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可以装一回我女朋友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关静这女人,贼jīng灵,也没给黄小龙任何争辩的时间,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擦!”黄小龙极度无语。他相信,按照关静的xìng格,说来肯定就要来的。

    事实上,从一个男人的虚荣心来讲,身边有一个姿容绝美,身材火爆的女人,陪着自己一起去吃饭,逛街买衣服,那还是很爽的一件事。

    而且公正客观的说,关静那模样,可是顶级美女啊!你想想,波多野啥衣,那位艺术家,身材长相,不算差吧?关静就是翻版的波多野啥衣啊!相似程度百分之八十。形似,神似。以假乱真。

    但是,黄小龙潜意识里,始终对这个尤物般的女人,有点排斥。就感觉关静要是搁解放前的上海滩,就一交际|花类型的女人。左右逢源,处理男女关系游刃有余,看见有钱男人就主动冲过去…

    黄小龙是个传统滴男人,不太喜欢那种狐狸jīng一样的女人。对,就是‘狐狸jīng’,这就是黄小龙给关静的定位。

    不过话又说回来,上次用基础观女术一看,关静头上的条子的的确确是粉红sè的,还有一个*1的数据。分明表示她到目前为止,只被一个男人上过…

    反正就是一个很复杂水很深很矛盾的女人。

    说了这么多,其实最最最关键的问题是,黄小龙没穿内裤!怎么好意思和一个美女一起出门吃饭买衣服?

    就关静这种sāo到骨子里的女人,你甭和她发生什么实质xìng的**深层次接触,就是和她呆在一起,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或者说几句撒娇的话,搞不好就能让你硬如铁石!这女人尼玛就是个祸害!

    万一要是公众场合有点反应,那叫黄小龙怎么有脸做人?那明天晚报的头版头条,可能就会是……‘双喜街男青年黄某,不穿内裤在市区里大摇大摆,耍流|氓,十足变|态,请广大市民提高jǐng惕’。

    “不行!哥要赶紧出去。别真被关静给堵在双喜街,到时候不好脱身,那女人相当难缠。”黄小龙赶紧把手机和钱包放在裤兜里,慌忙离开家。

    临走的时候,黄小龙忽然就对悦女心经软件的系统提问道。“对了,这伐毛洗髓还挺不错的,相当之爽啊,以后我挣够了技能点,再伐几次毛,洗几次髓,怎么样?我现在觉得,你真没坑我,10个技能点玩一次,真心不亏,我还觉得我赚了。”

    “尊敬的使用者,您的确赚到了,说实话,这伐毛洗髓,就一个小BUG,就是软件给用户的一个福利。10个技能点的代价,千值万值。不过,您似乎太贪婪了,您不懂得见好就收,我实话告诉您,伐毛洗髓,每一个用户,只能接受一次。一次,懂了么?以后您用再多的技能点,都不能够第二次接受伐毛洗髓了。总不能老让你们这些用户占便宜,对么?”系统很生硬的说道。

    “擦!就一次?算了,哥懒得跟你说了。”黄小龙碰了一鼻子灰,就不好意思再纠缠下去了。

    蹬蹬蹬,小跑下楼。

    双喜街的夜市,已经开始热闹起来,街道两旁,亮起璀璨如星的灯光,一个个大排档摊位,蔓延开去。吆喝声,碰杯声,吹牛声,男女打情骂俏声,此起彼伏,声声入耳。

    黄小龙目光不敢平视,不敢左顾右盼,他像是一个犯了错的罪人,低着头,飞快的朝街口走去。

    没办法,谁让他穿着古怪,而且放着空挡连内裤都没穿呢?

    现在,只见黄小龙上身穿一件绷得很紧的并显得异常短小的AC米兰球衣,下身穿一条不伦不类的CBA某队的篮球服短裤,裤子相当之短,就跟紧身裤差不多。

    这穿着打扮,不是神经病就是疯子或者是内分泌失调前列|腺肥大增生xìng情抑郁的病人,要么就是变态佬,或者是乞丐之类的。

    反正不是个正面形象。

    黄小龙走得飞快,而且,他的眼角余光已经发现,某些摊位的食客,亦或者和他擦身而过的路人,已经开始注意到他了。并且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咦!你们看,那人穿得好怪耶!真是奇葩吖。”

    “应该是个叫花子吧?”

