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章——天地为阵(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两人乃是佛道二门中的绝顶人物,论起实际年龄其实两人都已经超过两百多岁了,但玄妙初却仍是一副童子模样,仿佛从来没有长大过。而昙华藏虽然是个成年人模样,却也并不见一丝老态。

    就在大阵之中的众妖纷纷现身之时,这奇异的一僧一道似有感应,昙华藏剑眉一扬,后背的黑刀发出一声铿锵的低鸣,似乎立即就要脱鞘飞出。而玄妙初却是发出“咦”的一声,童稚之声中好像是有些意外,又好像有些疑问,最终喟然一叹道:“吉凶祸福,但愿天道常佑!”

    昙华藏上前一步,道:“天镜、地衡、太阴珠、精微木、赶山鞭、唤物杵、惊闻令、钟情铃,这十妖以道门八大神器布阵,驱山化风,以地力困锁,聚云生雷,用天威轰击……瞧来惊天动地,声势骇人,但根本未发挥道门神器真正的神用。”

    玄妙初一挥手中拂尘,声音清亮无比,道:“昙尊好眼力!这十妖中有八妖乃天地初开,混沌祖气未散之际,因造化而生的灵禽,号称上古八族。这八类妖物得天庇佑,福缘深厚,与修行人不同,不需经历神通劫,其神通法力自然随着年深日久而水涨船高,因此个个法力浑厚无匹。但天道福祸相依,也因此此辈不入修行劫,终究不能窥见解脱之道,自然不知这八件神器真正之妙用。”

    这位道门最高之人,竟然是一副童子模样,但言语口吻十分老成却反而与他活泼可爱的外貌竟有一丝玄妙的和谐。

    昙华藏面色木讷,不露一丝表情,法眼修长半开半阖,道:“诸物、诸法、诸缘,虽名列‘脱天三境’,但其中每一境界间的差距,仍是霄壤之别。眼前此阵仍在诸法之中,而玄黄已是诸法不及的境界,这样的大阵不可能伤他分毫。”

    玄妙初听闻‘诸法不及’四字,皱起淡淡的细眉,低头叹了一口气,声音较之方才的清亮显得有些低沉道:“若仅仅从神通上来说,玄黄已经有了近道等佛之力!人间之中,又有什么能伤得了他呢?哈哈,恭喜昙尊,教出了这样优秀的弟子啊!”他口出称赞之语,却是苦笑了几声,显得十分忧虑。

    昙华藏剑眉轩昂,眼中露出一丝不满,面容却仍不动,淡淡道:“贫僧也是恭喜道兄,教出了这样出众的传人啊!玄黄虽然先入佛山修行,但毕竟是在道海中成就诸法不及的玄妙境界。看来,还是道兄比较高明!”

    玄妙初扬手一甩,将拂尘甩搭在肩上,一皱鼻子道:“昙尊,你我之间就不必互相取笑挖苦了。你我都不过是诸物不及的境界,在那臭小子面前谈高明,真恐怕被他笑掉大牙!现如今佛山已毁,道海覆灭,各类妖族肆虐、滥杀无辜,人间覆灭只在顷刻之间,谁也料想不到,竟然会演变至今日局面!最后一丝希望,竟然就在这臭小子身上!”

    昙华藏闻言,道:“玄妙道兄,佛山已毁,但道海三山却谈不上覆灭吧!人间存亡只在刹那之间,但愿寄望者不负众望,不过如若其心……”说到此,他不由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后背的黑刀。

    玄妙初知他心思,举目观阵,眼神似乎穿透了那座旷古绝伦的惊天大阵,看见了大阵中的那道白色的身影,他的淡眉皱起更紧,道:“据贫道所知,十妖之中,以烛九阴修为最高,以妖身而有突破诸物不及的境界之征兆,乃是一大异数。其他穷奇、梼杌、混沌、饕餮四凶兽以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兽等上古八大灵禽,虽然不历修行劫,无法进入脱天三境,但身具混沌祖气,神通强悍,不容轻视。

