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突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 突破

    楚阳眼疾手快,抢在他前面,一掌拍在石千山胸口,啪的一声,石千山胸骨碎裂,身子猛地一挺,两眼凸出,随即口鼻中咕嘟嘟冒出血沫,往后躺倒,没了气息。死。

    “嗯?”孟超然看了看他,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叹息了一声。

    “师父,还是弟子来下手的好。他平日里欺压我们很久了,今日也正好出气。”楚阳平淡的道。

    孟超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拍拍他肩膀,欲言又止,终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出去。

    亲手杀死自己培养了八年的弟子,以孟超然的性格,他杀了之后,恐怕会耿耿于怀。但楚阳下手,就不一样。虽然同样是死在他面前,但终究不是自己下手,那种感觉就会淡很多。

    楚阳的心意,孟超然岂能不明白?

    楚阳也叹了口气,看看着床上石千山的尸体,忍不住恨恨地道:“死得这么痛快,真的是便宜了你。”这话没说错,若不是孟超然突然过来,以楚阳的手段,会合那积累了两世的怨毒,绝对会整得石千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阳也终于明白,孟超然为何会给自己取名字叫做楚阳。一来因为那个玉佩上的“楚”字,二来便是因为夜初晨的“初”字。楚阳,谐音岂不就是早晨的太阳?

    而“初晨”,岂不是与自己的名字的含义差不多?

    而谈昙的“昙”字,岂不正是“昙花一现”?那是孟超然在感叹自己爱情的短暂么?

    楚阳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师傅的心中,是多么苦。人生最难受的事情,便是“生离死别”。而这四个字之中,“生离”又在前面,便说明,“生离”要比“死别”更难受得多。

    “死别”,难受一时。但“生离”,却是难受一生。只要活着,这份难受这份折磨就永不断绝!

    “夜初晨……”楚阳默默地念着,凝神静静地看着孟超然走出去的方向,在心中道:“师父,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转过头看着石千山睁大着眼睛的尸身,楚阳默然半晌,从心中泛起一股复杂的情绪。他终于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自己,真的改变了一些人生的轨迹!

    前世石千山本应该活到四年后的,但自己重生不到一个月,石千山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楚阳沉默了一会,用棉被裹起尸体,慢慢的走了出去。等处理完回来居然意外的发现,谈昙居然在这段时间里又做了一桌饭菜,摆在了桌上,热气腾腾。

    更意外的是,孟超然也没有消失,只是静静地坐在首位,似乎在等着自己。一切就如往日一般无二。

    谈昙见楚阳进来,眉毛抖了两下,搓了搓手,有些忐忑的问道:“那……大师兄……额,石千山他?”

    “死了。被我杀了。”楚阳淡淡地道,然后坐了下来。谈昙嗯了一声,垂下头去,突然感觉食欲全无。刚才他也听见了石千山的话,心中也是觉得石千山死有余辜,但不知怎地,心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悲伤之意。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而谈昙在此之前也没有发现石千山的真面目。

    孟超然沉默了一下,提起筷子,说道:“吃饭。”神情平静,似乎这件事从没有发生过,这紫竹园从来没有没有过石千山这么个人。

    三人沉默着。席间气氛,沉闷至极。

    楚阳也没有说话,师父孟超然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什么安慰。他纵然有些心伤纵然感觉不值,但用不了几天他自己就能调整。但唯独是石千山最后的竭斯底里,勾起了孟超然的情伤,这内心的波澜恐怕要持续好长时间了……

    孟超然吃完,看到楚阳居然也狼吞虎咽的吃饱了,不由得挑了挑眉毛,道:“楚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