的年轻人。但不想他一没注意,还真给出事了。

    江洲钢铁厂于五月初打了个报告上来,说是现在建筑用钢供不应求,厂里的产能完全无法满足计划需求,而另一方面厂里的合金计划订单较少,设备、厂房、人员都闲置的比较厉害,因此申请将现有的五条合金生产线中的三条改造为建材生产线。

    也许是认为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许是认为他很快就要退居二线了,年富力强的雷忠常务副厅长在未向他作任何请示的情况下,在未对报告反映的内容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就轻易的对该报告做了同意的批复。

    在他从其他途径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江洲钢铁厂的三条合金生产线也拆得差不多了。

    这事让他从未有过的愤怒,在党委会议上,他对做出这一批复的雷忠常务副厅长进行了点名批评,而且语气是从未有过的重,这甚至让有些人误认为他是舍不得放权,有种重新夺权的顷向,甚至有些人已跑到省组织部打他的小报告。

    这让他既气且伤心。

    气愤的是他是眼睛瞎了还是真的老糊涂了,竟然培养了个如此不知轻重而且如此不自爱的接班人,雷忠自认为做的很绝密,但他王建国在西南三十年结下的人脉是雷忠完全无法想象的,他头天才支使人到省组织部打小报告,自己第二天就知道是谁了。

    伤心的是诺大一个西南省,竟然没有一个清醒人与明白人。

    合金是什么?这是一个国家工业的基础。没有各种特种合金,所谓的高端、精密工业连庇都不是。

    如此关键的东西,无论是从业者还是管理者,竟然能弃之如敝屐,如何能让他不伤心、气愤。

    知道这个事后,他于第一时间命令江洲钢铁厂暂停拆除工作,等待后续通知。

    对江洲钢铁厂合金生产线拆除事项,省机工厅内部有两个意见。一个是以雷忠为首的,代表大多数人的意见,认为拆除闲置的合金生产线,将其改造为建材生产线,是符合市场需求的,应该坚决推行下去。另一种是以王建国为代表的少数人,坚持应将已拆除的合金生产线恢复。这部分人较少,说少数,其实说白了基本就王建国一个人在坚持,其他人不过是看他面子,下意识的支持他,根本就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如此坚持。

    对此事,王建国坚持一定要上党委办公会,在党委办公会上,由大家举手表决,做出决议。

    这天,王建国正在办公室思考着该怎么来说服其他人,让大家理解自己的想法,在党委会上支持自己,这时办公室秘书进来通报,说是迅雷汽车配件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萧太一有事求见,问他见不见。

    听得萧太一来访,王建国虽然现在很忙而且很烦,但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见一见萧太一,看他到底有何事。

    虽然他与萧太一只见过一面,不过对这位年轻人的勇气与能力,他是相当欣赏的。而且最关键这位年轻人的来头可不小,他是省委一号干孙子,听说很得汪老夫人的喜欢,待他比亲孙子还亲。

    王建国虽然清高,但毕竟在官场浸淫了几十年,基本的人情事故还是懂得。象这样的人物,虽然他倒不至于怕得罪他,尤其是他都快要退居二线的时候,但人家礼节性的来拜访他,他却一点面子都不给,连面都不见,却也说不过去。

    “请他进来。”

    王建国吩咐道。

    C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