    “不对!肯定是神经病。”

    “快!用手机拍下来,发微|博!说不定明天就火了!”

    ……

    黄小龙想死的心都有了!全身火辣辣的不自在。他开始小跑起来,朝街口跑去,心里就想,“老子不吃饭了,直接打个车去买身衣服穿上。草泥马,被歧视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好不容易跑到街头,已经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疾驰而过的出租车了。

    黄小龙松了口气,心里面就涌起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谁知道,就在这时,紧要关头,异变突生!

    “黄小龙!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跑什么跑?”

    后面传来一把年轻女人的声音。

    “嗯?”黄小龙身形一窒,本能的回过头。然后他就看到,一个二十出头,身高一米六左右,染着小波浪黄头发的女孩儿,直接追了上来。

    这女孩儿,长相很一般,身材不胖不瘦,属于那种丢在人堆里丝毫不起眼的类型。

    不过胸很大,估计是D。

    跑起来一抖一抖的,波浪起伏。

    这女孩儿叫臧梅,和黄小龙一样,也是住在双喜街。今年二十一岁,高中毕业就进了市里一家服装厂。

    黄小龙一见是臧梅叫他,心里就立马涌起一阵不自在,以及一股子挫败感,极为尴尬。

    说起来,这臧梅和黄小龙之间,有那么一点点交集。

    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多以前,黄小龙和严凯在夜市里吃宵夜喝点小酒,聊天的时候,就谈到女人,黄小龙喝了点酒,话就多了起来,漏出点口风,大概意思就是,自己年龄也不算小了,想试试谈个女朋友,品尝一下恋爱的滋味。

    其实这纯粹是酒话,半真半假。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严凯就上心啦,旁敲侧击的问了问黄小龙的择偶标准。

    黄小龙就说,自己家里穷,工作又不好,就没什么太多的要求,反正就普通女孩子,身家清白,没有不良嗜好,这就行啦。反正就是个门当户对的意思吧。

    第二天,严凯就直接去找臧梅,就要当月老牵红线。

    这事儿没办成吧,还直接捅了马蜂窝!臧梅当时就发飙了,对严凯那是一顿臭骂,大概意思就是,你要给我介绍男朋友,也介绍一个条件稍微好点的吧。弄些歪瓜劣枣来糊弄人,什么癞蛤蟆吃天鹅肉之类的。

    后来,臧梅还好几次当面挤兑过黄小龙,拿腔捏调的,说什么我家条件虽然和你家差不多,可我是女人啊!你知道现在中国的男女比例是多少么?反正就是死命的贬低羞辱黄小龙。

    一直到臧梅谈了个市区里的男朋友,搬出双喜街,去和男友同居,这才放过了黄小龙。

    此时,被臧梅叫住,黄小龙心里那是又急又气又感觉到好笑,心想,姑nǎinǎi,事情都过了一年了,你还想怎么滴?

    “臧梅?”黄小龙就站住了。

    “黄小龙啊,你啊,一年不见,竟然长高了!”臧梅就有点仰望的看着黄小龙,眼睛里掠过一抹很明显的欣喜,脱口而出道。“这样太好了,你这么高,以后我带出去,姐妹们肯定会羡慕我的!”

    “呃?啥意思?”黄小龙一头雾水。

    “呵~我答应你的要求了。”臧梅故作忸怩状。

    “什么……什么要求……”黄小龙眼睛有点犯迷糊。心说,老子没对你提过什么要求啊。

    “去年,你苦苦追求我,口口声声要我做你女朋友,你忘记啦?你也别不好意思,当时我拒绝你,并不是因为你人不好,而是,我觉得你没有什么事业心。不过,最近我听我爸爸说,你在夜市申请到了一个摊位,而且你学会了一门烹饪鸭肉的手艺,”臧梅就笑嘻嘻的看着黄小龙。“这样很好嘛!自己做老板,自己给自己打工,看来,当初我的激励,还是有作用的!好啦,小龙,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啦,以后,我们夫妻俩一起管理摊位,夫妻同心,把生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