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美与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秋菊打官司》,这部在国内国际上都拿下多个大奖的电影就是这次考试分析的题目,考试其实没有太多的规范,你怎么写都行。

    这部片子是很有深度的,很适合作为考题,考察的就是考生们对于这部片子的理解以及艺术分析。

    但对于这部片子,吴祥这个家伙一直都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那就是这部片子把国人拍的有点儿太丑陋了一些!

    剧情上,塑造的人物形象上,这些都没什么说的,张导不愧是国际级大导演,功力极强。整部影片成功的塑造了多个鲜明的人物,淳朴倔强的秋菊,窝囊的丈夫,还有那个虽然蛮横,但是在最后却也救了秋菊和她孩子的村长,人物性格的多面性体现的淋漓尽致,极其真实。

    能把一个大美女变成一个土的掉渣的农妇,这简直是魔法!

    那吴祥他想要说点儿什么呢?

    在二十世纪末的这十几年里,华夏还是很闭塞的,西方国家根本就不了解国内的情况,那么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了解呢?

    就是这些个电影!

    从八十年代开始,国产的电影,特别是拍摄的一些个乡土题材的电影,屡屡在国际上斩获大奖,可以说只要拍出有深度,展现人性的好片子,拿奖根本就不成问题。

    可是,片子想拍的有深度,那自然要深度挖掘一些个阴暗面的东西,也就把国人不好的地方展现出来了。

    总体上来说《秋》这部片子还是相当可以了,有不少正面的东西,可很多片子就没这么有节操了。因为能在国际上获得大奖,最少也有机会被各大电影奖项提名,很多导演就开始不断的拍这类片子,乡土题材,贫困,穷苦,人性的丑恶,社会的阴暗,一切的一切,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有多黑暗就多黑暗,甚至形成了一个风潮,只要你这么拍,那就一定有机会入围什么大奖的,越黑越好。

    丑陋的中国人,在这些个电影里面,呈现出来的就是这样的讯息,西方的评委以及观众,他们得到的也就是这样的讯息,我们的国家在人家的眼中还是那么的破破烂烂,还是那么的贫穷困苦,如果你的电影里面有什么高楼大厦,人家看都不看你,一句话。

    假的!

    再多说点儿就是,你在替你们的政府说话,你是毒菜政府的吹鼓手!

    这风潮越演越烈,仿佛你不这么拍,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你是导演,是艺术家。

    因为自己喜欢电影,很多很多的获奖作品,虽然国内是禁的,可别忘了盗版帝国的触角那是极其强大的,吴祥也就冒着极大的风险慕名观赏一番,可结果一看啊,这个难受啊!

    自我批判,这是正确的,但是你要掌握好这个度啊,这个度可不好拿捏,很多的片子黑的真是过头了。整个的风潮就是如此的,这种情况在十几年以后才稍微有了好转,因为祖国的发展程度,让那些个西方影评人都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社会主义也能高端大气上档次。

    但此时的吴祥对这个风潮的感到深恶痛绝,他觉得如果这也叫艺术,那这个艺术也太下贱了一点儿!

    于是,吴祥就怎么想怎么写了,他痛批这种迎合西方影评人以及西方观众口味的拍摄手法,这部电影他谈的倒是不多,主要就是针对这个风潮的,吴祥洋洋洒洒的写了能有两千多字。

    考完了试,吴祥甚至还觉得自己考的很不错。当然,就算是现在,重生的吴祥也不觉得自己是错的,因为就算是自己被撞死的那个年代里,也有无数的所谓艺术家这么干。只不过,那个时候,电影是不太好拍了,因为地方不太好找,可摄影的还成,就吴祥所知,川蜀大凉山彝族山村的一间‘教室’甚至成为了华夏摄影胜地,无数专业摄影师在这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作品,拿到国际去比赛啊,还经常获奖呢,至于是不是摆拍,who-care啊。

    第三试是面试,吴祥记得,那面试老师一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而之前又因为昏倒,自己的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最后的成绩之惨烈,那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吴祥记得很清楚,那老师说的是。

    “吴祥同学,你是两千多名报考文学系的考生里,唯一一个敢于批判张一谋导演作品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让你进入最后一次的面试,我们就是想问问你,一个文艺工作者,在歌颂某些事情的时候,他要不要面对社会现实,要不要挖掘一下社会的阴暗面呢?或者说要如何挖掘才好呢?”

    吴祥已经进入了考场,他就站在了面试老师的面前,吴祥记得很清楚,当时的吴祥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一方面,他的脑袋是很晕,而另一方面,吴祥很清楚,面试老师说的对,现实是必须要面对的,任何社会都会有阴暗面,除非实现了共产主义的那一天。

    其实,这是个如何平衡的问题,如何找到一个中心点,只有找到这个点,才会不偏不倚,才会在赞颂中又发掘社会问题,既展示黑暗,又给人以光明,这才是个完美的状态。

    那时候的吴祥找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