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惜我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却说十日之前,那蛇妖挟持着唐小九逃出青龙寺,施展出神行之法一刻不停地狂奔三百里!翻山涉水、穿岩过穴,还不时的撕下几片衣服挂在树丛里,然后改变方向奔窜,电闪云逝。

    如此狂奔一夜,折腾到了天亮,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荒野之中,眼前是连绵的群山,那蛇妖毫不犹豫一头扎入深山之中。他本是山野中的蛇妖,躲入山中正是如鱼得水,很快找到一处隐秘的天然山洞钻了进去,顺手将唐小九扔在地上,拿巨石封住了洞口,自己则是钻入洞内深处,找到一处阴湿角落一动不动的蜷曲在那儿。

    唐小九之前被他夹在腋下狂奔,不知醒来几次,又痛得昏迷过去几次,骤然被摔在地上,撞到他的断骨之处是一阵剧痛,但他却已经虚弱的叫不出声来,只发出几声闷哼。但相比之前在狂奔中的颠簸,此刻安稳下来却也让他不由松了口气。

    他见那蛇妖一进洞内深处便没了动静,便开始盘算着如何偷偷逃走,但洞口既被巨石封住,自己双手已断,心中百般思量也想不出什么妙计脱身。他在疼痛惊吓之后,加上奔波了一夜,身体早已疲倦不堪,久思困顿,不知不觉就趴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唐小九在睡梦中一翻身,触动断臂,疼醒了过来,浑身一个激灵,心道糟糕,怎么就睡过去了!赶紧四下打量,发现那洞口的巨石竟然已经被移开了,阳光带着暖意从洞口照进来。

    莫非那蛇妖出去觅食了?他心念急转,心中生出逃生欲望,忍着两条断臂的钻心之痛,腰腿合力,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放轻脚步探到洞口往外窥视。这一看,心里一凉,那蛇妖正背对着自己站在不远处,恰恰堵住了洞口。

    那蛇妖身上仍旧穿着那领白色僧衣,只不过已经被撕扯的破烂不堪,到处都是破洞。而那些破洞里隐约露出的皮肤,还有他的后脑勺上露出的都不是人的皮肤,而是覆盖着密密麻麻的绿色鳞片,绿得鲜艳妖异,让唐小九忍不住一阵干呕。

    唐小九忽然想起那苦行僧曾说过这蛇妖的内丹被毁,不多时将要现出原形的话来,莫非这蛇妖现出原形了?一念及此,冷汗直流,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但那蛇妖却听见了动静转过了身来,这一下转身,却把唐小九吓得一个屁墩坐在地上。

    那蛇妖看背影是个人形,身体被僧衣包裹看不出太多异样,但是转过来的脸上也是密密麻麻布满了层层叠叠墨绿色鳞片。它的头顶光光平平,耳朵长得十分细小,乍一看只是两个洞凸起在脑袋上,眼睛更是豆子一般圆滚滚,此刻又是泛出了青光。下颚扁长而向外突出,一张嘴奇大无比,两个嘴角直到耳根,嘴里还含着两颗尖锐锋利的牙齿,十足就是个蛇脑袋。

    那蛇妖盯住唐小九向他走去,一边走,一边将红色分叉的舌头吞进吐出,发出嘶嘶的声音。唐小九登时又记起,普光胖子就是被这条舌头插进脖子给吸干血的,忍不住咕嘟一声,咽了一大口口水,立即就想要伸手护住自己的脖子,手臂才被牵动,就一阵痛楚袭来。他眼睁睁看着那蛇妖一步步走近,心里又急又怕,双腿不住的打颤,任他平时多少聪明机灵,到这时也是脑子一片空白,只好用尽力气闭上眼睛,扭头等死了。

    闭目中,只听嘶嘶声中一股无比腥臭之气扑面而来,应该是那蛇妖拿舌头来捅自己的脖子了,唐小九知道自己马上要死了,立即哭着喊道:“哎哟,陆正啊,你九哥来啦!可怜老子还没当上大将军,还没娶老婆,还没生儿子,临死前还没吃上一碗红烧肉……”

    他正满脑子想着自己还有哪些遗憾,好一口气都喊出来。忽然双臂一紧,已经被那蛇妖握住断臂之处,疼得他浑身冒寒气,死死的闭住双眼,不敢睁开,一个劲儿的嗷嗷大叫起来。

    那蛇妖终于不耐烦喝道:“你小子瞎咋呼什么!”

    唐小九被他吼得一愣,就这么一走神,手臂上咔咔两声,被这蛇妖折断的手臂登时被接了回去,而且原本肿胀酸痛之处突然温热了起来,还伴随着一阵奇痒。唐小九忍不住偷开一条眼缝看看情形,还没搞清眼前的状况,只觉得手臂上的肿胀疼痛已经减轻不少,让他忍不住舒服得喘了一口气,全身紧张的肌肉都松弛了下来。

    他大着胆子睁开眼睛,那蛇妖近在咫尺,又变化出来一张人脸,还是个光头,只是五官有些瘦长,总比刚才的一副蛇面孔好看多了。唐小九心道,是这蛇妖变不出头发吗,还是他喜欢光头,比较凉快呢,嗯,难怪他要装和尚,倒省下了剃头的功夫。

    他这么胡思乱想这,那蛇妖眼中却是青色光芒不停闪动,双手紧紧握住唐小九的手臂断裂之处,同时额上出现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唐小九看他的眼睛,竟又是有几分熟悉之感,见他一脸专注,无比辛苦的样子,手臂断处不断传来各种酸麻痛痒的感觉,一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心中恐惧得想着:“这蛇妖难道是要把我活生生捏死?”。

    过了良久,那蛇妖才松开双手,眼中青光都似乎淡了一些,蹒跚着向后退了几步,蛇妖伸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随即就地坐下盘起腿来,一动也不动,似乎刚才那一番作为让他十分疲倦。

    唐小九只觉得手臂痛痒之感尽去,略微动了动,居然双手都不疼了,大着胆子挥动了几下,竟是十分灵便,一丝痛楚也没有,压根就跟断了之前没什么两样。他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