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天马行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路上音乐皇天骄龙,风尘仆仆、洒意自在的赶向生命本源渡口..。

    偶而轻哼着曲儿,随兴乱唱一通,反正高兴。在天空唱歌也不会遭白眼,尤其这世道小白特别多,虽说不关音乐皇任何譬事,但音乐皇很容易不屑于人间的芝麻小事和俗世,嗯!小白太多,白白太多的世界大概只有音乐皇的师兄逍遥王龙吟月能够微笑以对!不过那不是善良,那只是逍遥王把小白都当成小虫儿,跟小虫儿生活在同一世界,哈哈!所以时不时常的逍遥王只会笑哈哈,哈哈大笑,这样也爽快!音乐皇常常想逍遥王也是一位天大白痴吧!哈哈!听说指别人时,两根手指去指他人的同时有三根是指向自己的..汗!

    穿过无数大山岳、大沙漠、大蓝海、大天空..闲情逸致时,音乐皇一个人又独自哼了起─

    “抬起腿,走在老地方,山在、水在,姑娘不在,唉唷喂呀!姑娘..临行辞别!欣赏未够。

    分一碟相思豆,冬至送轻舟。红霞熔掉,身边白雪。姑苏盛产的丝绣,盖着消瘦。回头望,快乐过多,但缺乏你,又拥有甚麽?

    我不是我,转身一走,苏州里的不是我。

    而美景掩饰,如旧美好地过,不过不过,都不过抱着的牵波。

    谁人能像你感动我?泛起山川,碧波里的不是我,浮荡背後,河流上泡影,一个又一个。无奈美丽捉紧到手上如顽石坚稳都会弄破!

    前尘弄熄烟火,记下了几多,但记下对幸福有用麽?和文物好好抱拥仍难敌心底细雪汹涌,谁人明白我多冻?这种风景我看不懂只发现双脚不会动。

    船儿河上每天运货带走春间秋收,每一天渡过!河流上雪景真正属於我,其实美丽毕竟太抽象,被文学书本一语道破,那海市蜃楼只是我..”

    春去,夏走,秋离,冬至..

    日复一日中,音乐皇天骄龙终於来到生命本源渡口。生命本源渡口还是像往常一样,一半世界是充满神圣气息,白雾白云如波浪涛涛直到无尽头;另一半世界是黑湮无尽彷佛黑暗的永恒世界。

    从没有人走到里面的尽头去,貌似曾听闻混沌鸿蒙大能者月下孤鸿雁曾经非常无聊的跑到宇宙尽头,却碰壁而回。也曾经听闻过师兄逍遥王龙吟月在穷极无聊时跑到宇宙边界上钓鱼?「姜太公钓鱼,离水三寸,愿者上钩。」这些人都叫作闲闲没带志,闲人雅士?哼!吃饱太撑了。

    立于生命本源的渡口前,音乐皇天骄龙把自己的意识全部开放..

    「怪了,有两道奇特无比的气息,随时在幻化着,姑且称之为天马,一者好大的威风!凛凛的傲气!霸天般的王中王气息;一者透明空灵,欢悦无比的家伙,好像整个天地中就最它快乐。

    两者都有让我亲近的意思,彼此却敌视彼此,好像是天敌般互不往来的;到底要选那一个呢?」思考中的音乐皇内心自道。

    「表面上霸气高傲那只像极我的个性,不过事实上更狂傲的是空灵透明的那只,在这世界上敢说自己最强的还是有不少,但是,敢说这世界上没有可以比我快乐的好像更少更少..嗯!就选祂了,雪白透体迥迥有神的最快乐者..」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