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囊中羞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连续几天都是类似的省亲活动,许许多多人一天一天的期盼每次得到的都是失望,亲情是一方面,其实还有更多……

    很多次,吕哲来到围绕军营的木栏旁向外凝望,外面植物已经逐渐枯黄,一片绿与黄的交接像是在诉说生机的凋零,远处蒙蒙的山体也似乎能表达出与落寞心情相同的意境。

    有亲人送来衣物或财货与没有亲人送来这些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后果,随着时间的流逝必然会慢慢显出差别。

    天公作美,一周的好天气之后,开始有军队集结开拔,空出来的营地很快有新来的队伍驻扎进去。

    吕哲几次观察得知,新驻扎进去的队伍正是所谓的更卒。与之被征召的部队相比较,他发现一个明显的区别,征召兵年龄层是十八到三十之间,更卒却是老幼占了多数。

    有一次更卒正在被集结,吕哲好奇旁观。

    一样的战袍和兵器,但是他没有在这支部队身上看到严整的影子。不说集结拖拖拉拉,军容亦是杂乱不堪,他们走路并没有整齐的脚步声,很多年幼的少年更是不知道军纪为何物,在行军过程中肆意喧哗。

    吕哲闪烁着的目光,低声细语:“不知道郡县兵是不是也这样?”思索了一会,恍然,“也对啊,一个国家不可能所有军队都是精锐,通常都是边军与京师的宿卫组织度一等,余下次之。”

    几次观察之余,随着不断有军令下达,他要忙碌的事情变得多了起来。

    约束屯中士卒,收拾私人物品,检查屯内所有人的兵器,等等……

    身为基层军官,吕哲在忙碌中学到了许多,他知道会有诸多事务是意味开拔的曰期越来越近了。

    某天,五百主召集下属军官,身为屯长的吕哲也是参与的一员。

    五百主告知所在队列将于三天后开拔,他说:“想要准备过冬器物的要快。各级军官也要保证士卒的兵器完善。”说着说很严肃的补充:“即曰起不可饮酒,若谁贪饮误事,哼!”其意不用过多言语。

    这是吕哲第一次在军中听到禁酒令,也说明只有在特殊的时期才会有这样的命令。

    屯长一级的军官向下传达开拔的期限之后,士卒们开始频繁往商贩区域跑,他们有的购买衣物有的修补破损的兵器,购买食物的却是极少。

    吕哲自然也需要添置冬季衣服,可是一摸怀中剩余的刀币,脸色瞬间就苦了:“不该买那么多酒啊……”

    这年代的衣物做法有许多种,不过有一套规则,全部是具有右衽,交领,系带的特点,交领是衣服交叠而成,右衽是指衣领交叠的方向从右到左,也就是所谓穿衣人的左襟压右襟。

    可能考虑到面向的顾客是军中将士,随军商贩没有丝质或者绸质的衣衫,细麻耕织的粗衣较为便宜广被接受,由于到了季节轮换的原因,冬季的长衫靠儒(不是儒服)比较多。

    去逛了几圈,吕哲郁闷的发现剩下的刀币并不足以购买足想要的东西,不过也大概弄懂了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