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六章 君子之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陆正认识的字多了之后,发现课堂中的那四个大书架上都挂着一块木牌子,上面分别写着:道门、佛门、人间、天地。莫非上面的书籍都是记载佛门道门的,不知道会不会有教人怎么修炼神通的呢?难道老师让他学习读书写字,目的是在于让他能够学习这些典籍?想到这个,不由让他心中狂跳。

    于是陆正首先就来到了那木牌上写着‘佛门’二字的书架边上,他心里总是记得苦行僧的神通,因此第一反应便是去看看佛门的典籍,没想到才刚伸出手,老师的戒方就凭空出现,狠狠地打在了他手上,痛得他赶紧缩回来!

    戒方出动,那就是意味着老师不让陆正去翻阅上面的书籍。陆正不知道老师是怎么让一块木头像一个人一样“活”过来的,还能监视他们两个,难怪他那么放心,天天不见人影!

    更为奇特的是,被那戒方打中的那一会儿,几乎是痛彻骨髓。但是不一会儿就一点儿也不疼了,而且身上也不会留下任何伤痕。即便是脑袋上被打得肿起来,也会在疼痛消失之后,连肿包也消失无踪,真不知道李仪是怎么办到的!

    心儿曾说老师和乐先生都是修行界鼎鼎大名的高人,陆正不知道修行界的人说的是老师哪方面比较厉害,但是就冲这方戒尺来说,恐怕应该是独一无二了!

    几次挨打下来,他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可不能再被这戒方抽中了,老师说不定在哪个角落看自己的笑话呢。

    当然了,只能说陆正这种愿望还是非常美好的!

    事实上,在这三个月里,这条戒方转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按照老师李仪的名言,一举一动皆有礼。这戒方所惩罚的范围,除了言语、举止不当之外,那些违礼的行为也是要受到严厉惩罚的。戒方会跟根据所犯错误的严重程度,自行调整抽打的力度。小错误,自然比较轻;大错误,那就是肯定重。

    以陆正这样一个大街上长大,乞丐窝里养活的出身来说,在那戒方看来,从他走路的姿势、吃饭的规矩、待人接物的神色、穿着和打扮、闲暇时的小动作,乃至包括睡觉时候的睡姿等等,那都是要一一重新调教过的。

    陆正在走路的时候习惯弯着腰、佝偻着背,所以背部就会出现戒方;陆正在吃饭的时候不自觉就用上了手,所以手背上就会出现戒方;陆正穿在身上的衣服经常浑身皱巴巴的,所以戒方就出现在他全身;陆正在睡觉的时候会习惯蜷缩成一团,那戒方就冲着他的屁股一顿狂抽……

    光是在心儿面前被那戒方抽的就不在少数,心儿每次看着看着,耳朵里听着小哥哥的惨叫,然后就转过头去不忍心再看了。

    有一天李仪难得出现在课堂上,坐在椅子上拿起戒方看了一会儿,突然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最近辛苦你了!”这句话,让陆正郁闷了一天。

    不过在这样残酷的教育下,陆正的毛病倒是改得很快,这一点上陆正还是非常有觉悟的,就冲那戒尺下手之狠,他要是再不赶紧改正他那些小乞丐恶习,虽然那戒方应该不至于会打死他,恐怕自己也会患上一种‘戒方恐惧病’。有那么几天,他被打得总觉得自己背后有一道幽魂般的影子,随时准备抽自己!

    虽然有着残酷的老师和更残酷的戒方,但实际上来说,日月庐里的生活要比他做小乞丐的日子实在好太多,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在这儿不仅吃得好,穿得好,而且他也每天都能看见心儿,在陆正来说,已经是非常幸福无比的感觉,当然要是九哥也能够在那就再好不过了。有几次半夜,他从梦中醒来,他都有些害怕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尽管老师李仪似乎太严厉了一些,但两位先生对他其实都非常好,这一点陆正心里非常清楚。

    相比老师,乐先生性格奔放,脸上的表情就是心里的心情,有时候在陆正看来,他甚至比自己还像个小孩。

    乐先生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一句感叹,“人生何处不从容啊!”没事的时候喜欢读读从人间收集来的诗。课堂里挂着‘人间’那块木牌的书架上的书,都是从人间收集来的,里面最多的就是一些诗词歌赋,也是乐先生最爱看的。

    乐先生除了读诗,还爱饮茶、弹琴或者抱膝坐在亭子里发呆。据说,自从心儿来了之后,他就拉着心儿一起读诗、饮茶、弹琴或者两个人一起发呆。现在多了一个陆正,就拉着陆正一起读诗、饮茶、弹琴或者三个人一起发呆。

    陆正虽然对读书很有天赋,但是泡茶就十分勉强了,要么掌握不好水温,要么就拿不准该放多少茶叶,更掌握不好冲泡的时机,泡出来的茶不是太浓就是太淡,总做不到浓淡得宜,乐先生看得都是直摇头,只喝过两次陆正泡的茶就果断禁止他再去泡茶了,因此泡茶的事情总是心儿来做,不过心儿学琴倒是没陆正学得快。

    乐先生爱茶又爱酒,在吃饭的时候,他的桌案上会比其他三人多一个酒壶。乐先生每次一见到酒就眉开眼笑的,经常在喝的半醉的时候举杯冲着陆正或者心儿,眯着眼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