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6 嫁女儿是很悲惨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叶七靠在墙上,睁大眼睛看着不断蔓延着的血液,血液已经蔓延到了离他的脚不远的地方,再要不了多久,血液就会到他的脚,他相信,这些血液是会爬到他的身上的。

    “滴答,滴答,滴答,”钟表走动的声音很大,震得叶七耳膜生疼,但是他不敢动手堵上自己的耳朵,他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会被那流动的血液吞没。

    “嗡”就在这时,更衣室的大门突然发出了一阵金光,而且开始轻微震动起来。

    叶七察觉到大门的异常,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转身就冲着大门跑了过去。

    “哗”已经蔓延了一整个更衣室的血液,见到叶七的行动,竟然猛地从地面上升了起来,形成了一种粘稠的血红绸带,然后狠狠地攻向了叶七。

    不得不说,人的第六感还是很强悍的,感觉到身后有强风袭来,叶七竟然反射性的回身抬起了双手,试图挡住血绸带。

    血绸带越飞越快,叶七用的手臂挡住了眼睛,在他看不到的前面的手腕上,花轻言送他的手链上的小木牌突然发出了金色的光芒,然后将攻过来的血绸带给挡住了。

    “嘭”与此同时,叶七身后的大门被猛地撞开,一道人影快速攒进来,一把就拉住了叶七的肩膀,然后一用力就把叶七拉到了身后,叶七手上的木牌也瞬间没有了动静,就像刚才发光的不是他一样。

    “哼!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下面害人,看来你是做鬼都嫌累了啊!”冷哼一声,花轻言伸手在空气中滑动了几下,一个泛着金光的符咒就出现了空气中。

    血绸带似乎也察觉到了花轻言的实力,迅速地后退,然后缩进了躺椅的金表里,金表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上面的血迹也像是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想跑,哪有这么容易!”脸上出现一种睥睨的笑容,手指一弹,面前的符咒就猛地冲向了金表,然后两三下就把金表包裹了起来。

    金表挣扎了几下,就恢复了平静,符咒似乎也融入了金表里,看上去就是一只普通的金表,就连上面的血迹都消失不见了。

    手上一抓,金表就飞进了花轻言的手里,看了看手里的金表,花轻言笑了笑,将金表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另一只手里还拎着有些温度的外卖。

    回头看向叶七,花轻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问道:“你有没有事啊!它没有伤害你?”

    “我……我没事,没事,”叶七心有余悸,脸上还带着冷汗,刚才的一切仿佛是梦境一样,一下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没事就好,我给你叫了外卖,趁热快吃!手术室里呆了这么久,一定很饿了!”说着还把自己手里的外卖拎起来给叶七看。

    “是啊!是挺饿的,谢谢你了,”叶七伸手揉了揉额头,然后有些机械的结果了花轻言的外卖袋子,然后转身离开了更衣室,他是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多待一秒钟了。

    出了更衣室,叶七直接在走廊上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拿出外卖就食不知味的吃了起来。

    花轻言跟上来坐到了叶七的身边,看着叶七有些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