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8章 挑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高师兄?”江守懵了几个呼吸,虽然泪眼依旧模糊,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压抑的看向高渐行。

    自己被耍了?他被古烈阳和高渐行联合起来耍了一次?这有什么好耍人的?虽然不明白,但江守的心情却压抑到了极点,甚至升起了这辈子都从不曾有过的暴怒。

    哪怕以前被一个个宗门拒绝,自己一出现就惹得那些宗门考核者大怒,直接给他一脚踹的他吐血离去,或者上次被古烈阳戏耍着在宗门前跪了三天三夜后又一脚把他踹下去,差点把他摔死。

    经历过那种种经历,江守心下的愤怒都远不及现在百分之一。

    他不介意被人耍,甚至被人毒打,但在他父亲这件事上,绝对不行!

    “你这头猪!早知道你经常来拜会那些擅长丹道的师弟,只是每次都被拒绝,昨天又走狗运升了杂役执事,我就估计你还会重新来试试,也早告诉了高师弟。”在江守史无前例的震怒中,后方古烈阳才一边踏步一边冷笑。

    昨天的事的确是古烈阳从未有过的耻辱,承认江守是第八弟子时,他更恶心的像是吃了屎一样,这股难受恶心的气,不出怎么行?

    “不过就算我早知道你会来求高师弟,也没想到你会这样,你这种人跪人不算什么,反正你也习惯了,不过你竟然哭了?嘿嘿,我记得上次你可没这么脆弱吧!”终于走到了近前,古烈阳的笑声越来越冷冽,但神色充满了爽气。

    被江守打脸憋出来的恶气不出不行,一晚上调查出江守入宗后所有事,他也马上有了主意,虽然外院高渐行之类他不熟,但他一个内院弟子,对高渐行这种人随便一招手,还不就是马上让对方激动的屁滚尿流么?

    所以古烈阳知道可能会有好戏看了,但他还是没想到计划实施的这么顺利,这小子被戏弄后竟哭着对高渐行跪了下去?他可是知道江守的心性有多坚韧,让他跪下去求人不难,但哭着求人绝对少见。

    上次自己差点把他玩死,也没见这小子哭泣呢。

    满脸惬意的看着江守,另一侧高渐行却也笑骂,“你算什么东西?就算你走了狗屎运吃过什么五品宝药,让肉身变得很强大,但那也只是一个杂役,一个杂役竟然敢惹古师兄不快?还厚着脸皮不断来求我?你有那个资格么?”

    “高师弟说得对,就算你做了杂役执事也是杂役,还是一只爬虫而已,连替我舔鞋都不配,你算什么东西?!”古烈阳同样笑骂,笑声高傲而冰冷,但依旧充斥着难掩的快意,“其实昨天我找高师弟时,高师弟说过既然你可能有至关重要的人需要医治,你这种垃圾也不懂什么丹道,随便给你下点**估计你也会如获至宝的回去救人,到时候让你亲手杀了你迫切想救的人,才是最大的笑话。”

    “不过你这种东西,我就算对付你又哪里需要那种手段?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教训!我可以摆明了告诉你,我要整死你,哪怕光明正大要你死,你也无力反抗!”

    一声声笑骂,心情正剧烈起伏的江守才猛地身子一震,大脑轰的一声就炸开了,什么?高渐行昨天竟建议给自己一些**,让他回去救父亲?他们才好去看更大的笑话,看自己辛辛苦苦为了救父亲努力这么久,却捧着**回去亲手杀掉父亲?

    而古烈阳却是自持身份,不屑于用这种下作手段才没那么做?

    刹那间,原本模糊的泪眼立刻变得一片清明,江守深吸一口气,周身骨骼轰咔作响,剧烈的雷暴声到吓了正在冷笑的高渐行一跳。

    就是古烈阳也眉头一皱,但很快就再次笑道,“怎么?难道你以为在我面前还有反抗之力?”

    江守却没有回话,只是在周身炸响中猛地起身,死死看了古烈阳一眼,才又看向高渐行。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疼?希望和梦想破碎,又一次被人毫无留情戏弄践踏的感觉,的确让江守心情难受的厉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