    但贫道所忧虑者乃是这十妖中的最后一妖,此妖来历神秘,贫道以推命术竟也无法获知其来历,这却是一大变数。但即便抛开这个变数,以这样的阵势,若是你我联手,胜算恐怕也不到三成,除非他们战力减半,你我二人才有一敌之力……”玄妙初说到此,苦笑一声,才继续道:“更何况,他们手中还有我道门八大神器,那八大神器催动到极致,可以合为一器,发动绝杀一击,足以‘毁天灭地’……不是你我二人可以抵挡。”

    昙华藏闻言,首度破颜色变,眼神变换,盯住玄妙初,半晌才缓缓道:“诸法不及,毕竟不是诸缘不及……毁天灭地,则诸缘不生,即便是诸法不及的境界,也将因为无存身之缘而缘灭人间!道兄身为这一代道门忘情天,自然是最熟知这八大神器之妙用玄通的了,只是想不到,这八大神器竟然落入上古八大灵禽手中,真是天意!”不知何故,昙华藏将天意两字咬的极重。

    玄妙初避开他的目光,转过身不再去看那座他注目许久的大阵,而是望向另外一个方向的远处,以他的目力神通,自然可以看见千里之外,人间处处哀鸿,那些荒废的村落,败坏的市集,荒烟蔓草中无数的尸骸白骨,以及四处蹿动的飞禽走兽。虽然此时那些妖物都暂时退出了人间,但人间已是如此的破败和荒凉,甚至以他千里眼的神通,搜索找了许久,百里方圆也只是找到了十几个人……

    玄妙初收起神通,转过身来,眼中流露坚定之色,他的声音恢复了无比的清亮,拂尘挥出,指向远处的大阵道:“这一场人妖大战,是苍生劫数。但贫道坚信,这一劫即将过去,人间必将历劫重生。而这一劫,将被后世称为灭妖劫!你我二人,要确保一件事,在这一劫中,将所有妖物斩灭!”

    此言一出,昙华藏背后的黑刀忽然颤鸣不已,他鲜红的法袍无风自扬,凭空为这天空增加了一抹血色!

    太极阵中,玄黄自天镜中走出,一身白衣,俊朗绝伦,让人赞叹天工造物之难测!就在玄黄露出真容的刹那,远处的烛九阴双手不知为何浑身一阵微微颤抖,而其余各妖心里都是一震。

    玄黄的容貌并不是精美二字所能形容,以在场的这种洪荒妖兽的身份,倒不会觉得一个人形的面孔有多么漂亮,但是眼前的玄黄除了五官极其精致之外,整个人显露出一种极为和谐的感觉,这种感觉漫延至他们的身心,使得玄黄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让他们产生一种玄妙难言的舒心惬意,让人感到无比的舒服。纵然是天生无目的浑沌,也不知为何在气息之中也真切感应到了这种玄妙之感!一时间,场中众妖同时注目着玄黄,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玄黄的嘴角噙着暖人的笑意,行动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在随意洒脱,但又是显得庄重得体。他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妖,向着唯一化为人形的烛九阴一拱手,然后又向四面八方环聚的八妖一一行礼,开口道:“上古八族的各位前辈,玄黄有礼了!饕餮前辈,还请不吝现身一见!”说着,他又向着西面一拱手,作了一揖,刚才饕餮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玄黄作了一揖之后,西面虚空竟如同水波一般发生一阵扭曲,随即一个身形从中显露出来,宛如水落石出,却是一头牯牛般的模样,脑袋上长着两只巨型的螺旋长角,弯曲向天,最为离奇的是他的一张嘴,奇大无比、嘴唇外翻、还露出两颗大牙,两个鼻孔正不断喷出白气,显得十分愤怒!

