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相思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两界山上,陆正沉浸在那种复杂的心境之中,骤然听闻苦行僧所说,正要询问什么篱笆。忽然有几声鸟鸣从远处传来,声音哀婉凄切,动人心魂。两人循声望去,只见天际一对大鸟缓缓的飞来。

    苦行僧远远看见这对鸟儿,眉头一皱,连连摇头叹息。陆正不明所以,只看见那对鸟儿是一黑一白,不知是什么缘故,其鸣哀哀,听来十分感人。但因为距离实在太远,根本看不真切。谁知这心念方动,小神通立即自行发动,目力瞬间变强。刹那间,远处的两只大鸟连羽毛上的纹路都落入他的眼中。

    陆正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大鸟,一只通体漆黑如夜,另一只浑身洁白如雪,黑色的大鸟头顶有一抹白色羽毛翘起,而白色鸟儿头顶则有一抹黑色羽毛翘起。两只鸟儿双爪鲜红如血,全身更无一丝杂羽,羽纹上遍布对称相生的螺旋,组成一个个的漩涡,异常的细腻精美。

    两只大鸟并排飞行,频频互望,在天空中轻舒翅膀,依偎亲昵。黑白交替,夕阳的金辉洒在它们身上,光华流转,羽纹漩涡现出一种流动之态,美轮美奂,形成一种旷世罕见的绝美图画,更在天空中留下一丝玄妙之感。让人望之失神,感叹造物之用心!

    不过仔细看去,那只白色的大鸟似乎受了伤,左翅十分无力蜷曲着,仅靠右翅用力,勉强在空中飞着,几次险些掉落,都是旁边黑色的大鸟在一旁护持。那白鸟稍有不继,黑鸟就赶紧飞到它下面托举,让白鸟得以缓冲,两者配合得十分默契。

    同时,那只黑鸟不时发出十分凄婉哀痛的叫声,应是在痛惜那白色鸟儿,反而白鸟则不断地发出温和的鸣叫安慰黑鸟。看样子,应该是一对鸟夫妻,而白鸟受了伤,不知它们是从哪儿飞来,也不知他们要飞到哪里去。

    陆正看得发呆,喃喃道:“大和尚,好漂亮的鸟儿啊!”

    苦行僧在一旁解释道:“这是相思鹞,又叫痴心鸟!即便在修行界也极其罕见,更不见于人间。此鸟出现时必定是黑白成双,黑色是雄鸟,白色是雌鸟。据闻此鸟最是痴情,居则同巢,出则同行,真可谓双宿双飞,形影不离,而如果其中一只不幸死去,另外一只也不会苟且存活,必定以头触崖而亡,往往会将头骨撞得粉碎,可见此鸟之情烈。”

    陆正听得心惊,失声道:“居然有这样的鸟儿,真是好奇异!”

    苦行僧叹息道:“相传此鸟是久远前一对痴心相恋的男女所化,因此从来都是成双成对出没,生死不弃,所以得名相思鹞。虽有痴愚,却也令人感动。看那白鸟振翅之状,应该是受了重伤,看来活不久了。”

    难怪苦行僧一直摇头叹息不止,陆正急忙问道:“大和尚,按照你刚才说的,那如果白鸟死了,黑鸟也会自杀吗?”苦行僧点点头。

    陆正看着那相互扶持的鸟儿,心里头想起唐小九,觉得这对鸟儿的遭遇就好像自己跟九哥一样,心中十分不忍,恳求道:“大和尚,那只大鸟受了伤,你那么有本事,你救救他们好不好?”

    苦行僧宣了一声佛号,目光流露不忍,无奈道:“贫僧也没有办法。”

    陆正道:“我听明空说佛法普度众生,而且大和尚你那么大的本事,怎么会没有办法呢?”

    苦行僧语气之中充满遗憾,答道:“诸事难圆,此名娑婆。佛法所救的,是迷惑、愚痴、是贪执、嗔怒,小施主,你要知道,世间许多事,并不是有了神通就可以解决的。譬如眼前要救这只鸟,贫僧也是有心无力,且不说那鸟儿绝不允许有人接近,而且听那白鸟的叫声,应是来不及了,只怕是马上就……”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一直注视这一对正渐飞渐远的鸟儿,就在苦行僧说出“只怕”的时候。突然,那只受伤的白鸟对着黑鸟一声鸣叫,叫声中并无悲伤之意思,似乎是在告别,仅有的翅膀使劲一扇之后竟然停止不动,就这么从半空直接掉落下来。陆正视线也随之往下坠落,惊呼出声道:“哎呀,糟了!”

    那黑鸟一声厉鸣,大翅一转,急速向着那掉落的白鸟俯冲而去,从白鸟下方掠过将爱侣接在背上,又飞回原来的方向上。黑鸟一边飞,一边在翅膀扇动之时,亦不停上下微微震动,去触动背上的白鸟,但是那白鸟始终只是僵卧在它背上,一动不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