    这饕餮可不是因为玄黄行礼所以主动现身,而是被玄黄以大法力生生从太极阵中给拽出来的,在场的诸妖心里都是咯噔一下。饕餮是怎样的神通本领,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要论神通强悍,饕餮在十妖中恐怕还能排进前五。但就是这样的实力,而且还是在自己布置的大阵之中,在饕餮全力隐藏行迹之时,竟然轻轻松松被玄黄给拽了出来!神通高手被人打残是常有的事,但这么毫无反抗的被人拎出来,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双方神通境界差距太大了!

    玄黄不动声色之间露了这一手,显然是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众妖都在心里暗暗揣测度量,目光渐渐汇聚到了烛九阴身上。烛九阴一甩袖袍,上前一步说道:“玄黄,今日赌阵,不是你与我们之间的赌阵,而是修行人与妖物之间的赌阵……”

    玄黄一转身,冲着烛九**:“烛姑娘,在下明白你想说什么。但玄黄也想让八族诸位前辈明白,我想做成的事,是妖物与人各行其道,不必如此相争,而能相安于天地之间。这一场牵连百年之斗争,实在有伤造化生物之美!”

    此言一出,没想到在场四凶四灵上古八族的众妖却是同声惊呼了一声:“啊!你是母的!”

    烛九阴被叫破身份,目光朝着那八妖冷冷一扫,娇声一哼,道:“刚才谁说我是母的?”赫然便是一个女子声音,与之前的深沉冷硬的男子声音截然不同。

    她余威积累之下,八妖一齐缩了缩脖子,没有一个敢吱声的,玄黄也是一个措手不及。烛九阴虽然被长发挡住了脸,而且周身笼罩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形成了一种十分玄妙的隔离,让人的神念无法靠近。但以玄黄诸法不及的境界,天地之间,诸法无忌,一眼就看出了烛九阴乃是阴体女身,但是他也没想到到烛九阴是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随口就说了出来。

    这时,烛九阴声音突然又变得深沉冷硬,喝了一声:“天镜!”

    玄黄正要赔礼道歉,悬挂在乌云之下的天镜消失,再出现时已在烛九阴身侧,是她施法召回了天镜。天镜在她周身环绕飞舞,犹如一轮明月随身。烛九阴不多废话,扬手一指,天镜之中射出道道五色神光,击向玄黄。

    五色神光飞出,彩华四射,但凡被光华所照射之处,虚空之中立即开始燃烧起来,仿佛是空气被这神光所点着了一般,温度急剧攀升,整个大阵内顿时形成一片火海,数条巨大的火舌从火海中舔出,带动着整个火海向玄黄卷去!

    众妖眼见心知,这是天镜中的五色神焰,是天地之间最厉害的阳火,烛九阴直接动用了五色神焰,这就是要开打了,纷纷遁入大阵之中,不见了身影。

    眼见道道五色神焰凶猛的扑向自己,玄黄脸色一片平静,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就这么不闪不避的站立虚空。烛九阴见他如此托大,显然是没将自己的神通瞧在眼里,恼怒更甚,催动天镜,顿时五色神焰形成的火海煽动着热浪凶猛向前一扑,发出猛烈的爆炸之声,窜起数百丈,火势煊天,火海中几道火舌舔出,随即整个火海涌至,瞬间就将玄黄吞没了。

    烛九阴不由一愣,这玄黄竟然丝毫不作抵抗,就如此轻易就将玄黄吞没,她眉间一紧,眼中露出复杂神色,正在犹豫是否要收回神光。突然,一声更为剧烈的爆炸声从火海中央响起,冲击之下让她神魂一晃,一阵恍惚,烛九阴心道:“不好!”急忙运转法力,稳定形神,驱动天镜释放光华护身,急速往后退去,同时大喝一声道:“出手!”

    随着爆炸声响起,火海中央迅速膨胀炸开,无边的火浪从中央往四周急速袭卷而去,犹如海浪大潮。火海中央露出一片虚空,玄黄身形显露出来,他不再是站立之姿,而是闭目盘坐虚空之中面目无比庄严,长发散开披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